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颗薄荷糖

  快到教室的时候我斜眼瞄了一眼教室正前方的大钟,发现上课已经有五分钟了。猫着腰,我从后排悄悄溜进教室,徐可儿趁老师不注意的时候把双手举到头顶猛地向我挥挥手。

如果不是因为我正在下着密集的楼梯,而妈妈又经常教育过我一心不能二用的话,现在我一定狂翻白眼。

姐姐我是近视,不是瞎子,全班就你一个花枝招展地梳着两个土里土气的麻花辫,还怕我认不出你招摇的后脑勺?

本来公开课是个上各系的,时间也不一样。可徐可儿同志自从发现和我一起上课可以不要亲自抄笔记以后,硬是翘了她们系的课。当然做人不能太嚣张,所以在点名这个小婊砸的威逼利诱下,她华华丽丽地决定:只翘高数课!美名其曰不能让我太累!

哟吼,我好感动!

我的屁股还没好好和板凳亲热,徐可儿就已经按捺不住她八婆的心。她先是用手拱了我一下,我忙着记笔记头也懒得抬。她又拱了我一下,我依旧不想理她。第三次她再次拱我还在我耳边附带一句“再不理我你一辈子追不到陆老师。”

你妈妈炸了,bong bong bong。太嚣张了,简直不能忍。

我不爽的停下笔没好气好气地问:“干什么,你又想放屁?需要我拍桌子掩护你吗?”

徐可儿用圆珠笔头戳了一下我的怨妇脸“我去学校门口取件的时候,门卫大爷说看见坐陆老师的车出去了!”

“嗯哼。”

我用余光扫了一眼高数老师在讲台上滔滔不绝的张嘴闭嘴。放心地投入聊天外加抄笔记。反正听不懂,不抄点笔迹装装逼都对不起我大好的青春。

“你们去干什么?我嗅到了奸情的味道。”她说完还大幅度地点点头,两个土鳖的辫子在空中划过两条抛物线。

“屁啦!我今天中午又被陆男神拒绝了,你说我这么貌美如花多才多艺而又聪明机智,他凭什么拒绝我!”我翘起嘴角。

“可能大概也许因为你看起来比较…额…”徐可儿看着天花板努力搜索脑海里孤苦伶仃的词汇量,在我笔迹翻页前她终于接着说道:“你看起来比较克夫。”

好想打人,我几乎控制不住我自己!如果不是考虑到入党的映象栏中要各科老师签字的话,我一定在公然暴打她。

太欠了!

“呵呵。”我把徐可儿的笔记本推给她,对她露出迷之微笑。

您的好友“陆凡津未来老婆”不想和你说话,并向你扔了两瓶老干妈。

“巫巫…全世界最最最美丽的巫巫…全世界最最最聪明的巫巫…陆老师未来的老婆…”

虽然你的话说的都是事实,但是宝宝现在十分的惊慌。

因为…

我们的亲亲老师就在你身后啊,喂!

我悄悄把手伸到桌子底下,想捏一下徐可儿却被高数老师一个瞪眼吓得差点坐到地上。“巫巫,你怎么不说话。”

我给了她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装作一副认真抄笔记的样子。

“你想要说什么?”老师拧住徐可儿的耳朵。有首歌怎么唱来着?祝你平安哦哦祝你平安…我在心里默默为徐可儿点蜡。

“我知道你们认为我的课很无聊很乏味,这也不是你们的专业课,但是多学点知识总是好的吧!你是祖国的未来,祖国的希望,是balabalabala…”

老师在我的课桌前慷慨激昂的一番演讲后,继续回到讲台上上课。

扣不扣学分的权利在你手里 ,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你开心就好。

快要下课的时候我接到了部长的夺命连环call,原本准备去送徐可儿一程的计划只好就此作罢。

“祝你平安,如果不小心shi了也没关系,我会给你烧很多很多纸的”我在走之前义正言辞地拍了拍她的肩,无视她炽热的目光淡定地走出教室。

才刚把耳机接上mp3里短短一首歌都没听到一半,右边耳朵塞着的耳机就被某个只知道压榨我们老百姓的‘贱人’拔下来 。

“不错嘛,巫妹妹我还以为你只会装疯卖傻,没想到你还这么有情调!”他拍拍我的肩“不错啊不错《A Little Story》”

母上曰:能忍则忍,不要轻易动气。看在我妈妈的面子上,我忍!

“巫妹妹你为什么不说话。”黄奕安拿手在我面前晃了晃,似乎在努力唤醒沉睡的我。

“说什么?”我想过去,现在我肯定是一脸吃了狗屎的表情。

他神秘兮兮地靠近我,凑到我耳边说:“你是不是那个来了?我懂的”他一副圣母的样子怜悯地看着我:“女人嘛,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

我动了动嘴突然想到我温文儒雅的未来老公,硬生生的把将要出口的脏话咽到肚子里,回以他一个怜悯的眼神。

“人类太可怕了,本仙以听不懂你们的语言。”

黄奕安抽了抽嘴角“你转型做文艺青年了?”

