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撒野

乌克丽丽zzzZ 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一方悄悄

  我叫方悄悄,算是半个重庆人,10几岁的时候因父亲工作调动,从CD转到重庆,走的那天在爷爷家收拾东西,母亲在屋里屋外的忙着打包,我背着一个重重的书包在角落不发一言的站着,没有惊喜,也没有悲伤。

“爸,我这次调到重庆也是靠了我们科长安排了关系,那边的待遇比在CD要好,就是头两年要吃点苦。”爸爸说完冲我一指:“你去帮你妈收拾收拾,把你自己的东西都带全!”

其实我也不知道我自己的东西在哪里,我只是象征性的动了动地方。

爷爷一直没说话,在一声雷响后,爷爷抬起头对爸爸说:“下雨了,要不明天走吧。”

妈在一旁边往一个袋子里塞衣服,边说:“爸,不行啊,票都买好了,还是托她舅舅买的,一会她舅舅有三轮车来接。”

“要不,别让悄悄转学了。”奶奶说完和爷爷对视了一下,爷爷撇了奶奶一眼,示意奶奶不要再说下去,然后转头对我笑:“悄悄,以后要经常回来看爷爷奶奶啊?”

我走上前,像以前一样扑倒爷爷的膝盖上:“不,我把你们接到重庆去!”

不知为何,爷爷笑了,奶奶哭了。

这时听见了开门的声音,妈放下袋子说道:“她舅舅来了吧?”

然而打开门的是小四,我们算是发小,她叫姚可,因为事儿特别多,所以大家都叫她小事儿,小事儿,叫着叫着就变成了小四。

“姚可啊,给悄悄送行啊。”妈说了一句就继续装着东西。

她歪着头,看着我,头发上正滴落一颗颗雨滴。

我走过去,她递给我一支口红,淡淡的说道:“送你了,偷我妈的!”然后就转身走出了门,我突然怔在原地,想追上去跟她说点什么,但又不知道说些什么。我们经常在一起玩儿的街坊同学有很多,我们也没有特别要好的感情,不过,只有她来送我。

我翻过口红的另一面,是她用小刀刻下歪歪扭扭的两个字:白白!

她就是这样,善良,勇敢,倔强,高傲的小四儿。

也就是从那时候起,我开始每天写日记,这件事儿,就是我第一篇日记的开场白。

门口传来了嘀嘀的喇叭声,妈背起包袱:“她舅来了,爸、妈,我们走了。”

爸也站起身,拎起了地上的两个编织袋,淡淡的说:“走吧。”

我们坐在舅舅的三轮车后面,爸支起衣服为我挡雨,我就像个哑巴,在车发动的时候,也没跟爷爷奶奶道别,一直到很远,灯还亮着!

再跟小四联络到差不多是初中毕业,那天晚上我刚写好日记:今天老师问我们未来的规划是什么?我的题目是:做一个老师,或者律师,老师让我在班级读了我的作文,还表扬了我,照例我鞠躬下台,回到座位,其实只有我自己知道,我没有实际的规划和理想,也只有我自己知道,我自己内心并不想要这样土的掉渣的理想,有时候,我会回味在自己的稀奇古怪的想法之中,譬如我会突然问自己:为什么唐老鸭不穿裤子,洗澡却围着浴巾…

合上日记,突然一个奇怪的电话打来。电话号码尾号是好几个8,而且讲话的还是一个装的很蹩脚的严肃语调:“是方悄悄小姐吗?”

“是,你好,哪位?”

她继续装:“这里是重庆警察局,你涉嫌长久不联系你最好的朋友,请来警察局一趟“她说完忍不住的笑了几声。

我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怔住了好一阵子。

“喂,喂,你傻了?小妞?”

我缓过神来“你是?”

“然后呢?”听得出,她有些生气。

“对不起,对不起,我电话里没存你的号!”我连忙道歉,甚至声音有些胆怯。

“猜!”她直截了当的说道。

我连猜了两个,她一直沉默,然后叹了口气:“想出来再打给我!”然后愤愤的挂了电话。

就在电话挂断的前一刻,我忽然觉得语气、风格我是那样的熟悉,时光倒转,仿佛回到了那年CD的雨天。我忙回拨给她:“小四儿?”我试探的叫了一声。

她马上兴奋起来:“我就说,你敢忘了我!”

是啊,我从来不敢忘记她,我也返常态的叫出来:“呀!!真的是你!”

“我刚才在数数,要是数到20你还没打过来的话,我就删了你的号!”

她接着义正言辞的说道,我笑了:“还好我及时补救,是不是!”

“补救个屁,我都数到21了!你干嘛呢?现在,还在上学?对了,你是好学生嘛!哈哈哈”她咯咯咯的笑了起来,我甚至能想出她笑的样子:“有男人了没?”然后她马上不笑,严肃的说道:“老实说哦?”

“没有!”我敷衍了一句,虽然我是真没有,但是还是不适应她这种直击要害的聊天方式。然后接着说道:“寒假的时候我回爷爷家联系不到你,你家也搬家了?”

“是啊,我妈改嫁给了一个傻逼,我就跟着去了武汉!”她说的很自然。“我从孙晓那里知道你的电话,过两天我可能去重庆!”

“好啊,上学吗?”我问完之后忽然觉得有些傻逼。

“上学?她又咯咯咯的笑了起来,孩子,这是个行行出状元的时代!”

“顺道看我?”我问道

“是可能看你,也可能过个三五年再看你,也可能是三五十年。”她顿了一下:“但是方悄悄你记住,我们永远是姐妹!”

