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颗薄荷糖

  站在宿舍楼下我远远看见503号房间黑漆漆的一片,特地没带钥匙出门的我一阵心慌。没道理啊,就算徐可儿又翻墙出去吃夜宵了,陈璐瑶那三好学生也应该从画室回来啦!我拿着新手机先调出徐可儿的电话号码,在屏幕上停顿一会后又找出陈璐瑶的号码。

无比庆幸,平时我都把手机号码存在内存卡里,不然现在的我立马去跳黄浦江!

雪越下越大,我冷的在原地直哆嗦。电话很快就被接通。

“璐瑶你在哪?”我嘴巴被冻的讲话都不太利索。

“我还在外面。”那边一阵杂乱的声音,大概是她在放东西。

“你什么时候回来?我没带钥匙。”我得到收发室大妈的允许暂时躲在她那,以免被冻死。

“那我马上就会。。。”她话还没说完,我的关注点已经被电话那头依稀听见的男人的声音吸走。下意识的把手机又往耳朵边贴近了些。

确实,那个男人在问陈璐瑶“你要走。。。”很好听的声音,他还没说完话,电话就被切断了。

雪花在夜里簌簌的往下落,一朵一朵寂静无声地铺在地上,光秃秃的树枝融入深紫色的天空,偶尔有几个人在我的视线内低头走过,冬夜啊总是这样,静得宛如一幅画。

“你说你们503非要自己管钥匙,现在好了吧!要不是我这个老太婆好心,你非得在冬夜里冻坏不成。”收发室的大妈递给我一杯茶,喋喋不休地说。

“谢谢。”我才一接过手浓郁的姜味立马刺激着我。刚刚离得太远还没那么浓烈。现在闻起来,要了亲命哟!

我眯着眼小小抿了一口。嗯,我不经意想起小时候被哥哥骗着喝下的那一口爷爷的洗脚水。这酸爽,绝对够味!

又坐了一小会,我实在受不了大妈的炮轰,只好给徐可儿打了个电话。暖昧的DJ声盖过了徐可儿的声音,我TM在接电话前还手贱地开了扩音。现在我都不敢回头看大妈的眼神甚至还有一瞬间的虚脱。讲完电话后,大妈对着我唉声叹气,跟我**着一个个好姑凉是如何被室友带坏的悲伤故事。

在她准备讲第六个故事的时候,陈璐瑶终于降临在收发室门口。我迈着轻快的步伐一步一步靠近她,她带着圣母般的微笑迎接我。

我就知道世界不会这么轻易地抛弃我!怎么破有些想哭。

“你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陈璐瑶掏出钥匙:“我还以为你至少过门禁后才会来。”

我像无脊椎动物一样靠在她身上,目光呆泄地盯着地板,说:“我在跟你打电话的时候听见了男人的声音!你居然借着画画的名义去和男人幽会!”

“没有。”她小小声的回答,耳尖泛红。

“切,”我用屁股拱她进门:“我管你有没有,别被骗就行。反正今天我和男神表白又被拒绝了,你不能在我面前秀恩爱!”

陈璐瑶冷睨我一眼说:“他在追我,但我没同意,所以八字还没一撇的事你别乱说。”

“哦~”我阴阳怪气地回答,眼看她走进厕所,我继续八卦:“他就是你去画的裸体美男?”

“是的他很帅,身材很棒,还在追我噢!”她拔高音量。

卧槽卧槽,心脏受到一万点暴击。我打开空调抱着wuli小黄人滚到徐可儿的床上。

我们G大的宿舍床位很别致。一个宿舍四个床位,其中有两个是1。4mx1。8m的标准单人床,还有一个双层床。我睡得是那个双层床,说实话双层床的上下两层的距离足足有1。2m只要我不作死的站起身来,在床上尽情的翻滚完全绰绰有余。

可是,我一生放荡不羁,唯爱跳跃。。。

陈璐瑶带着沐浴露的芳香靠近我的时候,我正捧着手机游神天际。“嘿,陆凡津来了!”她对着我的左耳大吼一声。

手一个妖娆的颤动,我还没来得及吼回去目光就被手机亮着的屏幕给牵着走。

“巫夏。”男神的声音总是这样措不及防的出现。我咽了咽口水,丢给陈璐瑶一个‘我是在做梦吗?’的眼神。

陈璐瑶拍拍我的肩几乎是咬着我的耳朵说:“发挥你瞎**本事的时候到了!”

“巫夏!”陆凡津的声音透过电话再次传来。

“喂~”我的声线有些抖。

“有事?”他问。“没事我就不能跟你打电话?”我也问。他沉默。。。

“咳咳。。。”玩笑开的不太成功啊!

我把刚刚懵逼的片段放进大脑回收站里又咳了几声:“我就是想问你”我看一眼窗外“雪下得这么大你到家了吗?”

陈璐瑶凑过来认真盯着我,满脸写着‘你居然可以找到如此弱鸡的话题’。

“我还在开会。”

确实我听到了那边稀稀疏疏纸张被翻动的声音。我用指甲抠着棉被,神色淡淡道:“那你散会后早点休息,晚安!”

