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颗薄荷糖

  那以后,我有跟可儿去上过一节课,为什么只是一节呢?有两个原因。

一是因为陆凡津去外校学习了。二是因为我需要恶补一下有关医学方面的知识,在必要的时候可以装装逼,怒刷一下在男神面前的存在感!

我抱着笔记本电脑趴在被窝里,眼睛死死的盯住屏幕,一边浏览着男神的个人信息,嘴里一边发出‘啧啧。。。’的声音。

陈璐瑶趴在我身边“咔呲咔呲”地咬着苹果,不断用屁股把我往里边挤。

“我去!他有187cm唉!”

“我去!他发表过这么多论文!你说他累不累!”

“我去!他拿过这么多奖!”

“我去!美国斯坦福医科的博士毕业生!”陈璐瑶在我耳边不断叨叨叨“你说学个医为什么非要跑到国外去?中国就没有医科大学吗?”

我把电脑的屏幕往下打,粗暴地合上电脑。然后用肚子摩擦柔软的床单借力翻身坐起后,摘下眼镜。

“学术无国界!”我垂眼看着依旧趴在枕头上的陈璐瑶打了个哈欠,“别告诉我你也对我未来的老公一见钟情。”

陈璐瑶明显被噎了一下,咬下的苹果被尴尬地含在嘴里,吞也不是吐也不是。

“不会吧?”我看着她的态度傻愣了一下,“我又要多了个情敌?”

陈璐瑶嚼着嘴里的苹果幽幽看着刚从浴室里出来,正吹头发的徐可儿:“我只是被你没脸没皮给唬住了,人还没到手,老公就先叫上嘴了!”

我美滋滋的把电脑收进皮袋子里“适应一下,反正迟早都要叫的。”说完冲着欲言又止的徐可儿抛了个媚眼,利落地抓起铺在棉被上的外套去厕所洗了把脸。

从厕所出来的时候,徐可儿和陈璐瑶一脸‘我家白菜就要被猪拱了’的表情。

我对她们挥挥手躺在床上,很快便入梦了,梦里我穿着洁白的鱼尾婚纱挽着爸爸的左手臂站在教堂里,面前是很长一段红毯,红毯的尽头是身着白色西装的陆凡津。阳光透过玻璃打在他身上,为他镀上一层金边。他嘴角噙笑,温柔的宛如春季里和煦的风。左右两边的红木椅子上坐满了宾客,男女老少个个脸上都满含笑意。

耳边开始响起悠扬的《梦中的婚礼》这是我从小听到大的曲子,迈开步子,面带微笑。彩带从天空中飘落下来。

更近了更近了,我可以清楚地听到自己的心跳声,像海浪冲击礁石那样汹涌澎湃。

陆凡津向我伸出手,我的目光也从他脸上移开看向了那只手。很好看,非常好看。作为中文系的我也不得不搬出小说里最最老套的词。

手指葱白干净且节骨分明。

一段短短的路程,我却好像翻山越岭。爸爸郑重地拍拍他的肩,随后把我的小肉手从胳膊上拉下来,就在距离那双美手还有一厘米的关键时刻。

好死不死,欠抽的电话铃打断了我还未进行完的婚礼。

老子做个春梦容易吗!

如果可以的话,我现在真的很想把手机大卸八块后从窗户里扔下去,再找辆大客车狠狠碾过它的尸首。

去你妹的破手机!

半个小时后我带着一张‘欲求不满’的脸站在小礼堂的舞台中央,无精打采地指挥着一个圆润的胖纸学弟挂气球。

学习部的负责发号施令,体育部的负责干活,我一宣传部的大傻叉站在舞台中央,一大早被不知名的老师call来,干着不知道哪个智障的事情。

要是部长知道我闲的有精力帮别人干活,一定批死我。图书馆门口的板报我还没换完啊!如果被发现的话,我的好日子一定会就此终结。。。

生活这是准备虐我虐我千百遍的节奏啊!

“学姐,麻烦你看看这一排有没有歪。”

我懒懒地掀了掀眼皮,“没有。”

“你都没看!”他挠挠头。

你这么知道我没看,你屁股上又没有长眼睛。我翻了个大白眼夸张地仰起头,努力伸长脖子像头长劲鹿一样。

胖纸学弟呆呆地看着我所在的方向一动不动。我挑挑眉冷哼一声。

吓傻了吧,敢这么硬气使唤你姐姐的人还没出生呢!我还没得瑟完,一声把我打入地狱的问好声立马从他嘴里飞溅出来。

“陆老师,您来了!”

我不得不承认我秒怂了。我把露出的一节脖颈缩回围巾里。动作像是电影里的慢镜头。

“嗯”身后的人低低发出一个鼻音作为回应。

他的声音很小, 我不知道那个胖纸学弟听见了没有,反正我听见了。那么说明他应该在离我比较近的地方咯!

意识到这一点,我全身上下的毛孔都开始紧张起来,我忍不住地想:我今天的衣着搭配low不low,我的头发有没有扎清楚,我脸上有没有东西。

果然,还没等我确认下这些小细节的时候,他已经站定在我左侧方,离我大约两个拳头的距离。

我也乖乖喊了一句“陆老师。”他像刚才一样低声应完后,两个人之间恢复了诡异的安静。

“咳,”我看着他棱角分明的脸,硬着头皮找话题:“那个,你感冒好点没?”

他点点头。

“你怎么会在这里?”

