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谁武逆我

  第二天,小林准时出现,额头上的纱布已经去掉,我欣慰地扬了嘴角:“可以带个帽子。”

小林想笑没笑,从他的眼神里看到了一丝感动,我也头一次放在了心里:“不用,帽子挡视线。”

我没说话,接过他手中的咖啡上了车,刚坐进车里,一股清洁剂的气味扑面而来,“你洗车了?”

“车里有味道,我早上去的。”小林干练的回答,我无话可说,毕竟我不是个喜欢别人味道的人,我喝了咖啡,从包里拿出今天例会的文案,公司里的躁动已经涌动很长时间了,而负责与外商洽谈的部门私吞公款不说,还把公司辛苦做的计划出卖,而对方竟然不知道是那家,我有点头大,其实不用想,大致也能猜到这颗坏了蒜头是谁,今天的会议,大致就是把这家伙从这片地里清除出去。

而文案,鬼知道要扔给谁去做,我叹了口气“小林,你知道乐大那有一家新开的蛋糕店,听说他们那有搞竞答的活动。”

“恩,今天去买咖啡的时候看到的,不过,您是怎么知道的?”

我没有说话,吸了吸鼻子。那家店,我大概是vip了吧,我从不和人说我的喜好,当热,吃这种事情,对于达到我这种身份的人来说也就没了吃该有的乐趣。

我从纸巾包里抽出一张纸,打开了钢笔,写了一串的英文,这个是个运动店名,大致知道这几天他们家的店上了新货,国际时装周已经给出了这个季度的流行趋势,而做为紧跟潮流的时装高定,“哪里有我要的东西。一会把我送到公司,你去那家店里拿了东西,在公司后面的停车场等我。”

“是专用的那个嘛?”

我点头。“别让人看到,你在那等着就好了。”公司里的几个领导也不是省油的灯,为了能够在这些老油条面前树立点威信,我可是能够多低调就多低调,多数是不搞特殊的,人言可畏,女人总是在男人面前有着难以启齿的被动。

而接受总是会不经意间带给人一点惊喜,比如,我手下的那个领导背着老婆干了偷鸡摸狗的事这种事情总是要记在个小本子上的。

这是别人送过来的,不收着,就太对不起自己了,我深呼了口气。看着小林把那纸巾塞到口袋里,不自觉又想到了昨天那个男人,我总在想,他是多大的人,为什么要选择杀手这个行业,那么多的美不去享受,也不知道死在他手里的人有没有我认识的。

这个时候我竟然特别想见到他,递给他一杯酒水,问:“你杀了多少人,可曾有过害怕?”

我总觉得他的人生就是个大写的糟糕,没有钱,也没有命,对他,我充满着同情也不可否认的赞叹着,好过我这样拿钱摔在别人脸上的人。

这可不是忤逆,我每天睡觉脑袋里都是一连串想忘也忘不了的数字,所以没有咖啡,我可能真的活不下去,转眼已经到了公司。

我从不迟到,身为这个公司的头目,带领着一堆为了梦想的人冲向人生的尽头,这点送死的自觉还是有的。

第二章 谁武逆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