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颗薄荷糖

  门才开了一个小缝就已经有缕缕橙色的光射出来,恰巧楼道里的灯正好熄灭,衬着这几缕灯光的颜色更加亮丽。

陆凡津脱掉外套挂在门背后,指着斜对面的门示意我把徐可儿放到那间房里。我朝着那个方向快步走过去推开门,把徐可儿重重摔倒床上。她也只是轻轻皱了一下眉小小嘟哝一声,卷起被子继续安然入睡。

淡定。意料之中嘛。

我揉着酸痛的肩膀走出来,正好对上陆凡津看过来的目光。他坐在沙发上手里捧着深空灰色的iPad,俨然一副准备办公的状态。

“今晚我睡沙发,你睡我房间。新的洗漱用品在我房间内置厕所里的第一个柜台里。”他低下头修长的手指在屏幕上飞快地游走。

“那么,晚安!”

陆凡津看向我动了动嘴,就这样我俩互看着对方僵持了好一会,才听见他低声一句“晚安。”的回复。

我迈着有些慌乱的步伐跑进他的房间,使出洪荒之力来抑制住我抽风的手,尽量小声地关上门。等客厅的灯光完全被隔绝,我一个转身猛地扑向他的床还不忘抬手摸开台灯。

心脏剧烈地跳动,我有些害怕我会因激动过多而猝死。

房间的装修有些复古,但满满都是陆凡津的气息。土褐色的床上罩着白色的条纹被单,被子凌乱铺在床上,可能是刚才出门太急了来不及叠好。我把脸埋在枕头里用力呼吸似乎可以嗅到他的发香。

就在我心脏要飞出胸膛的时刻,我起身先去卫生间洗了把脸。

还没把男神骗上床,自己就先因为太过激动而猝死,那也太跌股了!到时候墓志写出来多不好看!

我用右手捂住胸口一点一点地直直往下躺,只要没有那层厚厚的睡衣,我的肌肤就可以直接贴在床单上。也不知道男神有没有裸睡的习惯。

要是我也习惯裸睡,他也习惯裸睡,那我们就是间接肌肤相亲了!在脑补一下那完美的身材!我死死压住小心脏。艾玛,这感觉跟睡到男神一样幸福!

虽然是静音闹钟,可要想它真的一点声音都不发出那是不可能的。在第n次压亮闹钟自带灯光的后,我终于决定翻起身去客厅看看。

“还没睡着?”陆凡津顺着开门那微小的声音看向我这边,又立马垂眼看着手里的iPad。

我走到他身侧的单人沙发上坐下,为自己倒了一杯水。“你还不睡。”

“再等等。”他头也不抬:“你呢?是因为认床睡不着?还是认枕头?”

我扣住杯子的手轻轻晃动了一下,看着水杯里微微波动的水,浮躁的心也渐渐平静下来。

“冰箱里有牛奶,需不需要热杯牛奶喝?”陆凡津放下手里电脑,又把眼睛从鼻梁上摘下来折叠好摆在茶几上,然后揉了揉太阳穴。

“不了。”我看着他的动作想也不想的拒绝。

他打了个哈欠,头靠在沙发的扶手上,眯着眼,双手环胸像一只慵懒的波斯猫。撩的也是不要太完美,看到我分分钟想扑倒。

“你明天上午有课吗?”他稍稍调整了一下靠头位子。

“没有”我不敢大声回答,生怕惊扰到他的困意。“但是可儿有选修课。”

“是吗?”他闭上眼,看上去很失望的样子:“选修课几点开始?”

我把壁灯的亮度调暗了些,努力回忆贴在墙上的那张课表。“好像是九点五十。”我回答的时候还抬眼看了一下东北方向的金属深林复古的鹿角挂钟。

三点零八。

“那还可以赖一会床。”他依旧闭着眼。

我又喝了一口温开水,原来男神也可以这么接地气!

他睁开眼看着我仍然坐在沙发上,坐直身来,说:“快点去睡吧,明天把闹钟调到7点50,等吃过早饭后,我开车送你们回去。”

“陆老师,”我的心思早已经飘远,思路越来越清晰,不由又想到被他宝贝似的放在皮夹里的那张照片。

“今天你结账的时候,我看到你的钱包里有一张女孩的照片…”

我还没说完,他就已经急切地打断我的话“巫夏,每个人都有秘密。”

我咽了咽口水,“她是不是已经不再你身边了。”

“巫夏…”我听见他又用那种无奈的语气叫着我的名字。

他总是有办法在我沉醉于希望的时候,用残忍的方法唤醒我。

“你可不可以不要老是用这种爸爸教训女儿的语气对我说话!陆凡津。”我控制不住自己的声调:“我已经成年了,也很清楚地知道自己在干什么想要什么,你就不能不要老是像哄小屁孩那样哄我。我喜欢你!这不是开玩笑!”

他板起脸严肃地问我:“巫夏你几岁?我几岁?我们相差几岁?”