他垂着眼解释“这个小礼堂过几天要举办一场答辩赛。”

他跟我讲话时声音很小,我几乎听不见。

“为什么还没有接到做宣传的通知?”我小声低语。

“没什么好宣传。”他这样回答后,就皱着眉转身离开了。

是对我没耐心了?还是昨天我太热情吓到他了?不会是讨厌我吧?

我轻叹一声,看着胖纸学弟从金属梯上慢吞吞的往下爬,每下一节台阶就发出一声粗重的喘息。我的心情也有些微微烦躁起来。

好不容易对一个人有感觉容易吗我。

“学姐。。。”他把尾音拖得老长,扭扭捏捏地拽着剩下的一袋气球“麻烦你吹完这袋气球。。。”或许是察觉到我不太友善的目光,他连忙改口“我去那边看看。”

趁大家没注意的时候我偷偷流出礼堂,外面太阳很大,但依旧很冷。我把围巾往上拉高了一些,踩着积雪先去图书馆取了上次出板报留在这里的资料,又去学生会里拿了盒粉笔。

也不知道我在发什么疯,别扭什么。按照以往的作风,我一定会借着手上长冻疮的理由,把这件事推给别人。

第六只长粉笔在我手上断开了,我有些沮丧。可能陆凡津跟我的那些追求者真不一样。

从小到大,我就是在万众瞩目的环境里成长。家里只有我一个女孩,所以无论是在奶奶家还是外婆家,我都特别受宠。再加上一张甜嘴,我毫无疑问地成为三姑六婆口中别人家的孩子。

是生活环境让我变成了一个有一点点自我膨胀的人,很少主动对别人示好,所以这样的陆凡津才让我有些受不了。

这样也好,磨掉身上的锐气外加扑到他,一举两得!我深呼吸几次后继续投入工作。

搞定完整块板报,已经过了午饭点,可我一点也不饿,因为我清楚地总结出‘扑倒陆凡津’计划的必要所在。

不要脸!

是的,放下你的骄傲自持,如果你真的喜欢他。

道又拐回学生会一趟,和会里的成员们八卦了一下才知道,礼堂里将要举办的是医学院的小型答辩赛。并且,持票的人少之又少。

可儿和她的几个同学也有参加。重点是她们代表着陆凡津!

不知道是因为她帮我搞到挨着陆凡津的座位票的原因,还是因为她是陆凡津代表团里一员的原因,总之在赛前这段时间里,我对她特别殷勤。殷勤的,我自己都快看不下去了。更别说陈璐瑶。

“喂,”正捣鼓着画架的陈璐瑶对我斜了斜眼“话说巫夏你有必要吗?”

“有。”我严肃的点点头“这是关乎男神队伍胜败的关键!”

还没落下,徐可儿就用胳膊肘重重捅了我一下,满脸怨念。

用铁勺子狠狠在碗里梨肉上划了一道,不情不愿地补充说:“这也是可儿逃离男神魔爪的神转折。”

“唉,”陈璐瑶去卫生间洗了个手,把水甩得一地都是,她问我:“明天我去画裸男,要不要跟我一起去看看?就我一个人。”

把碗推给徐可儿让她自己吃,“男模帅吗?”我没回答,反问起陈璐瑶。

“不是男模,但是很帅。”她剥开一个橙黄的橘子,橘子浓烈的香味立马盖过梨子的清香。

我顺手掰下一片橘子放进嘴里:“唔。。。。”橘肉被我尖锐的虎牙轻轻一咬就炸开,橘汁的酸味立马占据整个口腔。被酸到的我情不自禁地紧闭上眼。

“所以是个美男咯!”徐可儿已经端着碗钻进被窝里。

“错!”陈璐瑶也闭上了眼。

我抿了一口茶杯里温开水,洗去嘴里的味道,然后有些不确定地问:“是个裸男?”

陈璐瑶伸出食指点了一下我的脑袋“肤浅!”

“那是什么?”

“是裸着的美男!”

徐可儿打开小夜灯“有什么区别?”话音刚落宿舍正好熄灯,十二点了。

我和陈璐瑶摸黑一起挤进卫生间漱了个口。

“裸男,是指没穿衣服的男子,美男是长相俊美的男子,而裸着的美男表示的是:既没穿衣服又长相俊美的男子!”

我打了个哈欠,懒得计较陈璐瑶的文字游戏,卷了一圈被子后便准备入睡。

陈璐瑶有些不死心地问:“你真的不去看裸体美男?”

“她现在被陆凡津迷得神魂颠倒,在她眼里的男人除了高冷的陆凡津就是长相乐呵的她爸,你觉得我们家巫巫会因为一个素未蒙面的所谓的美男而放弃近距离接触男神的机会?”

“可是人家是裸体啊!”

“呵呵!”徐可儿翻了个身“除非你画的是陆凡津!”

如果可以的话,我现在真的很想窝在徐可儿怀里,然后捶打着她的小平胸,娇嗔着说“讨厌了啦,干嘛又叫伦家巫巫!还这么大声地说伦家的小秘密”再和她打闹一会。

但我现在已经困得不行,只好“哼哼唧唧”的,算是回应她们的谈话。

半梦半醒间,外面似乎下起了冰雹,砸得不远处的彩钢瓦屋顶‘砰砰—’作响。脑子在彻底关机之前,我似乎意识到一件很重要的事——

为什么画裸体美男的就陈璐瑶一个人!

第二颗薄荷糖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