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四方悄悄

  本来想多陪奶奶几天,无奈学校打电话来,又是谢师宴,又是取毕业证的,只好收拾了东西,准备离开。离开那天,天也像当年那样,飘起了小雨,只不过小四不会再来送我,孙晓也没有来。说实话,我真是不愿意离开CD离开奶奶。

我努力的挥了挥手,向这个城市说短暂的告别。

下了飞机之后,我拖着奶奶给我装的众多的泡椒,泡菜美食走出航站楼。突然一个身影蹿到我面前,我被吓了一跳,转身一看,顾盼就像从天而降一样,蹦到我面前,没等开口,言语就从另一边拖过我手里的行李。

“小妞,你可回来了?”她没心没肺的冲我笑,言语也站在那,放佛认识我很久一样对我说:“欢迎回到重庆。”

“你们怎么知道我回重庆?”

“问你妈喽。”

我只好笑笑,继续向前走。

“我给你发的微信你没看到?我朋友圈你总看到了吧?”

其实我只是很少上微信,也很少发朋友圈。只好摇摇头。

“这几天班里同学总是聚会,林露还向宋阳表白了呢,不过好像宋阳没答应,不过听说晚上在KTV俩人牵手唱了广岛之恋,八成这小子是从了。哈哈哈”她说完后,总是没来由的加几声大笑。我看言语自己拖着行李走在前面,我便小声的问她:“你俩在一起了?”

她点点头,认真的跟我说,“我可不是看他长得帅哦,是他天天死气白咧的追我。晚上吃完饭,我请你去他的酒吧喝酒。”

“吃什么饭?我得回家啊。”

“回家?今天最后一天谢师宴,所有人都等你呢,本来晚上6:00集合的,因为你改到7:00,你要不去,估计会被打死。我都跟你妈说完了,直接去饭店。”

“那我也不能拿着东西去啊?”

“先让言语放他酒吧里,反正他酒吧离你家也很近。”

说完她硬拽着我走出去打车,这时孙晓的电话来了。先是说了一堆抱歉的话,说记错了时间,本来要来送我,后来又说成了自己前一天喝多了,等等云云。

她就是这样,其实也不是想说谎,只是觉得自己的小聪明可以通吃一切。整事,她从来都是认真的,我只好应付着挂掉电话。

挂了电话才看见,车直奔晚上吃饭的地方去了。

言语转过身解释:“先送你们去吃饭,然后我再回酒吧。”

我“哦”了一下,不过仍有被人劫持的的不爽感。

“对了,咱俩加下微信吧?”言语转过身。

“加个屁!”顾盼吼他。

我也冷冷的说了句:“没有。”

他没理顾盼,只是诧异的说了句:“没有?”

我没再搭话,因为我真的发现,跟他真的没什么可说的。

到了饭店,宋阳站在门口,还跟言语打了个招呼,我很奇怪他们怎么会认识,估计也是顾盼经常带他来吃饭吧。

下了车,见到宋阳也并没有多尴尬,我仍是礼貌的冲他笑笑。

“那个,很累了吧?”

还没等我回答,林露一个箭步蹿出来,拽着宋阳的胳膊,“哎呦,大小姐,一个班可都等你呢。”

顾盼走过去,“跟你他妈有什么关系?”

然后挽起我,走了进去,宋阳也追了进来。留下莫名生气的林露。

我非常不好意思的跟大家道歉,毕竟,天涯各路之前的聚会,总是要参加的。

大家还是一样寒暄,开玩笑,只不过比上学的时候要放开的多。也提前确认谁跟谁还是高中的同学。

班主任在一片掌声中走来,笑着对我说:“咱们班考上重点高中的只有你跟宋阳两个,到了高中,可千万别骄傲,一定要保持成绩啊。”

我点点头,看着旁边的顾盼,“你的成绩呢?”

“撕了,我不想念了,我妈却让我念高职,学什么狗屁会计。”

“不念了?”