“这都不重要!我不在意!”

“可是你的家人呢?”

“我妈妈也不在意!”

“你的家人只包括你妈妈吗?”

我被他的问题噎住,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我想起了我那个老顽童爸爸。

陆凡津看着我笑了一下,狭长的丹凤眼里尽是我看不懂的情绪。他把灯光又调暗了些,娓娓道来:“巫夏,我已经二十七了,等十二月一过去我就要二十八了。你正值热血冲动,你有满腔的热情和无畏的勇气,为什么不去爱一个和你年纪相仿的人。”

我扭头向另一边,尽量不去看他。

“你的青春,你的热情包括你的冲动我曾经都有过,我很能理解。可是我的年纪比你大,经历比你多,要考虑的事情也比你多。所以你应该去找一个和你一样无谓的人在一起,然后一起历经磨难,一起成长。而不是选择做任何事总是瞻前顾后的我。”

我强压的眼眶里的酸涩,尽量平静的呼吸。可沉闷的空气还是令我急切的需要空气。我有些后悔,或许我一开始就不应该开始这个话题。或许我再迟一点点提到这个话题,陆凡津就不会这么快而又这么绝对的拒绝我。

“巫夏,你可能只是被我的某一方面吸引。”他说。

我没说话,像文艺青年一样抬头45度仰望,不过别人望的是天空,我望的是吊灯。

“我喜欢你,就这么难让你相信?”我转头直视他的眼睛,倔强的不让眼眶里的泪水留下来。

陆凡津的目光也不回避与我在空气里交汇,我看见他的嘴角微微上扬,划出了残忍的弧度。他用温暖而干燥的手掌轻抚着我杂乱的头发,笑着说:“巫夏,你心里清楚,我是个有故事的人。”

眼泪控制不住的往下掉,为我放在心里攒了将近二十年的喜欢感到心酸。借着模糊的视线,我向前倾身,用冰凉的嘴唇去碰陆凡津温热的眉心。小心翼翼的,小心翼翼的,生怕他会亲手斩断所有的念想似的。

在他愣神之际我又立马退开,反正这个吻肯定不能在他的眉心上停留太久。与其让他亲手推开,还不如我自己收手。

“这算是告别吻吗?”他的手捂在我刚刚亲吻的地方。

我靠在房间门上凶神恶煞地回答:“陆凡津你别想!”看他动了动嘴还想要说什么,我立马关上门。捂着脸,我重新回到床上,相比十几分钟前多了份释然。

但那种喜悦与悲伤夹杂的复杂感情似乎使我更难以入睡。

我坐起身来又躺下去,坐起身来又躺下去。。。反复几次后,睡神终于大发慈悲地叩响我的门。我混沌着调好闹钟,一头栽进被窝里。

从门下面钻进来的灯光消失了,这预示着客厅灯光也被熄灭。疲惫的一天浩浩荡荡的,终于拉下帷幕。

翌日,我并不是在闹铃声中起床。徐可儿一边拧着我的耳朵,一边掐我的脸,一睁眼看到陌生环境的那一时刻,我有些发蒙。记忆逐渐回笼,我才记起来我现在男神家正睡在他!的!床!上!

大早上的春心呦!

“巫夏!你快点去洗脸!我们谈谈!快点!”徐可儿掀开被窝吃力的把我拖起来。

我张大嘴巴对她哈了口气,无视那一脸哀怨的小表情走进浴室里洗漱了一番,神清气爽地走出来。又主动把乱七八糟的被子叠好,拎起徐可儿袖子的衣角把她拽出房间。全过程都是我在滔滔不绝地唠着家常,没让她说上一句话。

“陆老师好!”我刻意忽略那张宝贝照片,像往常遇见陆凡津一样与他问好。我觉得吧,在男神还没到手之前,我还是不要那么嚣张地直呼他的大名,先在私下叫叫就算了。

陆凡津正在陈小米粥,他听见我的话也礼貌地回复了一句。

我把快要僵硬成石块的徐可儿摁在座位上,笑眯眯地接过陆凡津递给我的小米粥又大发善心的先给徐可儿。

“陆老师。”徐可儿战战兢兢地看着小米粥,那样子好像陆凡津在碗里放了老鼠药。

“我们会不会被扣学分!”

我接过碗的手抖了一下,里面的小米粥差点洒出来。我靠恨铁不成钢地瞪了徐可儿一眼在心里把她骂了个遍。

这姑娘酒还没醒透吧,万一人家想把这事忘了,你倒好这么一吼叫别人想忘也忘不了。

陆凡津没回答,始终挂着高深莫测的微笑。他微笑而优雅地吃饭,微笑而利索地洗碗,微笑而熟练地开着车把我们送到学校,在我快要被石头绊倒的时候还微笑而绅士地提醒我:小心一点!

男神啊!你造不造:你这样容易失去我!

第七颗薄荷糖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