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章 :葬礼

  初秋的季节天气还是有些微凉,参加葬礼的人一身黑衣站在孟庆坤的墓前,胸前的那朵白花显得格外的耀眼,而手中的那一束束黄色菊花却显得那么的凄凉,“死亡不是令人悲伤的事情,我们的肉体死亡了,我们的灵魂在天上与父相聚,所以,请不要为他悲伤,请为他高兴,因为他只是暂时的与我们离别了,总有一天,当我们到达天堂,我们还是会与他相见的……”牧师读的悼词在耳边响起。

孟筱梦看着孟庆坤的坟墓,眼神黯淡无光,这几天她流的泪够多的了,现在的她真的已经哭不出来了,她的心现在很痛很痛,痛的让她有些喘不过气,就像无数把刀子在她身上来回的割着。

整个葬礼上沈佩云都未曾出现,孟筱梦的心里此时即充满了无奈,又替孟庆坤感到惋惜,感到不值,因为她深知这些年爸爸对沈佩云到底怎样,可是现在看来这就是爸爸娶回来的女人,沈佩云只是嫁给了她爱的金钱而已,现在孟家什么都没了,像她这样的女人走也是应该的。

孟筱梦看着每个人将手中的菊花送至孟庆坤的墓前,不断的向爸爸生前的熟人弯腰鞠躬。

“筱梦节哀。”男人拍了拍孟筱梦的肩膀。

“张叔,谢谢你。”孟筱梦努力的挤出一抹笑,向张潘任微微的鞠了一躬。

张潘任是看着孟筱梦长大的,也是孟庆坤唯一信任的人,孟庆坤离世自然他的心里也是不好受的。

“别太伤心,注意身体,以后有什么需要的告诉张叔,只要张叔能办到的一定尽力帮你。”张潘任将菊花放到了孟庆坤的墓前,“唉!”叹了一口气惋惜的转身离开了,他想帮助孟家,可是这次却是真的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现在的场景。

也许真的是连天都在叹息这场悲剧,也开始默默的下起了雨,孟筱梦扬起头任由冰凉的雨水打在自己的脸上。

不知过了多久,孟筱梦才拖着沉重的身体回到了别墅里,可是一进别墅却看到了这么一幕……

沈佩云正在和吴纪国卿卿我我的腻歪着,孟筱梦猛的冲了上去抓住沈佩云的手,大声呵斥着,“他是谁?你们在干什么?”

“呦,在干什么?难道你看不出来么?难道你还想要我这个做妈的来教教你?”沈佩云甩开孟筱梦的手,不冷不热的嘲笑着。

“你这不要脸的女人,爸爸才走你就在这偷情,而且还在爸爸的房子里。”孟筱梦紧握着双手,心中充满了愤怒。

“啪……”孟筱梦的这一句燃起了沈佩云的怒火,一巴掌狠狠的甩到了孟筱梦的脸上。“死丫头,这还轮不到你说话。”

孟筱梦本能的捂着被沈佩云已经打红的脸颊,内心五味杂陈,转身就朝门口奔去。这个家已经被沈佩云折腾的四分五裂,现在她没有任何留下来的意义,这已经没有值得她留恋的了。

沈佩云见到孟筱梦要走,立刻慌了神,“纪国,快,别让她跑了。”沈佩云是不会这么轻易的就让她离开的,因为她的目的还没有达到。

吴纪国反应的很快一把抓住孟筱梦的胳膊,堵住了她的去路。“孟小姐,你想去哪呢?”说完便抗起了孟筱梦朝二楼走去。

“你们想干什么,放我下来。”孟筱梦挣扎着不停的捶打着吴纪国的后背。

吴纪国推开孟筱梦的房门,将肩上的孟筱梦狠狠的扔到了地上,“你老实点,我劝你还是好好的在你的房间里呆着吧!”

“你们到底想要干什么。”孟筱梦质问着。

“当然是履行我这个做母亲的职责了。”此时沈佩云也赶了上来,一字一顿的说着每个字,说完便将门狠狠一关,用钥匙把孟筱梦反锁到了屋内。

“你们放我出去。”孟筱梦从地上爬了起来,抓着门把手使劲的摇晃着,就算怎么用力她也无法打开那扇房门。

“爸爸……我想你了!”孟筱梦无力的坐在门边,她的心累了,已经没有了任何反抗的力气,真的一点力气也没有了!

第六章 :葬礼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