“花钱念书还不如不念,那高职就跟混社会也没什么区别了。就我家那经济条件,我不再花钱,就算我孝顺父母了。”

饭局也是老土的开局,宋阳站起来,代表全体同学向班主任敬酒,所有同学都站起来,端着个酒杯,听老师最后的谆谆教诲,和宋阳的感动致辞。

只是突然一个短信发了过来。

“我在重庆,炎瑜街22号。---4”

我看了两遍,看到小写的四的时候,我放下酒杯,转身就跑,留下一群面面相觑的老师同学。

我匆忙的打了个出租车,大声的告诉司机这个地址,司机还诧异的看了看我,不知道我这么大声是为什么。

其实对于马上可以见到小四,我心内也是诸多情绪泛滥,甚至还有一些忐忑,不知道这么多年多去了,我还能否一眼认出她。甚至,我还设想了好几种见面的方式,包括两人相拥而泣,然后听她损我又胖啦,又瘦了之类的话,也或许,相视无言,或者聊个没完等等。

一路上,街景繁华,仿佛时间穿梭回从前,我穿过马路,去小四家找小四玩一样,第一次静谧的夜色,第一次情絮渐暖,期待相见。

然而,事实证明,我这些都只是瞎想。

这个地址是一个牌匾老化的商服,重重的卷帘门被拉上,上面还贴着大大的:出兑二字。隐约可以看出原来的牌匾写着:美丽练歌房。对于这种可以和以前学校旁边帝豪网络大世界媲美的土的掉渣的名字,我真不相信是在重庆看到的。

我敲了几下门,许久,门被拉开。

一个女生站在我面前,直直的看着我。我弱弱的问道:“请问,姚可在这里吗?”

她不回话,还是看着我,我被看的发毛,就像被猎人一样狠狠的盯着。

我清了清嗓子,“请问,姚可在这里吗?”难道她是在这美丽练歌房久居,需要我提高分贝才行?

里面传出一个声音:“进来吧。”

我走到尽头的一个包房,见到了小四,她在麻将桌上打牌。她还是一如既往的漂亮,简单朴素的短发,手指尖轻轻的夹着烟,手上盘着一串佛珠,相貌还是小时候一样的轮廓,我一眼就认了出来。旁边坐着的三个女生,两个打扮夸张,一个肩膀上纹了一朵半开不开的花。这么看来,小四算是这个房间唯一不俗的东西。

这次见面,没有想象的大喜大悲,反而是平淡如水,小四抬起头对我说:“方悄悄,你坐下。”

她这几个字说的平静,像一个经验老道的商人,见到我,似乎没有情绪上的丝毫变化。我竟乖乖的坐下,而坐下之后,似乎也没有人再在意我。

只有我和那个开门的女孩坐在沙发上,我试图想和她说些什么,或者回答她些什么,但我发现这是没用的,因为她就坐在那,一动不动。

小四打完最后一把牌,掐灭了烟,另两个人扔下钱,把牌推倒,悻悻而去。

小四这时才幽幽的说:“我姐妹方悄悄”,另一个文着蝴蝶的女生大笑:“跟傻子在一起玩的挺好的嘛?”

我被说得一愣,才反应出给我开门的女生确实有些呆滞。

她还是伸出手:“我叫马雨涵,以后你就会知道为什么小四只介绍我。”

她还是哈哈大笑,我看小四的表情似乎也并不在意,马雨含抓起桌上的宝马车钥匙,对小四说:“你们姐妹重逢,我就不打扰了,这个店以后是我的了,你想呆多久呆多久。”然后又转身对我说:“拜拜,傻子,拜拜傻子too。”

我竟也傻不拉叽的伸出手,说了句:拜拜。

小四问我:“你喝过酒没?”

我点点头,这个我是可以让孙晓作证的。

她又接着说:“看不出来啊,好学生也喝酒的啊?”

其实我本来有太多话想说,一时竟怔在那里。她伸开双臂,“不抱抱吗?”

我走过去,没等抱的时候,眼泪噼里啪啦的往下掉,我想到了CD的老房子,落了灰扔地下的玩偶,还有一段深藏我记忆的故事。

她走过来抱住我,我感觉她也在抽泣,这算是最尴尬的久别重逢,还是最热烈的无声问候?没有倾诉,无关喜悲。

她最后拍了拍我,“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但是老友重逢总要欢乐一点的好吧?”我也擦了擦眼泪:“我只是有点想CD想你跟孙晓。”她从桌子底下拿出一箱红酒:“那个贱人有什么好想的?别跟她交往深了,她容易把你卖了。”我似懂非懂的听她说这些话,也知道她说这些我难懂的话我应该习惯了。

“我在重庆要住些日子,本来是不想告诉你的,后来忍不住发了个短信,你收到就收到,没收到就算了。”她倒了两杯红酒,给我一杯。

“那可不行,你这些年神神秘秘的失踪干嘛去了?”我还是忍不住要抱怨。然后把她半杯的酒倒满,“半杯酒可不行。”

“反正不会是被人拐到偏远山区嫁了吧?”她说完大笑。

喝了满满两大杯后,她放下空杯对我说,“其实我来重庆有两件重要的事。”

“我知道,是见我是吧?”

