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颗薄荷糖

  陈璐瑶今天的课很早,我七点半起床的时候,她已经不在宿舍里。忙碌了一整天,也没碰见她。夜幕却早早就笼罩下来。

我始终都认为这么一个小小的而又不经宣传的比赛,门票被疯抢这一说法简直是无稽之谈!但是,事实就是这样。礼堂里大概只有我关注点在陆凡津身上,也只有我还不知道答辩对手是来自Japan东京医学院的交流生。

每次只要一和日本人比赛,中国人总是异常亢奋。

所以当我以为我来的已经够早的时候,现实抽了我一个大大的耳刮子,并向我扔了两瓶老干妈。来的比我早更早的人,就像香飘飘奶茶的销量一样。可绕地球一圈。照亮观众席的灯光不知道什么时候熄灭的,独留舞台上几盏橙黄色的灯。我借着昏暗的光走到自己的座位上。有些紧张。

唔,男神还没来。

我听到QQ特别关注提示音响起,摸出放在包里的手机。

是陈璐瑶,她还在做最后的挣扎。

距离七点还有十分钟,比赛也还没开始,我打开界面和她磕巴了一会消磨时间,又拍了一张黑压压的脑袋图送给她,最后以一个萌萌哒的字符表情结束了这一段没营养的唠家常。

过道的路灯被调到最暗的档次,比赛开始了。我侧头看了一眼右手边空出来的座位,说不失望是假的。

男神没有出场,我只好把注意力转到舞台上。看着那个性迥异的敌方代表队和我方代表队,我终于明白为什么门票被爆炒。

180cm的女银,紫色头发的杀马特,还有那个面瘫萝莉。。。。

呵呵呵,玩什么?Cosplay?我默默刷新自己的世界观。徐可儿,我再也不嘲笑你是飞机场惹!

听了一小会答辩赛我就已经昏昏欲睡。看着台上激动的红光满面的自家闺蜜,我默默地翻了个白眼。早知道就自己迟早会听不懂,只是没想到开场第一个问题的答辩我就听不懂。

也是,怎么能指望在这么高逼格的跨国答辩会上,讨论板蓝根究竟是处方药还是非处方药的弱鸡问题。

好在最后,陆凡津来了!

他看到我的时候还是没有任何表情,这让我很沮丧,不惊讶就算了,你学生在台上浴血搏斗你身为他的老师却迟到了,你就不会在学生看不见的地方偷偷愧疚下。

我小幅度地扭了扭屁股,不能现在搭话,要矜持,要矜持!

“陆老师,你觉得我们学校会赢吗?”我努力压低声音微微向他那边靠近。节操不能吃。

“会!”

我有些无奈。

你的回答能不能不要这么简洁啊!陆大神!

“那几个看起来非常人的人真的是你们医学系的?”我又问。

他点点头。

你有种,话都不说了!

我想了想,找了个可以让他多说话的问题问出口“你怎么迟到了?”

“堵车。”

吐血!崩溃!男神看在我这么用心地找话题的份上,你能不能多说几个字!多聊五毛钱啊!

“你。。。”我的新问题还没出口,他就先把食指立在两片薄唇前,他看着我,眼睛宛如一汪深潭,他说:“嘘,票很贵!”

感觉脑神经真的被烧短板了。我安静下来红着脸脑子里一直回放着刚才的画面,他的眼睛里只有我!醉人的声线在耳边3D环绕式的循环播放。卧槽!好萌!好苏!好帅!

好想扑倒啊啊啊啊!

直到比赛结束我都一直乖乖的保持这一个怪怪的姿势坐着。果然如男神所料,我校在几场激烈的答辩后获得了最后胜利!撒花!

为了庆祝这可喜可贺的时刻,代表队的童鞋们不顾老师们幽怨的目光义无反顾地走上出校门吃夜宵的漫漫长路!反正今天星期五,门禁这个小婊砸你奈我何?

徐可儿为了帮我制造和男神共处的良好机会,特地把我拉上了。

不得不说医学院的童鞋们都特别耿直,说是吃夜宵就只吃夜宵,所以刚端上来的麻辣小龙虾被一抢而空。

好的,我海鲜过敏不和你们计较。

第二道菜是鲜笋炒肉片,大家又很默契的放下筷子谈论起今天晚上的辩论赛。

我看见陆凡津拿起水杯小小的抿了一口水,又把水杯轻轻放回桌面。他加入对话,提点了一下比赛过程中出现的几个不太专业的词汇。

很快第三道第四道菜也上来,大部分人明显对菜失去了兴趣,一副还沉浸在今晚中的样子。我一脸严肃,努力摆出一副‘我知道你们说什么但我没在听的样子’气势不能输!

坚持不过十秒,我加入了埋头苦吃的行列。

男神的事业圈好难懂!

正当我与泡椒凤爪殊死搏斗的时候徐可儿突然凑到我耳边说:“嘿,你未来老公不见了!”

我被辣的分不清东南西北正需要一个人清醒我一下,我喝了口柠檬茶扫了眼他还挂在椅背上的大衣道:“别担心,东西还在。”

“你就不怕他跑去和哪个女人幽会?”

我又喝了口柠檬茶,发现口腔里的辣味已经被压下去不少,虽然肚子里依旧打得火热。

“明明是我追他,为什么你比我还紧张?”

