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颗薄荷糖

  这家店还真是新开的,门前铺着红毯,花篮在红毯两边呈直线排开。门口挂着五颜六色的气球和彩带,红色的居多。

我刻意等陆凡津停好车与他并排往前走,好像红毯的尽头不是川菜馆而是婚礼仪式的宣誓台。

穿的红红火火的女服务员把我们领到二楼一个靠窗的位子,从这里正好可以望尽整条远洋路。

“想吃什么随便点。”一个桌子上只配了本个菜单,于是他很把菜单先给了我。

我掀起菜单的一角,十分小心。因为每页的三个可翻动的角都加了金属边做装饰,只要一没留意就可以把我的手心刮得通红。

“千叶豆腐和和泡椒。。。”我本来想说泡椒凤爪的,但一想到我彪悍的吃相可能会吓跑男神连忙改口道:“千页豆腐和山药蛋花汤吧。” 我把菜单转向他那边,然后用开水冲洗了下我俩的餐具后为自己倒了杯热茶。

茶水很烫,可能刚烧开没多久,热量透过瓷杯源源不断地传递到我的手心里。暖极了!

陆凡津右手翻菜单,左手放在桌子上食指有节奏的轻扣桌子。

“小份的泡椒凤爪,你可以吃海虾吗?”他突然问我。等反应过来时,我赶忙回答“可以,但吃多了会过敏。”

他点点头继续往下翻菜单,“那就。。酸菜鱼和空心菜哦不不不!”点起餐他的话明显多起来:“青菜改成爆炒小白菜!最好不要吃反季节的菜不健康!”

后面这句话明显是对我说的。

“陆老师你会爱吃薯片啊,热狗啊,炸鸡啊,爆米花啊,烧烤啊等等等等这些小零嘴?”服务员一走我就迫不及待地发问。

“会,但是很久才吃一次,毕竟不健康。”想了想他又提醒我:“你也要少吃,女生特别要注意卫生!”

我突然为我未来的幸福生活感到担心,等到某一天我成功扑倒男神,会不会就此跟零食大军们说再见?

“你是在关心我吗?”我对他抛了个自认为很苏的媚眼。显然,这种调|戏【ps:不知道为什么这两个字老是被码掉,反正我觉得挺纯洁的。如果还是被码掉的话,心累ing看拼音:tiao xi】男神已经司空见惯了。

“也算也不算。”他给出了模棱两可的答案,“这是职业病,也是一个老师对学生的关心。即使现在不是你坐在我对面我也一样会提醒。”

我不免有些被打击到,安静下来,认真听后面第二桌正在相亲的一对男女的对话。

‘相亲’这个词与‘闪婚’一样,都是这个年代潮流的不能再潮流的词。当然前提是你得有个够潮流的爸妈,不然被你气吐血是分分钟的事。

“官小姐,你本人比照片上美。”相亲男说。

得,一听这开场白就知道‘相亲拉锯战’才没开始多久。

“谢谢。你也比找照片上帅。”然后寂静无声中。。。

泡椒凤爪先被端上来了,陆凡津把它往我这边推了一点点让我尝尝味。我也不客气,找了个泡在盘底沾满汁的,裹着张纸用手直接掂来吃。

“你觉得我后面哪桌事成的几率有多大?”我咬住凤爪的指尖含在嘴里,辣味一点一点的在嘴里蔓延开。

他也随手掂起个凤爪,“百分之三十。”

我把小小一节骨头吐出来,咧开嘴笑了一下“听你说话的语气,我怎么觉得有一种饱练世故的感觉。”

他拿起热茶优雅的喝了一口,大概是太辣所以并没有马上接话。

过了十二点半,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个时间点这家店的客源并不是非常多,菜很快就上齐了。我也不着急,继续听着屌丝男女的谈话。

“那我们什么时候再约吧。”相亲男有些遗憾的声音传来。

这么快就要结束了?我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

啧啧,红卫衣绿裤子黄边的眼镜,再顶着杀马特的鸡冠发型。呵呵了,跟你相亲的那着装正常的女孩要是看得上你我就直播吃翔!

“额。。。”

女主准备说话啦!我屏息凝神,连考英语六级在做听力的时候都没这么认真听过。

“其实我是同性恋,抱歉啊!”

好!鼓掌ing这下屌丝男再这么脸皮厚也不可能贴你了!

陆凡津放下汤匙“为什么她们吹了你这么高兴?你喜欢那男的?”

“我的心只属于你!”为了不让男神误会,我急忙专心吃起菜来,并且递给他一个‘放心’的眼神。

“我还是那句话,我们不合适。”

“那为什么…”

“在未来的一段时间里我们都要一起相处,为了不让你尴尬。”

我在大的白瓷碗里盛了一小碗饭,麻麻的感觉很快和着白饭咽到肚子里。真是个蹩脚的理由。

“别老只吃饭也吃点菜。”他给我夹了块白嫩的鱼肉。

“好。”我把它拨到最旁边,嘴上却答应着。

我不说话他也没打算说话,就这样安静了一会最先按耐不住的还是我。

“陆老师你相过亲?”