她没理会我,又倒了两杯酒,“我亲爸没死。”

我听完吓了一跳!着实的吓了一跳!连我这个发小都惊呆了,毕竟这是横空出来的重磅炸弹。

“他在重庆?”

“听说是吧。”她也用极不确定的口气回复我,然后端起酒杯。

“你不会搞错吧?你从哪儿听说的啊?”我显然是还惊讶着。

她笑笑:“这个就不要再说了,你酒量不错嘛?”

我了解她,她不想说的事儿,你是别想听她再说一个字。

我只好再问:“你还真是变了呢,以前不是什么都跟我说的吗?那另一件呢?”

她指了指旁边被称为傻子的女孩,“她叫杨晓梅,受了惊吓,精神失常了,我得把她治好。”

我好奇的看了看杨晓梅,“为什么?她关你什么事?”

她不愿意再说,只是喝酒。

“你新家庭的妹妹?”

她指了指空杯,我拿起面前的酒一饮而尽,这酒说实在的,涩的让人发昏。

“她是我的债主。”她苦笑了一下。

“我不明白。”

“她的姐姐叫杨晓云,老家都是武汉农村的,无父无母,唯一的外婆去世后,她们来到了武汉”她顿了顿,我感觉这语气里的凝重。

“我和几个姐妹为了寻开心,让其中一个姐妹的男朋友去追她姐,我们还弄了个假微信天天取乐。有一天,我喝醉了实在无聊,一个下大雨的半夜,我用假微信杨晓云跑出来约会,结果,那天,她出车祸死了。”她说的平静,平静到整件事情,没有一个感叹词,而我,感觉到了她愧疚和伤心的极致。似乎我之前迷醉的酒精瞬间清醒,又瞬间上头。

“再然后,她知道消息就吓傻了,而那天,就是她16岁生日。那几天,我想跑,我以为警察会抓我,后来现场并没有手机,而杨晓梅也精神失常,不能说出杨晓云出门的原因。”

“我逃过一劫,直到我去医院偷偷看她,她死死抱着我大哭,喊我姐姐。那一秒,你能知道我内心是什么滋味吗?所以,你说我变了,其实我知道,那一刻起,我想让她当我的债主,把她治回正常人。”

“可,可她要好了以后指控你呢?”这确实是我想问出口的第一个问题,但,我还是觉得悲痛,真的悲痛,可是我哭不出来,只是望着杨晓梅,百感交集。

小四走过去,杨晓梅看着小四在笑,清脆的叫了一声:“姐”

听到这个字的时候,小四哭成了泪人。

她是快乐的,小四是压抑的,窗外雨好像又大了。

再睁开眼的时候,小四的电话不停的响着,杨晓梅把电话递过来,小四看了看挂掉了。

我被吵醒,只感觉头好痛,就像背了整整一晚上的英语单词一样。小四在沙发上爬起,叫了声,“好饿。”

杨晓梅把窗帘全部拉开,阳光晃的我睁不开眼,然后她又把窗帘全部拉上,呵呵的笑。

“咣咣咣!”有人在狂踢大门,马雨涵拎着包子进来,然后把包子在沙发上质问,“你怎么不接电话啊?”

小四抬起头,“知道你有快到地方打电话的习惯,给你省点电话费。”

“哎,你们这姐妹相聚,怎么喝我的酒啊?八千多啊?”她看着地上的空酒瓶。

小四指了指我,“方悄悄,你跟杨晓梅吃包子。”然后她俩神秘兮兮的走到另一个房间。

我把包子先递给杨晓梅,她揣起了一个,又拿起了一个。

听见宝马发动机的声音,我知道马雨涵走了,小四走进来,杨晓梅连忙把揣起的包子递给她。

“你还有没有别的地方?”小四突然问我。

“什么地方?”

