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5方悄悄 4结尾有修改

  小四也笑了:“这个道理你还懂吧?”


那个戴帽子的走到小四身边,撩起小四的鬓角,吹了口气,小四眨了眨眼,他凭空变出了一张黑桃J,放在了小四的手上,我第一次看见小四愣了好久,而他只是笑了两声,转身离开了。

言语在后面补了一句:袁来,记得晚上早点。

他的背影抬了抬手。就在他转身的时候,我隐约见到了他的脖子后面文着几个乱码七糟的字母,而我只是想说,袁来,言语。这都是什么名字啊?起名字的时候不是用字典吗?难道重庆是用词典?

小四突然垫着脚喊:等一下。然后追了几步,袁来愣愣得转过身看她,小四把一千块拿在手上,然后又拿出那张黑桃J:留个号码,可以成交吗?

袁来回过神:当然成交。然后在写下一串号码后,爽快的接过钱。

我忙问道:你要他电话干嘛?

小四纠正我:这可是我买的。

然后听见袁来快消失的背影传来:我就是喜欢和傻子做生意。

言语:要他电话我给你不就好了?我只收你500块。

我接过扑克牌仔细的看看,然后大喊:这个号码怎么只有十位?

没想到小四倒是无所谓的坐下:你看你们就不是做生意的料。那一千块上有我的号码。

这时候言语推着我的箱子出来:那个?今天你看见的不会和顾盼说吧?

我觉得放在平常我是一定要说的,不过我对这个言语实在没什么好印象,也不想有什么一丁点的瓜葛。只是接过箱子,根本没回答。

言语也是笑着说:作为感谢,晚上来这,免费喝酒。

小四突然问道:这里可以换衣服吗?

我俩都愣住了。

言语点了点头:2楼右拐。

那可以洗澡吗?

2楼左拐。

接着小四就打开我的皮箱,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我的内衣已经被她翻到了地上。我连忙把箱子盖上,气呼呼的问她:一定要在这换吗?

她反问:要不然在马路上?

那一定要这样翻吗?

可能这就是小四吧,记得9岁那年,我俩跑的太远了迷了路,那晚黑到我俩都看不见彼此,风吹的我瑟瑟发抖。她硬是傻要把穿着的卡通裙子脱下来给我穿,说自己裸着回来都不会冷。现在想想,我还真是为了当年拒绝她这个提议而后悔。

我丢给她奶奶走时候给我买的裙子,她蹬蹬蹬的跑上楼。我锁好皮箱,坐在通往二楼的楼梯上。等我转过念来才发现一旁笑的不行的言语,我感觉自己的脸忽然发烫。

言语笑的差不多了之后,手里攥着两张门票:晚上8:00,这里有演出哦。

小四换好衣服,从二楼下来。言语竟望着她出了神。直到小四把他手里的票抽到自己的手里。

一会去哪儿啊?小四问我。

我想了想:一会我带你去一个好地方。

言语忽然拿出1000块递到小四的面前,没等他开口,我拉着小四已经走开了。

其实我所谓的好地方就是我挥洒了四年的初中。我并不是歇斯底里的认为学习好会代表你多优秀,我只是觉得我这个人太无趣,或者说懦弱到喜欢的生活都不敢争取。毕竟,被别人安排命运,走到哪儿都谈不到什么成就感。

这就是你说的好地方?明显小四有些失望:你知道,我从来不认为学校是什么好地方。

本来学校正在放假,只有几个校工在整理草坪,正好门卫的大爷跟我熟的很,以前中午来的早的时候,都会在门卫门口读英语单词,后来他就干脆让我进门卫室待到大门打开的时间,说起来,还要好好感谢他呢。

我俩来到学校操场旁边的小路,她一屁股坐在旁边的台阶上。

其实我觉得人生中有很多意想不到,譬如几天前我还从没想过,有一天小四会突然出现在我面前,然后陪我坐在这个我曾发了四年呆的小路旁边。当此时此刻意想不到的事情就出现在你身边的时候,你才会发现命运这个东西就真真的存在着。

我记得你爷爷是医生吧?小四问我。

嗯,从前是中医,你不记得小时候你肚子疼的吃什么药都不好,还是我爷爷给你针灸好的呢。

哎呦,你可别提了,那针扎在手指头上比我肚子的疼要疼一百倍。

我爷爷曾经可是很有名的中医,当年也是在黑龙江给我奶奶看病才认识的。

她突然神经质的问我:你说你爷爷能不能把杨晓梅治好?

我一时语塞。

她眼神划过一丝落寞。

对了,昨天那个女孩是什么人啊?你朋友吗?我尽量岔开话题。

马雨含吗?她不是我朋友,就是家里有钱的不知道怎么花,我让她投资一个项目而已喽。她想了一会:算是我老板吧。

那你们怎么认识的?

就是昨天跟我玩牌那个武汉妹妹的表姐。昨天的那个地方她已经租下来了,让我来经营喽。

那要做什么?

她哈哈大笑,你什么时候变的比孙晓还八卦了?

那马雨含是好人吗?其实这句话问完我自己都觉得傻逼。

果然,小四更是笑的不停,反问我:那你说言语算是好人吗?

不算。我斩钉截铁的回答。

那我呢?她又反问我。

其实我只是被自己这幼稚的一问一答弄的尴尬了,没想到小四竟严肃起来对我说:记得我跟你说过的吗?无论什么时候,我们都是姐妹,我都不会害你。

我确实被她严肃的样子吓到了,不过还是认真的点了点头。

你去过黑龙江吗?这回轮到她来转移话题。

没去过。我从台阶上站起来,她跟着我。

那你想去吗?

说实话,我还真是特别想去。

是为了看雪吗?

这回轮到我损她:你怎么变的比孙晓还八卦?

少拿那个傻逼跟我比。她总是不喜欢孙晓。其实平心而论孙晓这个人并不坏的,只是爱耍些小聪明,爱争风吃醋一点。比如我要在朋友圈发出我和小四的合影,她准会打电话质问我为什么聚会不叫她,或者我俩有没有提起她,怀念她等等等等。

我认真的想了想:其实也不是专门想去看雪吧,因为那是奶奶的家乡啊。小时候经常听奶奶提起。奶奶身体不好,好多年没回去了,也想替奶奶回去看看,那里还有我的亲戚呢。对了,我还想去看看当年我爷爷奶奶相遇那个城市。

那你为什么不去?重庆可以直飞啊?

我是动过念头啊,不过去了也未必和想的一样,而且我妈也不一定同意,偷偷去回来是要挨骂的。

方悄悄。她叫我的全名:你记得吧,小时候我养过一只猫。

我点点头。

它死的时候,我哭的很伤心,你也哭了。可是后来我又养了第二只猫,而你却说你怕以后再哭,所以你什么都不养了。

我努力回忆着,确实,死掉一只日夜陪伴我俩的宠物,真的是伤心欲绝的事,从那时候起,我真的什么都不想养了。

因为你总是想要避免结束,而避免了一切开始。

她这几个字说的清清楚楚,而我听的则像点中了我某一根神经,这句话就像炸雷,轰鸣着在我耳边,不肯散去。

有些事情,只有在此时此刻做,才有意义,否则转瞬即逝。她边说边走向操场的草地,而天边的太阳有些晃眼。

我追上她,问道:你怎么知道今天酒吧那个人叫言语?

她拿出言语送的票上面写着:言语,以及他的电话。

小四问我:要不要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对于处女座的我,就算旅行,也是那种不规划到日,分,秒。元,角,分誓不罢休的人。可是鬼使神差的,我竟然同意了。

5方悄悄 4结尾有修改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