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之念念

未涔 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颗薄荷糖

  S市的冬天总是令人很头疼。宿舍外像北方一样下着大雪,可宿舍里的环境又像南方一样,即使开了空调也起不到任何缓解严寒的任何作用,哪怕只是一点点也没有。

至少我那一宿舍的妹纸都这样认为。

那天徐可儿爬到我床上的时候宿舍已经熄灯了,在我将要展示海豚音之前她明智的先用被子捂住了我的嘴。

没想到防不胜防,对床的陈璐瑶大概是在白天的时候鬼片看多了,听到一丁点声响就立马起身,抓起身旁的电蚊拍利落的就往徐可儿头上拍去。

“救命啊!”我掀开被子身手敏捷反扑到徐可儿身上撕心裂肺地喊道。

“救命啊!”徐可儿被压在死角手无缚鸡之力也只好跟着我一起扯着嗓子喊,还不忘用手捏捏我的胸,趁机揩油。

我快速弹开,头直击上铺与下铺心酸的分界线。那标准的姿势完美的简直不要不要。

陈璐瑶开着灯光小的可怜的手电站在床边,不等我开口率先替我吃痛的吼起来:“妈妈又是个标准黄金爆头。”

那投入的小表情让我不得不相信,刚刚用头深情轻吻床板的人是她。

徐可儿踉跄着跪直起身,打开床头的蓄电台灯。暗夜里突然出现的强光,让我一瞬间有些晃神,她居高临下地看着我猥琐的亮出白牙“手感不错!记得分享秘籍。”

我睁着一只眼委屈地钻回被窝:“我想静静,别问我静静是谁。”

陈璐瑶也一翻身爬上床,躺在最外侧痞痞地挑眉“看你这便秘的小表情,又被导师虐了?”

显然,这话是对徐可儿说的。

“啊!”徐可儿捂脸哀嚎一声:“都TM说,说高考那段时间是学生党一生中最苦逼的时光,没想到到了大学以后天天累成狗。凭什么你们有时间去看帅哥我却连去校门口内衣店买bra的时间也没有。”

“要不我可以先借你!”我护着胸转过身来正对着徐可儿面色严肃,随即又想到了些什么,遗憾地扫过她一马平川的身材:“不过,其实你不穿人家也不一定看得出来,反正你。。。没胸。”

“我要睡觉,我不认识你!交友不慎啊!”徐可儿念叨着反手关掉了灯。

“喂,”我当然不肯放过这么好一个练嘴皮的机会,把脚架在她身上“听说你们教授很帅不如我去扑倒他,然后你就发达了!”

“这种事在梦里做做就好。”陈璐瑶打了个哈欠也抬脚搭在我的脚上:“姑娘啊洗洗睡吧,汉纸总会有的!”

我抖了抖腿,掀了掀眼皮,见室友们一副准备睡到天荒地老的架势,索性也乖乖闭嘴。

第二天早上,一阵寒气莫名的弥漫在宿舍里,我挣扎着爬起身来,一睁眼就看到斜对面的空调正丧心病狂地释放着冷气。

“what?”我中气十足地冲着空气开了开嗓。

陈璐瑶抬头冷冷地斜了我一眼,继而裹紧身上妖娆的碎花大棉袄:“淡定淡定,又不是第一次了,我已经通知楼下大妈,她说修空调的等等就来。”

我直直地躺下身去又立马直直坐起身来,冲进卫生间粗糙的洗漱了一番又粗糙地换了身衣服。

“你去干嘛?”陈璐瑶捣鼓着手里的空调遥控器连个眼神都懒得施舍。

我走到徐可儿床头看了一眼课程表,笑道“去医学院看看可儿的新老师究竟是何方妖孽!”

拉开宿舍门,竟然还有一阵见鬼的暖气迎面扑来。我回头幽幽地凝望着那一坨妖娆的小碎花,最终什么也没说,一脸悲痛地下了楼。

地上铺了很厚一层雪,原本林荫小道茂密的绿早已经变得稀稀疏疏了,雪盖在光秃秃的枝头,附在鸟巢的外围。夏日里情侣们的幽会圣地在冬季里竟如此荒凉。唯有地上浅浅的脚印证明着,鲜少有人走过这条路。

我气喘吁吁地爬上六楼后,靠在护栏边上装尸体。

没天理啊!身为正常的实验室,为了造福人类不是都应该在低楼层吗?这间医学实验室是什么特殊情况?

大喘气须臾后,我站在拐角的穿衣镜面前重新整理了一番仪容,才雄赳赳气昂昂地阔步走向实验室。

透过被蒙上水雾的玻璃后门往里看,不是很清楚,但初步可以判断开着灯,而且人不多,可以说是几乎没人。我抬手看了一眼腕上的手表,十点半,一分不多一分不少。

或许是被寂静的环境渲染了,我不由放慢脚步。低跟靴踩在水泥地上发出“哒哒哒—”的声响,有些像在马儿在草原上奔跑,马蹄疯狂砸在草地上的声音。

前门开了一个缝,不大不小,正好够我看到里面的情景。

果然没几个人,实验室很大,一共有三组,每组有七排,每个实验桌的桌底下都整齐的排放着四把椅子。

我往后退了几步,调整了一下方向。

讲台上还摆了个实验桌,好像要比学生用的更大些。讲台上站了两个人,一个是徐可儿,另一个,应该就是我昨天在宿舍扬言要扑倒的副教授了。

我用袖子擦了擦眼睛,这应该是我打开的方式有些对!