“黄奕安”我咬牙切齿用脚狠狠踹他的小腿,叔可忍婶不可忍!“你怎么这么欠!”

“会长,我要换助理!我的助理有暴力倾向!”他把耳机扔给我,朝会议室里奔去,一边跑一边吼也不看路。

真是祸害遗千年啊!

我等了一下,在被暴击后不断弹跳的门停下来后,才推门进去。向会里的各路大神点点头算是打过招呼。

以会长的名义召开的会议,一般都是很有重大事情交代,参加的人员也基本固定。各部的部长副部长,部长助理外加活动的特别主持人。

我只参加过一次,那是在九月底我刚升部长助理的时候。是每学期固定的‘新官’登记。

“人都到齐了吗?”林言钦用锐利的目光环视整间会议室后,压低声音询问坐在正在看签到表的助理。

“齐了。”

“那我们正式开始开会。”他拨开话筒开关,坐下来翻开做好的记录表。

“我们还没有正式认识过,九月底的那次也只是匆匆一瞥。那我先做个自我介绍。”他站起来九十度鞠躬“你们好,我是法学系三段的林言钦,第一次作为主力策划这么大型的活动,还请大家多多指教。”

我跟着大家一起鼓掌,这人我认识,大一入会的时候就是他面试我的。当时他还只是会长助理。

“最为S大的学生相信你们对每年正式放寒假前的校庆都有所耳闻。”

我一边摸出口袋里的小本子一边听他讲话。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转眼又是一年,可今年的校庆不单单只是庆祝学校建立周年以外,还要欢迎我们G大与韩国大的第一批交换生。所以在今年无论是大礼堂的布置还是节目上都要拿出新花样!”

底下开始有窃窃私语的声音,林言钦微微皱眉左手握拳拍了下会议桌,屋子里原本的交谈声立马消失。

会长的力量!

“现在布置任务。”

在我快要睡死过去的时候,他终于要切入正题。好想拍桌庆祝!

“学习部把大致的晚会新流程敲定,下周同一时间我在会里等你。自律部用两个星期拍一部新的贴近生活的mv到时候在晚会上放出来,有助于交换生更好更快了解G大。拍好的mv两周后给副会。宣传部把男女宿舍楼下的板报拿一面出来宣传本次晚会,这个也是在一星期内完成,在节目敲定后会有新任务。外联部尽可能多的拉到赞助。文娱部先准备3个富有中国特色的节目,下周同一时间再找我。体育部先协助自律部,同样下周同一时间来会里找我。”

会长有条不均的布置着任务,我掩面打了个哈欠,记完任务好无聊,困啊!

“播音室站长在哪里?”林言钦拧开水杯喝了口水,徐徐问道。

某站长举手。

“这次晚会主持人你们有没有什么合适人选?”这话是对站长说的,林言钦却看向我。

准备打第N个哈欠的我不得不乖乖把开了一半的嘴巴合上。

英明神武的会长你别看我,真的。我要忙入党还要复习期末考,会里还有很多事,最最重要的是我还要在男神面前怒刷存在感。可不可以不要这样!我又看向薛彤,朝她挤眉弄眼差点没跑过去抱大腿。

“会长我觉得去年主持的那几位新人就不错。”薛彤点点头表示收到暗示。

“不够,才三个。”

感觉到越发越炽热的目光,我全身都开始发烫。

“那我上吧!”薛彤笑着说。

“好,那先这样,散会。”林言钦对众人微微一笑率先离开座位。

莫名其妙感觉到他很失望。大人物的世界我真不懂啊!

我又留在学生会里捣鼓了一会资料。正要准备去上五点的专业课,没想到前脚还没跨出打印室后面就传来林言钦的声音。

“去上课?”他走到我身旁,笑的很温暖。

“对!”我扬了扬手里陈璐瑶刚帮我带来的课本。

离开了空调房冷气顿时把我们包围,我和他走在被雪覆盖的羊肠小道上不知道说什么,一时间有些尴尬。

“为什么你不主持这次晚会?你不是很喜欢主持吗?”快到岔路口的时候他先打破沉寂。

“我要准备入党,还要复习期末考,部里还有事情要办,我怕做不好。”

“抱歉,我没想到。”他歉意的笑笑给人如沐春风的感觉:“看过你主持你们系的活动,感觉还不错,开会时还想给你留个机会。”

我看了眼手表笑了笑什么也没说跟他挥手告别快步走向教室。

老师本着能拖是福的理念,直到七点才下课。我匆匆去食堂扒了几口饭,又立马拐去上晚自习。尽管如此我也还是迟到了。

教室里的白炽灯全部被打开,一个修长的身影站在走廊上,背对着我,影子被路灯拉的很长,我放慢脚步往前走,就在我两的影子快要交叠在一起的时候,他倏地转身…

是陆凡津。

第十颗薄荷糖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