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颗薄荷糖

  我还是和平常一样有事没事就去医学系蹭蹭课,下课的时候调戏下男神,虽然他总是板着面瘫脸,从没配合过我。

就这样一天一天的,日子倒也过得挺快,转眼冬天已经过了快一半。

某个周四的上午我没课,但徐可儿有,在男神和被窝之间挣扎了好一会,终于还是向被窝妥协。难得我愿意乖乖待在宿舍,一直睡到十点多才睡眼朦胧地起床,飞快的洗漱后去好久没关顾的学生会溜了一圈,再去食堂帮舍友带了份饭,又悠闲地逛回宿舍。

徐可儿见我进来急忙抢过我手里的东西,一见是又蛋炒饭,仰天长啸一声后才不情不愿地吃起来。

我瞥了她一眼,扳过她的笔记本电脑,登录自己的QQ邮箱,发现有几封未读邮件躺在信箱里。我拉过椅子坐下身来,握着鼠标不太熟练地操纵着她的电脑。

第一封是杂志社的退稿回复。第二封是顺丰快递的取件通知。第三封是信用卡的月消费记录单。我懒得往下看,准备把椅子滑到徐可儿面前跟她唠唠家常。

在网页被彻底关闭之前有什么十分重要的字眼在我面前闪了一下。

好像是‘入党’什么什么什么的。

我吓得从椅子上弹起来,裤边因为我的大动作不小心勾到桌角,‘刺啦~’着扯出线来。

“巫巫你干什么?”徐可儿也被我的大动作惊到,抬起头往我这边看。

我没回头重新坐下来,对徐可儿摆了摆手,又重新登入邮箱。可能太多人在上网,加载的圆圈在我眼前晃个不停,在我想要摔电脑的前一秒,邮箱的界面终于打开了。

我用扣住鼠标的那只手擦了擦额角上并不存在的汗。随后点开第四份邮件。

一份入党申请书的样稿大图静静展现在屏幕上,我拖着鼠标慢慢往下滚,当看到入党申请志愿的签批老师是陆凡津的时候,我尖叫着跳起来一把勒住正在吃蛋炒饭的徐可儿。

“男神男神男神!”我放开徐可儿的脖子改为捏她通红的脸:“可儿,痛不痛痛不痛?”

徐可儿把筷子撂在桌子上反手把我就近扑到陈璐瑶的床上,对我拳打脚踢“他娘的!你说痛不痛!我让你也试试!”

几分钟后她也打累了,四仰八叉地躺在我身边问:“你今天中午抽什么风?”

我瞪大眼睛起身想骑坐到她肚子上,但想到桌上那碗所剩无几的蛋炒饭,我还是乖乖盘腿坐到她身侧。

“徐可儿!”我郑重地叫她的名字,尽量让自己的语气不那么亢奋:“我收到入党申请表的样刊了,明天就可以去志愿批签老师那里拿申请表了。”

“切,”徐可儿蹬腿坐起来,“这有什么好高兴的,瞧你那没出息的样子。”

我挪到她视线的正前方,把两只手搭在她的两肩上看着她的眼睛说:“重点是:我的志愿批签老师是,陆!凡!津!”

看着徐可儿瞬间呆掉的样子,我站起身在床上蹦跶起来“最近还在发愁要以什么借口靠近陆凡津,那每天去蹭课和木头一样呆呆坐在下面的感觉太难受了,而且调戏他的机会少之又少!现在光明正大接近他的理由来了!连老天都在帮我!欧耶耶耶耶!”

我激动地俯身在她额头上亲了一下,去衣橱里拿了套衣服欢快地朝陆凡津的办公室前行。

我迈着小短腿在雪地里欢快地蹦跶着。上了三楼要找的那块闪亮亮的挂牌很快出现在我面前,我深呼一口气,炒鸡紧张。

因为陆凡津是特聘教授兼医学研究组组长,所以他有自己特别的办公室。以前我就特别想来他的办公室,一直没找到合适的借口。所以每次听徐可儿说医学部的某某某又被陆凡津拎去办公室我就特别羡慕。

我抬起手在防盗门上轻扣了几下,用甜的作呕的声音小声道:“陆老师在吗?”

话音刚落,走廊尽头上门很给力的重重被关上。大概是被我的声音给恶心到了。其实我也恶心好的吗?但是你可不可以不要厌恶的这么明显,是打算让我一个人划友谊的小船?

我盯住猫眼外侧恨不得把门盯出个洞。思索再三,我又一次抬起手,粗鲁又大力地拍了三下门,扯着我骄傲的大嗓门对冰冷的门吼道:“陆老师你在不在?在的话吱一声!”

还是没声。难道里面藏了人?