她说话似乎就是这样,感觉什么都不在意,又好像什么都很在意,有些话就那么直白的表达重点,有时候却是要靠猜测。

我不知道说什么,竟然一时语塞。

“挂了吧,挂了吧,我最怕尴尬”

她干净利落的挂掉电话,我连忙拽出床底下的箱子,用纸巾擦了擦上面的灰,翻了个底朝天之后,又跑到阳台。

“你找什么呢?”妈诧异的看着我。

“妈,搬家那时候的旧东西呢?”

”卖了!“妈淡淡的回答:”你怎么不看书?马上就要考试了。”

我没有回答,只是一直的找着,差不多将尘封的旧箱子全都翻出来,每找到一样东西似乎都像找到了一段故事,安于平淡生活的我,竟然也开始多愁善感起来。终于,我在阳台角落的大盒子里找到了它。依稀可见那两个字:白白!

“你拿它干什么?脏兮兮的!”

顾不上回答,我径直的跑回房间,锁上门,大声的放一首歌:Because we′re young, because we′re gone!

是的,我们都太年轻,对于未来,也许我们需要更痛快直接的方式碰触,我看着那支口红,也许这是十八岁以来,唯一属于我真正的东西吧,讽刺的是我却一直把它丢在角落!

但自此之后,小四儿就像消失了一样杳无音信,打她的电话都是关机,我除了给他发一堆短信,而我也是每天和每天一样,学校,家,学习,吃饭,睡觉,过着这种三点一线的生活。

漫漫长的中考终于结束在了那个炎热的夏天,奇怪的是,重庆竟然连续一个月没有下雨,我重重的舒了一口气,不停的用:还好,还好,这个词回答着亲戚邻居的:考的怎么样,这个问题。

毕业饭的前一天晚上,天阴沉沉的,宋阳向我表白,他把我约在校门外的榕树下。他是我们班的班长,跟我这个沉默寡言的人很少有交集,我很诧异的就是他穿着正式的西裤,白衬衫,领子的扣扣到最上面一颗,一本正经的对我说:方悄悄,你好!

不得不说,好雷人的开场白,“班长,请问有什么事情?”

他搓着手,紧张的回头望了望,然后吐出几个字:我们大概会上一所高中。

“哦,那挺好!”其实我想的是,重庆一共有几所高中。

然后他不再说话,我只好胡乱的说话打破僵局:“班长你成绩好,以后一定会上重点大学的!”

他竟然上前一步,说道:我,可以,追你吗?

我被问得一愣,然后反问道:追我?心里仿佛默念了一万句:瓜娃子,老娘好惹伐?

他开始絮絮叨叨的说起来:其实我们可以一起上高中,一起学习,一起考同一所大学,你考你喜欢的就好,我可以陪你,然后想读研的话就读研,想工作的话,就在同一个城市…。。

这些话在我听来竟像是咒语一样,不停的循环,直到一声雷响,打断了他。天啊,一直不下雨的重庆,就在此时突然下雨。他“啊”了一声,想必是怕淋到,然后躲在了树后。

我庆幸,然后抬头喊了一句:“顾盼!”

他听到我喊,竟有点紧张起来,顾盼没心没肺的跑到我身边:“呦,班长也在呢?你俩干嘛呢,毕业之后依依不舍?”

我拽了她一下,对宋阳说了句:“高中见!”

然后他一直杵在那里,我拉着顾盼没目的的往回走,就这样顶着大雨也坚定的走。

这种无趣的告白,就这样被晴天霹雳般的打断,其实我也算是无趣的人,这样倒是有点像自嘲。青春期里第一次被表白,竟然恶心到了自己。顾盼一直不停的说:“他挺帅的啊,就是近视眼,要不你就从了吧?”

“要从你从”我甩开她跨着我的手臂。

她从后面追上来:走走走,我请你吃必胜客!

毕业班饭的时候,他没再跟我说话,只是不停的劝酒,喝酒,大声的唱不堪入耳的网络歌!

而我只是抬起头,看着阴了两天又突然下雨的重庆,受够了的鬼天气,看新闻说道黑龙江10月份就可以下雪,心想,那该是什么豪情壮景,毕竟对一个连一片雪都没见过的人是多么好奇!

而我则要面对重庆的鬼天气---一整个暑假!

络绎不绝的人来到我家,不停的关心我中考怎么样?上哪所学校?

其实我知道他们都不是真的关心我,只是来求我爸办事。

经常在床上睡个半死的时候,总会来几下敲门声。

如果不去开,足足可以持续10分钟,如果去开,百分之二百的都会是那句:“方科长在家吗?你就是…”一般我会连话都不答,直接轻轻的关上门。

顾盼一般会混迹各大夜店,每次都会要我陪她去。可总是:一千次拒绝,一千零一次邀请。

孤单,是一个人的狂欢,狂欢,是一群人的孤单。难道,不是吗?

“暑假,我想回CD我向我妈坚定的表达了这一立场。

破天荒的,我妈竟然同意了。

下一秒,我就给奶奶打了电话,奶奶只是不停的说,好,好。

反倒是顾盼:“CD有啥子好嘛?哪有重庆耍的开吗?”

对于她这种人生观,世界观的人,我真是懒得解释。

等我到机场的时候,顾盼竟然找了个白白净净的男生陪她来。

她骄傲的介绍:“他叫言语,开酒吧的。”

“一路顺风”他只是似笑非笑的说了句。

我只是点了一下头,其实心里想的是:言语,这是他妈的什么名字?

我进了航站,准备去过安检,我远远的看着她还在拼命的挥着手,如果说世界上只有一个好姑娘,我不确信自己,但绝对会把她排上去。

一方悄悄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