“晚安。”

亮起的屏幕弹回桌面,透明的壁纸上覆了一层通话信息。拨出时间21:57:03挂断时间21:57:46。

“唉~”我无视陈璐瑶打趣的眼神,心不在焉的随便拿了套睡衣飘进浴室,脑子里不由回放起陆凡津钱包放着的那张照片。

当时他站的位置离我不是很远,但因为侧身对着我再加上我的一点点小近视,所以我看的不是特别清楚,但可以肯定是个女孩。

原本红色指针逐渐转向蓝色,我把手伸到水龙头底下,往自己脸上猛地泼了几下冷水。

还带着雾气的镜中朦胧映出我的脸,冰冷的水滴紧紧贴在脸上,被体温灼回常温,又顺着眼角一路向下,好像在流泪。

从轮廓来看那个女孩应该短发,控制不住的去回忆。我打开热水站在喷头下。

浴室里温度节节攀升,直到热水烫的几乎将我的肌肤灼伤我才回过神来,袅袅的雾气不断向上窜,浴霸亮着橙色的光,整个浴室看起来有种缥缈的美。

我走出来掩上浴室的门,钻进陈璐瑶的被窝里,像连体婴儿一样死死黏住她。

她艰难的把手放到的我额头上,又收回去放到自己的额头上:“没发烧啊,不就出门穿的少了点吗?”

呼吸有些困难,我离陈璐瑶远了一点点随手揪了一撮她的头发帮她编起了麻花辫。

“我好像失恋了。”

“哈?什么鬼?”陈璐瑶想也不想地转身面对我枕着我刚刚编好的辫子。我盯着空调灯长叹一口恶气,胸口涨涨的,难受的不行。

她在我肩上重重咬了一下,睡衣太厚反正我不痛。

“男神有心上人了,皮夹里还放了她的照片。”说完,我摆出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

陈璐瑶打了个哈欠“那就换个男神呗!你和陆老师不合适。”我气愤地坐起身来,把她的身子掰正来,说:“谁说我们不合适,我们配一脸血好吗!再说我的男神可不是想当就能当!”

“呵呵呵~”陈璐瑶冷笑一声,从被窝里伸出手一本正经地细数起来:“EXO全体成员,霍建华,陈伟霆,薛之谦。。。”

“停停停!”我做了个暂停的手势:“那不一样,刚刚你说的那些只是男神,而陆凡津是我想一辈子依附的人!”我摆出一副‘接受不到你的频道’的样子,起身去衣橱里拿了件棉袄。

“我出去找可儿,顺便吃点夜宵喝点小酒。”

“喂,”陈璐瑶拉住我一只手,惊恐道:“你没病吧?学校有门禁的。而且可儿平时都在门禁前回来, 你现在万一过门禁了怎么破?”

我利索地抓起卫衣往身上套,话也懒得说丢给了陈璐瑶一个‘你看我是看玩笑的’眼神。

“那我陪你一起去?一个人不安全,如果学校抓到会被处分的。”她嘀嘀咕咕着也开始换衣服。拉上拉链我把她往床上扑去“放心!姐姐跆拳道黑道!就算路上有流氓Who怕Who还不一定。再说我只是去找可儿顺便解解馋,如果快的话半小时后就回来!现在距周末特殊门禁还有一个多小时来得及!”

说完我在陈璐瑶脸上狠狠亲了一下,不顾她嫌弃的目光淡定地走出宿舍。

翻过南门监控死角的渣渣围墙,我随便拦了一辆出租车。

S城的夜晚灯光绚烂,尤其是南区的酒后街,无不透露出一种神秘而又禁忌的美。

我推开一家酒吧的门,震耳欲聋的舞曲立马冲出来,寂静的街道形成鲜明的对比。我往一楼中心的舞台上看去。唱歌的不是可儿。

“带上门!”坐在最靠门边上的客人不耐烦的喊了一句。

我犹豫了一下,色彩斑斓的灯光不停变换着打在脸上,很难受。舞池里男男女女贴身热舞组合成儿童不宜。烟混合着酒精的味道不断挑逗着我的嗅觉。

一直粗糙的大手用力拉过门。

简直了,现在我不想进也得进。

我拉过一个看起来比较靠谱的酒保问:“徐可儿还没下班吗?”他不确定地指了下后台的位置。我向他道谢过后,快步向后台走去。

她真在那!

徐可儿穿着白色的雪纺连衣裙趴在窗台上,右手食指和中指间夹了一支烟,还徐徐往上飘着白雾,她听见推门声回头扫了我一眼。

我闻不了烟味,从一进门鼻子就很难受,现在更难受了。“你经常抽烟?你怎么还在这?”我冲声质问她。

她扬了扬好看的手指,哑着嗓音说:“第一次,但感觉还不错!”我走过去一把抢过她手里的烟猛吸了一口,立马把它往楼下扔。被点燃的地方刚好朝地,雪地把猩红的火色称的分外妖娆。

我吸了吸鼻子,是被烟呛得也是为徐可儿难过。

“巫巫啊!”她看着我,“我家那个赌鬼终于死了。”她笑着红了眼:“他生前那样虐待我,可我却还是那么不希望他死。。。”

“巫巫,我不想唱歌了。。。”

“巫巫,我什么都没有了。。。。”

第五颗薄荷糖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