传说中那个虐舍友不眨眼的变态副教授,不应该是一个秃顶且有啤酒肚的糟老头吗?这让人大饱眼福的小青年是什么鬼?徐可儿那嘎达是不是跑错实验室了?难道是被导师虐的精神错乱公然逃课调戏小鲜肉?

大概是我的目光太过炽热,那位小鲜肉转头透过门缝向我站着的位置看来,轻轻点点头后,又把头扭向另一边。

约摸一分钟后,徐可儿拉开门走了出来,阻挡住我观望帅哥的视线。

“我日!”我忍不住对一脸便秘状的她爆了句粗口,“你是不是走错教室了?讲台上那鲜的流油的汉纸是什么鬼?”

徐可儿搓了搓冻僵的手,“跟我进来,导师说外面冷别冻着。”

我咽了咽口水,不知道是因为不敢相信有这么年轻的副教授,还是因为即将跟帅哥共处一室而感到激动。

我坐在最靠门边上的一个位子,直直地挺着腰背,大这样可以更清楚地打量他。

黑色的擦的锃亮的皮鞋,烟灰色的西裤,象牙色的高领毛衣上没有任何复杂的花纹,毛衣的尾部被扎在裤子里,我这个好角度正好可以看见衣裤相接的地方扣着的一根皮带是纯黑色的。外面套着一件长款大衣,依旧是烟灰色的。

长腿欧巴啊!身材满分!

嘴唇很薄还有些泛着白色,大概是生病了,我看到他频繁把手握拳放在嘴上低声咳嗽。

鼻梁很挺,所以衬得眼窝很深,狭长的丹凤眼,眉毛算得上是十分正宗的小山眉。我对脸型没有过分深究过,所以说不上来究竟偏向哪种脸型,反正就是很好看!发型是特别简单的寸板头,再加上鼻梁上的金色边眼镜,让我不由地想到‘高冷傲娇宜调戏’。

他扭头向我这边微微眯起眼,正好对上我花痴的视线。随即轻咳了一声,目光继续投入到实验桌前的A4纸上。

卧槽,咳个嗽都这么帅,那露肉还得了。

我也收回视线,默默脑补着邪恶的画面,感觉全身的血液都在沸腾,手心也微微发烫。我深吸一口在心里吐槽‘美色误事啊!美色误事啊!怪不得可儿小测老不及格!要我的导师这么养眼,我专业课可能都不及格。’

我把手伸进大衣口袋里轻轻捏了一下餐巾纸的包装袋,目光被挂在门背后的出入证完全吸引。

出入证的正面刚好对着我,是讲台上那个长的满鲜的肉的,也不知道有没有女朋友。

整张卡大约长九厘米,宽六厘米,在离最左边约一厘米的地方贴着一张红色背景的人物一寸彩照。那张另外春心荡漾的俊脸啊!我再次咽了咽口水。

照片过去的斜上方印着红色的楷体字,是我们学校的名称,再往下一点印着蓝色的楷体‘出入证’三个大字。

再往下小几号的字体印的是简单的个人信息。我看的特别认真。

姓名:陆凡津

出生年:1988

我掰着手指头默默算着,27岁,还很年轻。还是小鲜肉。

编码:210******

然后下面就是一个条形码。

也不知道扫一扫可不可以加好友。

教室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只剩下我们三个人,徐可儿下了讲台走到第二组倒数第三个实验桌前整理东西,陆凡津正向我走来,确切的说是向门边走来。

在他的手触及挂带的那一刻我和他的学生一样,叫了他一声“陆老师。”

“嗯?”他缩回手看向我。

我站起来,有些慌张,膝盖还磕到桌子抽屉的下挡板,由于裤子比较厚,所以我并不太痛。

“我可以问你几个问题吗?”

他认真看着我点头。

“我。。。我以后可以来蹭课吗?”这个问题很傻缺,刚脱口我就后悔了。

“随你。”他回答的很简洁。

“你有女朋友吗?”我的声音很轻。

“没有。”依旧简洁。

“那。。。”我伸出舌头舔了舔有些干燥的嘴唇“那我可以追你吗?”

“不能。”我认为他一定觉得我的问题很无聊,只是没有表现出来。

哪有像我一样想追个人之前还跟当事人打报告。

他自己拿下门后挂着的出入证开门走出实验室,“记得关灯关门。”他提醒道。

秒针扫过钟面细小的声音在静谧的教室里被无限放大放大再放大,‘滴答滴啊—’挠得心痒痒的。

“讲真,你。。。你是在跟老师开玩笑吗?”

“我也以为我性冷淡。”

第一颗薄荷糖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