我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大跳,正打算继续拍门的时候,门被打开了一个小缝。我呆呆地站着忘了后退,然后华丽地悲剧发生了。。。

门边“嘚~”地弹了下我的脑门,我吃痛地叫出声来。

无比庆幸陆凡津一向是一个做事比较温柔的美男纸,不然夸张点的话,我英明神武的大脑可能就此报废。

“是巫夏吗?你还好吗?”他握住门把,不让风把门往外吹。

我捂住额头挪着小碎步站到他面前,他退后一点,留出空间让我进来,我继续挪着小碎步走进办公室。

门被他带上。

我捂着额头站在正中央,打量着这件小小的办公室,大约十二平米。一个办公桌一把办公椅,两把客椅占据门边靠窗的位子,两个书柜,大的摆在门的正对面,小的那个摆在大书柜的左侧贴着墙,小书柜在过去点挂了个黑边的圆形钟。窗户微掩,窗台上摆着一盆小小万年青。桌上整齐地摆着一些文件和学生的作业,他椅子后方的墙上挂了一幅表过框的毛笔字——静。顶上是两排整齐的白炽灯。小小的屋子摆完这些后看起来还有些空荡。

“把手放开让我看看。”陆凡津走到我面前看着我的头顶对我说。

我这才想起来刚刚脑门被非礼过,老实地把手拿开。

“嗯,”他走开了,重新坐到办公椅上垂头办工:“傻不了。”

我点点头拉开客椅坐到他正对面,看着他在别人的作业上认认真真写下批注。

“突然有些后悔,早知道我就听我爸爸的报医学系了。”

“跟着自己的心走,这样不容易后悔。”

这算是间接地拒绝吗?如果再继续下去这个话题的话,肯定又会闹的不愉快。我想了想决定转移话题。没想到他抢先发话!

何等荣幸啊!

“你收到领取入党通知书的通知了。”虽然是问句他却用笃定的语气说出来。

我想回答“嗯。”但一回想到我曾经那么努力地想可以搭讪的话题,决定把那个回答咽进肚子里,“收到了!”

“那你没看通知上说明天才可以领到申请表?”

这就让我很尴尬了,我要怎么回答?因为太激动脑子缺氧了所以屁颠屁颠地赶快跑过来?

我决定发扬沉默是金的良好品德。

“怎么不说话?”他狐疑地抬头看了我一眼。

说什么?为了大局着想,为了好不容易和男神相处不第99+次冷场,我明智地再次转移话题。

“陆老师。”我转过身扫了一眼背后墙上的挂钟:“你吃过午饭了吗?”

“还没。”他头也不抬地回答。

“好巧,我也没吃。”我睁着眼睛说瞎话,这么好的一次跟男神共进午餐的机会,我要承认我吃了的话,我就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智障了。

在我荡漾着春心,满怀期待男神的下一句话是“那我一起去吃吧。”的时候,现实又给了我一个大耳刮。

“那你去快吃吧!”他说。

我一口老血梗在喉咙里上不去也下不来,不知道明天的校园网头条会不会是:G大中文系3班课代表,学生会宣传部部长助理,播音室“世界未解之谜”栏目的播音员巫夏同学,因,为情所伤,被没吐出的血噎死。

我抬手摸摸自己的右耳垂,好久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你说什么刚刚风太大我没听清。”

陆凡津难得地笑了笑,不是那种龇牙笑,不是那种大笑,不是那种奸笑,也不是那种迷之微笑,更不是那种痴汉笑。

他只是微微勾起嘴角,但足以勾的我神魂颠倒。

“去食堂还是去外面吃?”他收起摊开的作业本绅士的把决定权留给我。

“还可以出去吃?”我再次重复着摸耳垂这个动作。

“可以。”他认真地点点头,怎么看怎么可爱。“你下午有课吗?”他又问。

“有,2:40开始。”

他起身拿起挂在椅背上的黑色外套摁下点灯的开关,又打开门让我先走“你想吃什么?可以吃辣吗?”

“无辣不欢!”我咽了咽口水,忽略掉肚子上即将形成的‘游泳圈’。

“好。”他带我去停车场取了车“就去远洋路,那边新开了一家川湘菜馆味道还不错。辣味特别正。”

我系上安全带轻轻应了一声。

车子驶到校门口的时候停了一下。陆凡津取了邮件又拿起停车卡老远的“滴~”一声,车子才不紧不慢地正式向美食奔去。

也不知道现在是什么莫名其妙的高峰期,路虎没开几步路就被堵在马路上。

衰吼。。。真的很担心陆凡津会不会因为来回时间长而赶不及我上课,就这样把我抛弃在马路上!

事实证明男神的教养还是一级棒的!他先是关心我会不会无聊,打开了车子的电台,再是提醒我面前的车柜里有几个小面包如果饿了的话可以先吃。

我没有吃面包,只是竖起耳朵来认认真真地听广播。电台正在播放一个音乐节目,正好在播放的是我常听的一首英文歌。我的手放在膝盖上打节拍,忍不住低哼起来。直到音乐被主持人切掉之后我才意识到,男神还在我身边!

秒怂,不解释!

陆凡津大概是看出了我的窘迫,温柔地安慰了我一句:“唱的很好听!”

呵呵呵,好假,我曾经以一曲《两只蝴蝶》唱哭了邻居家的孙女!KTV就是我的噩梦!

我佯装娇羞地低下头,电台节目又连续播放了三首歌,一路开开停停着才终于到了目的地。

第八颗薄荷糖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