“相过。”

也是。

楼层很安静,一会后我听到了雨滴砸落在瓦片上发出的清亮的声音。下雨了…

“那就没有遇到喜欢的?”我装作毫不在意的样子专心拨弄碗里的饭,把它用筷子挑起来一小撮一小撮喂进嘴里。

其实我很不想继续进行这个话题。情不自禁。

“感觉不对。”

那个被我抛掷脑后的照片在脑海里循环播放起来。我咀嚼完嘴里的白饭,放下筷子看着窗外。

川流不息的车辆以龟速缓慢地挪动,人群被雨滴吓得用手遮住头向四面八方快步走去,梅花妖娆地绽放在枝头,把雨水灼的火红。

“那,她给你的是什么感觉?”我看着陆凡津从容不迫的样子有些恼怒。

他也停下来,抽过一张纸抹了抹嘴角。“巫夏,每个人都应该活成自己喜欢的样子。这是生活赋予我们的特殊权利”

千叶豆腐在干埚里被煮的‘咕咕’作响,我眼馋把筷子伸进锅里挑了一片全部浸在汤里的。豆腐冒着热气,土黄色汤汁一滴一滴落在干净的勺子里,一点一点又连成一片。我钳住它的一角,抖了抖没滤干的汤汁,不料溅了一滴到我左眼里。

火辣辣的疼,特别阉人,特别想哭。

“陆老师。”我确实哭了。闭着眼,眼泪硬生生被挤出来。

是被辣到,也是难过。

“怎么啦?”他的声音由小变大,我睁着右眼看,他正绕过餐桌向我这边走来。

陆凡津抢先一步握住我举起的想要搓眼角的手,他的手掌干燥而温暖,一点都不像我。“别揉,试着睁开眼。”

我吸吸鼻子难受的要死,微微打开一点点又立马闭上。“太痛”

“你别揉,千万别用手揉,等我一下。”他再三叮嘱我。

我一直睁着近视的右眼模糊不清地看着他的背影。

拐进卫生间,一下又折返回来。

陆凡津走到我面前弯下腰,淡淡的薄荷香立马笼罩着我。他一只手拖住我的下巴让我的头往上扬,一只手想要掰开我的左眼紧紧纠缠在一起的上下眼皮。他洗过手手指微凉,还湿湿的。我的脑袋条件反射的向后缩了一下但又立马被他扣住。他让我别动。

我害羞的闭上眼,要数在他家趁其不备亲他的那次,更多的是兴奋。跟着意义不一样。

眼皮被分开,我本能地眨着眼。他往我眼睛里滴了几滴水,我扭着头想要脱离他的掌控。

“有没有好一点?”他把我的头扶正,往我的眼睛里吹了一口气,凉凉的还有山药的清香。

我的耳朵开始发烫,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起来。睁开眼,陆凡津放大的俊脸立马出现。我们的脸靠的很近,就快贴到一起。我可以看清他的唇纹,他鼻翼侧的小痣,他的眼睫毛还有他瞳孔倒映着清清楚楚的自己。只有我自己。

只是为什么在那一瞬间,我却好像看到了他心底的那个人。

我挺直腰杆,陆凡津似乎已经预料到我要做什么了。他侧过脸,我温热的唇和暖暖的鼻息都印在他的侧脸上。

他退回自己的座位,继续吃饭,没说一句话。

我给他盛了一碗汤,“我…”

“巫夏。”他喃喃着低声唤我的名字。我听过很多人叫我的名字,每个人的声线都有每个人独特的风格。可是陆凡津叫我的名字是我最最喜欢的。

“如果你再这样我就跟校方申请拒绝做你的入党志愿批签老师了。”

我垂眼看着粘稠的山药蛋花汤,一勺一勺的把它们舀起来又倒下去,“好。”

“入团志愿什么时候交?”我不打算继续这个话题。真怕自己在谈下去会得抑郁症,男神还没到手怎么能先掉线呢?我安慰自己不能太心急。

“放假前。”他回答。

我点点头,低头舔了舔粘在嘴角的酱汁,“陆老师你准备去哪里过年?”问完之后我就觉得气氛变得怪怪的。

“B市。”他好像吃到泡椒了,辣的一直吐舌头,很萌。

我咽了口口水,“你是那你人?”“是”他回答的有些喘。

我也不说话了,安安静静认认真真地埋头吃饭。

当你全身心投入去做一件事的时候,效率就会变得很快。又吃了十来分钟,菜大多就已经见底了。

陆凡津亲自打包了剩下的泡椒凤爪给我带回宿舍,才不紧不慢地去拿车。

“觉得这家味道怎么样?”回去的路上我们撞上了上班高峰期,一路上又是开开停停。

我有个毛病就是晕车,现在比小时候好了很多,不至于坐一次晕一次。只是吃完饭坐才会晕。

我头靠椅背闭着眼,嗯的一声,算是作答。

“晕车。”陆凡津肯定地说。不愧是医学系赫赫有名的副教授,眼神够辣。

我睁开眼打起精神,“有点。”

他关掉车内空调,压住我这边窗户的开关,车窗缓缓下降。雨和空气涌进车厢里。我深呼吸几次清醒多了。

他在G大正门斜对面的人行道边放我下来,刚刚在车上听到他接电话,对方说找他有事。作为21世纪的美少女,虽然我有颜但也要在男神面前学会矜持。反正我不太会,也就一般般。

我站在原地等他的车子完全消失在车流里,才调头往学校里走。

第九颗薄荷糖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