“可以休息,洗澡,赚钱或者打发时间的地方?除了你家。”

我摇摇头,其实我真的除了自己家,没有任何一个其他的社交或安身之所。

但我突然想起了言语的酒吧,回想起我的行李还在他那,于是说道:“我有个朋友开酒吧,但我跟他不熟悉,也不知道他那里能不能休息。”

“行,我们就去他那。”

我被说的一愣,“现在吗?”

小四转身对杨晓梅说,“今天你就在这里看电视,哪都别去。会有人来送餐。”

而杨晓梅点点头,还冲我俩挥了挥手。

不知道是不是屋里台昏暗,感觉今天的阳光格外的刺眼。我妈打来电话,质问我回重庆不回家云云,我便借口同学聚会敷衍了事。

小四不时的回头,问道,“你没觉得有人跟踪我们吗?”

“没有啊”,我也回头望了望。

她一把拽着我,大喊:“公交来了”

我被她吓了一跳,拽上公交车。

“可是,我们不是等这个…”没等我说完,她又大喊:“师傅,我要下车。”

“搞锤子呦。”师傅骂了一句,按了开门。

她拉着我跑下来,没等我愣过神,她指着车尾问我:“就是他,你认识吗?”

我疑惑的望去,吓了我一跳,她指的那个人竟然是陆阳。看了我一眼,他忙低着头,转过身。

我也奇怪,他跟着我干嘛?

小四好像看出什么,哈哈大笑,看来他很喜欢追着某人啊!

“还要不要去?”我假装生气。

“走走走”,她拦了辆出租车,“你说,我们反跟他一段怎么样?”

“你知道你为什么叫小四儿吗?因为你喜欢找各种事”我回击她。

我仔细回忆了昨天顾盼说的那个离我家不远的地址,辨认了上面年久失修的牌匾字:酒吧,KTV,宾馆,确定再确定后,推开门进去。

言语和一群人在打牌,他身边依偎着一个小女生,而这个女生不是顾盼。他迅速把手抽离出来,停下来看着我俩,显然有些吃惊。看他们的样子应该是一晚没睡。

“这么早来取行李?”言语先开口。

“哦,是的。”

“这位美女是?”

小四抢先回答:“春三十年娘。”

众人大笑。

言语:“别看了,都是我妹妹,来取行李的,你俩坐那。”

一个在这么暗的室内还戴着帽子的男生搂过言语:“你这个妹妹把阳哥的魂都勾走了。”

其中一个不耐烦:“快快快,开完这把我走了。”

小四低头对我小声说:“戴帽子的小子换牌了,”她顿了一下:“应该换成了同花顺。”

我吓了一跳,果然,他出了同花顺,所有人沮丧的把牌摔在桌上,言语也无奈的把钱递给他。虽然我不懂这个游戏规则,我跟言语更不算是严格意义上的好朋友,但我觉得作弊这种事情应该被揭穿,我想上去要回他们的钱。

小四一把拉住我,摇了摇头,“你朋友和他一伙的。”只见小四走过去:“哥啊,昨天看中一双鞋,打折1000块。”

显然戴帽子的男生和言语都吓了一跳,言语更是脱口而出:“你说什么?”

小四看了看旁边的女生:“嫂子怎么不高兴呢?”那女生连忙转过头。

众人:“你哥有钱,妹妹,你哥不给你买,我给你买。”

说实话,我也不知道小四要干什么。愣愣的看着她。

小四:“那鞋今天非买不可,哥你看着办吧。”

言语只好应付:“什么牌子啊?”

“这鞋牌子叫J,有款黑色的。”小四提高了音量。

戴帽子的男生一听,微微笑了一下:“这么漂亮的妹妹,这点要求怎么能不满足呢。”说完递给了小四1000块。

众人走了以后,言语质问小四:“你什么意思?”

小四笑了:“开这么大酒吧,连江湖规矩,见面分一半都不懂?”

言语看了看旁边戴帽子的男生,那个男生笑了:“有意思,有意思。”

小四也笑了:“这个道理你还懂吧?赌侠?”

那个戴帽子的走到小四身边,“我不是赌侠,我是—魔术师—”边说边撩起小四的鬓角,吹了口气,变出了一张黑桃J,放在了小四的手上,转身离开了。

就在他转身的时候,我隐约见到了他的侧脸,脖子后面,文了一只蝴蝶。

小四转身问我,你帮我问问你的朋友能借一个带浴室的房间吗?

我正要回答,言语伸出手:“你好,我叫言语。”

四方悄悄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