徐可儿翻了个白眼“就提醒你一下,好心没好报!”

我伸手拿了张纸撮成团把它放在嘴边吹气,想到徐可儿刚刚从外面进来,一定是看到什么才这么说。于是,我死要面子,决定借着上厕所的的名义出去看看。

走廊很暗,脚下踩着的是大理石的地砖,我们的包厢在最里侧,所以一出门只要向左看,整条走廊一览无余。

陆凡津在靠近阶梯边缘的位置站定正和一个穿着红色开衫的女子搭话。他的两只手插在口袋里,我看不到他的正脸。

过道的两侧的墙上不对称地分别挂了六个美式乡村过道灯,陆凡津整个人浸在暖色的灯光里,背影显得十分慵懒。我再往前走了几步,很快便踩到他的影子。

“陆凡津。”我第一次叫他的的名字,声线不由自主有些颤抖,我感觉得到。

“嗯。”他先是愣了一下,随后轻声应了一声。

在他回头看我的时候,我透过间隙看到了那位女子。是个外国人,或是混血。她的眼睛是浅蓝色的,特别漂亮。

可能是晚上喝了点酒,胆子也变得比平时大了不少,我又走了几步站到陆凡津的身边,伸手挽住了他的胳膊。

“Who is she?”那个红衣女子面色不善地问。

陆凡津有些头痛地想抽出手。

“I am his girlfriend!”我死死抱住陆凡津的手在他口前抢先回答。

“It that true?”红衣女子的情绪有些激动,她向我投来了超级不友善的目光。

我很紧张,挽着陆凡津的那只手隔着厚厚的衣层微微挠了他一下。

他还是没回答。

该配合你演出的我却视而不见,在逼一个最爱你的人即兴表演。

鼻子酸酸的突想到这句歌词

“You see he’s by default。”我有些底气不足。我认为只要眼前这位红衣女子的智商只要超过了80,那么她一定不会相信我说的话。

但幸运的是,她的智商真心不在服务区。她气冲冲地对陆凡津说了句“Your taste really let me down!”就走了。

当然走之前肯定不忘挑衅一下我这个名不正言不顺的情敌。

红衣女子在正要和我say goodbye的时候重重地撞了我一下。我倒还好因为挽着陆凡津的缘故,只是浅浅向后退了几步。但我的手机却没那么幸运。它从我正好向外侧的大衣口袋里掉出来,顺着阶梯往下滚,停在了这一排楼梯的从上往下数的倒数第三个台阶的边缘。

我死撑着等她走远了才收回手,一路追随着手机。由于我的运动细胞从小就不发达,所以意料之中的酿成看到手机滚到自然停的悲剧。

我蹲下来把手机的正面翻过来。好家伙!原本可以映出我脸蛋的黑色屏幕被摔粉碎,后壳也被硌的惨不忍睹!

我现在真特么想一掌拍死我自己,并不是后悔赶跑男神的追求者,而是后悔明明知道大衣的口袋很浅,还硬是要把手机不要钱似的塞在大衣口袋里。

“情况有些糟糕。”陆凡津不知道什么时候走来,抽走了我掌心里的手机。

我站起来又瞅了几眼,痛心道“明天去修个屏幕换个后盖应该就没问题了。”我看他还在认真地凝视手机,想了想又补充道“反正明天星期六,而且我又不急。”

“如果你真的感到过意不去的话就请我看电影吧!”我尽量让自己的语调平淡写。

确实我也做到了,出口的话飘散在空气里听起来像是在开玩笑。

他把手机握在掌心里,“改天我带你去买个新的吧,现在修个屏幕的价钱能抵得上一台新手机的价钱。”

我摇摇头。

“就当手机是Phina赔给你的。”他说。

“Phina是那个红字女子的英文名吗?”我故意不抓重点。

“是。”

我再次摇摇头小小声嘟哝“凭什么你帮她陪,你又不是他什么人。”

陆凡津斜了我一眼并且弹了我一个脑瓜崩。我吃痛地压住他指间刚刚亲临过的地方“本来就是,我又没说错。”

陆凡津停在包厢的门前,他的手握住门扣却没有往下压。灯光暗暗的,他的脸也是暗暗的。

月光透过没有关紧的窗户倾泻下来,倒是把他的裤脚和鞋底照的一清二楚。

“那你想怎么样?”他的语气中没有丝毫的不耐烦,反倒是有些无奈,就像我小时候调皮捣蛋干坏事被发现后,爸爸说话的那种语气。

“我想看电影”我执着于这个我认为不太过分的要求。

“那看完电影就去买手机,可以吗?”他很绅士,把决定权留给我。

虽然我的内心十分高兴,但仅剩下的那么点理智告诉我要拿出女孩子家家该有的矜持。

于是我说“那你就太破费了。”

他在暗处勾了勾嘴角,“电影你请?”

我又想了想,母上曰:人不能太作。我点点头爽快的应下来。

在外面尴尬地闲谈了一小会,终于在快要聊不下去的时候,他才开始敲定见面时间。

这个周末,他似乎特别忙,尽管我一直强调不用那么着急,他也还是空出了星期天晚上的时间。

第三颗薄荷糖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