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05

  王苑儿点头:“秋娘放心,本寨主明日就让小双双将银票送至您的府上!至于这凤鸣楼的地契,什么时候你把人送来了,什么时候我当面给你!”

“那是自然。”我单手接着云缎微微点头,便一步三晃的走了出去。

月色当空,万里无云。此刻正是值子时,城墙下不里的响着更夫的当当的敲锣声。隔一段敲一段,让本就寂静的府邸更加的寂静了。

月色温柔的洒了下来,照亮了一座巍峨恢弘的府邸,若此府邸建在京城,怕是当今王爷的府邸也没有它的奢华宏大,而那府邸之中有一个极其隐蔽的院落,此刻正有一丝无一丝的飘散出白色的雾气。若非这晴空万里,加上夜色,怕是怎么也发现不了的。

而那假山之上,一个身着墨色衣袍白色玉带的男子正立于之上,那白色的雾气再次升起之时,他那漂亮的琥珀色眸子微微上扬。

这时,一个白衣飘飘的绝色女子轻轻的落在他的身旁跪了下来:“宫主,属下已查明,那里面确实是天山圣泉水。”

男子转过头来,恰巧遮住月亮的一小块云朵极其害羞的躲了开去,月光立即轻柔的洒在了他的脸上。只见那之前还隐在阴影里的脸庞立时显现出来,端的是无比伦比的精致与美艳!他白皙的肌肤似隐隐有光泽涌动,细碎的长发覆盖住他光洁的额头,眉如剑,睫毛浓密而纤毛,眼角狭长而上挑,最让人无法呼吸的则是他琥珀色琉璃般的眼眸,此刻在月光的照耀下犹如闪动着千万种星光琉璃的光芒,让人忍不住的沉沦而下。唇角微抿,显示他此刻的心情微微有些不悦。

那跪在地上的女子痴了,但见他唇角的弧度呼吸一紧,连忙低下头:“属下越矩!请宫主惩罚!!”

男子并未说话,眼神微微下敛,藏住眼底所有的光芒,声音清冷中竟带着一丝慵懒:“下去吧。”

女子微微点头,起身便飞身而去。她和其他暗卫都一样,在主子沐浴的时候,一丈之内,不得近身。而他们的职责,就是在退出一丈的途中将那些不该出现的东西统统清理掉。只不过这次来的府邸毕竟不是自家的宫殿,虽主子吩咐过,但他们也真的不敢离一丈之远。不过主子内力高深,武功高强,天下也只有三人能与他对抗,还得两人联手。想着,那女子飞的更快了。

那绝色男子静默半晌,当那柔和的月亮再次被飘过来的调戏的云朵遮住的时候,男子身子微倾,便往那不时的飘散出白色雾气的院落飞身而去。

柳莹萱踩着月光喜滋滋的抱着那上好的云缎跨进自家大院,院落里正在扫地的下人见她回来了连忙行了个礼:“夫人。”

我点点头,抬眸看了一眼眼见正抓着扫帚微微有些局促不安的少年,有些疑惑的上下打量了他几眼:“你是何人?福伯呢?”福伯是她刚刚到沧安城的时候就买进来的打扫院子的大叔,因为不习惯这有些奴隶制的古代,她与福伯之间也就没有那么多的主子下人什么的观念,福伯感恩,越发的替她打扫院子收拾府邸,他们之间相处的还算愉悦。

那少年闻言吞了吞口水:“爹爹今日有些不适,但一直挂念着夫人的府邸还没有清扫,便让我过来替扫一下。”

我招头看了一眼天上的月亮,对着他淡然一笑:“既然福伯身体不适,便休息一段时间吧。这段时间你就替你福伯过来帮我打扫一下院子即可。清理的快与慢皆由你自己决定,扫完就可以回去,不用给我请示。今日已经这么晚了,你先回去吧。”说完,便越过那少年往自己的房屋处走去。

那少年微微一愣,显然没有反应过来。他虽是家中最小的孩子,但是阶梯主仆感还是十分强烈的,虽然有时候爹爹回去了与他们说他的夫人是如何如何豁达,但并未亲眼所见,他还是相当不信的。

只不过今日,是由不得他不信了。

想着,他转过身来看了一眼那已经远去的身影,一时之间,脸颊微微有些发烫。

刚刚推开门,便见着柳玉卿正托着下巴坐在桌边。见她回来了,柳玉卿眼神一亮,喜滋滋的站起身来:“姐!”见柳莹萱踱着步子过来,他连忙跑到一边将椅子拉开让她坐下,顺手倒好了茶,推送到她面前。

柳莹萱轻轻的抿了一口茶:“事儿办好了?”

柳玉卿一听,当即把胸脯拍的响响的,神情甚是据傲:“你弟弟出马,结果那是必然!”

我嗤笑一声,白了他一眼,将手中的云缎丢到他的手里,柳玉卿险险的接住,在摸上云缎的一瞬间眸子陡然一亮,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前的女子:“姐!这可是给我的?”

我单手托着下巴,眼角微挑,嘴角不住的上扬:“柳玉卿,一段时间不见。你的脑子又成浆糊了?跟你说了多久遍了,你的脑子若是坏了,本姑奶奶没银子给你耗!”

柳玉卿当即黑了脸,半是郁闷半是尴尬半是无语的开口:“我不过是问了一句,你也没必要这么的损我吧。”

“没必要?”我茫然的睁大眼睛,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他:“明眼人一看这云缎就知道是做好了的男子的服饰,柳玉卿,你脑子不好就算了,还瞎了?”

柳玉卿的脸更黑了,眼角抽搐的厉害。直接不语。

见他不语,我嗤笑一声,悠悠的端起茶杯抿了一口。心情无比愉悦。

见自家老姐那悠然自得的淡定样,柳玉卿真的真的很想冲过去扒下她那张永远都是一幅淡定又挂着风骚无比的笑容的脸,奈何柳莹萱是他的衣食父母,还是救命恩人。他也只是想想。

恩,只是想想。

真特么希望有一天有个人能把这张伪善不已的脸给撕烂了。

他恶毒的想着。

柳玉卿可能不知道,他的这个想法,在那不久的将来,还真实现了。那叫一个风云惨淡,哀鸿遍野。

“对了!”柳玉卿终于想起来一件比较重要的事情,喜滋滋的又摸了几遍手里的价值不菲的云缎,在柳莹萱逐渐冷冽的眼神下颇有些尴尬的开口“刚刚城主大人家的管家过来了,让你过去一趟。”

“城主?”柳莹萱摸了摸下巴,仔仔细细的在脑袋里思索了片刻,确定跟沧安城的城主并没有任何接触之后颇有些疑惑的问道“那个老男人找我做什么?”随即又恍然大悟般的笑了起来“感情咱们城主大人终于不用忍受家里的母老虎准备誓死拼个温柔乡回家了?”

柳玉卿嘿嘿一笑:“那可不,好象城主大人看上了刘员外家的三姑娘了,要纳妾呢!不过你也知道,他家的那个母老虎的手段,真是,啧啧啧。”说着还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摇头晃脑了起来。

我好笑的拿羽毛扇拍了一下他的头,在他怨念的眼神下将手中的茶一饮而尽:“你特么懂个屁,这叫个性!撒比。”

柳玉卿“……”

005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