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08

  “哼,”江逸羽鼻子重重的哼了一声,眼神凌厉“虽说我的流星寨不如王苑儿那个老娘们儿的黑风寨,但是我江逸羽拼起命来谁还敢不给我三分薄面?秋娘,你放心!这种小事儿你不用操心,只管安安分分的嫁人便可!!”、

水月尴尬的拉了拉自家相公的衣角,颇为尴尬的望了一眼柳莹萱,眼神带着歉意:“秋娘,你别听逸羽胡说八道。逸羽,人家秋娘还没有答应呢,何来的嫁人一说?”

江逸羽一愣,皱着眉头思索了一会儿,当下便有些尴尬起来,诺诺的开口:“秋娘,我,我这是一时口快了,你别放心上。”随即又拍着胸脯“不过你放心,我那好哥们儿不仅长的好看,还是来自京城的呢!他此次来沧安是来做生意的,不过被老子拉下来了,现在正在咱们流星寨做客,不日你就随我上山一趟,你俩见见面,如何?”

柳玉卿嘿嘿一笑,望了自家老姐那不断抽搐的眼角,轻咳一声:“逸羽哥,既然你那朋友是来做生意的,被你留了几日恐怕是要急着回京城了,而且姐姐刚刚答应城主大人晚上的时候去他府邸做媒,恐怕一时半会儿是去不了你的流星寨了。不如你先让你那朋友回京城?”

“那怎么行!”江逸羽有些着急的开口,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儿“那我让我哥们儿过来一趟!”

听着江逸羽的话,我的头基本上是在突突的疼。这王八蛋有着一副好皮囊还有一个文雅别致的名字,怎么这脑子跟石头一样一样儿的呢。

这金玉其外,败絮其中,黄金裹着泥巴讲的就是江逸羽这个王八蛋吧?

揉了揉太阳穴,我有点懒洋洋的开口道:“江逸羽,我知你是好意。不过最近秋娘我还有几个重要的媒是一定要做的,恐怕是没有时间去见你那哥们儿了。这样吧,你先回去,若我办事儿顺利,我一定立即上山。若是有缘,我便嫁与你哥们儿,若是无缘,那便作罢,如何?”

“那你什么时候事儿办完?”江逸羽默默的将菜刀揣到了怀里,坐下来道。

“这我还真不知道。你也知道,王寨主丢给我那么一件儿难题儿就够我喝一壶的了。这还不算城主大人今天的事儿。若是小事儿,秋娘办事儿还能快点儿,若是大事儿,这还真不好说。”

“城主那王八蛋要纳小妾?”江逸羽的表情突然有些微妙起来,嘴角仔细看的话还有一点微微抽搐的感觉“那王八蛋不是很怕他媳妇儿的么,他也敢?”

“嗨,”我换了个姿势,摇着羽毛扇“谁知道呢。兴许这两年城主夫人是闹也闹了,撒波也撒够了,这人呀,老了自然也就撒不动了,这个时候城主找点儿新鲜的花儿在家里养养还是可以的。”

“我觉得不太可能吧,”江逸羽突然摇摇头。

我颇感意外的看着他的坚定:“你怎么觉得不可能了?你认识城主大人?”

江逸羽闻言立时尴尬的将头转过一边去:“恩。反正我那哥们儿我是给你看定了!你得快点儿把事儿处理完了赶紧上山来!我尽量留着他便是,秋娘,你可莫要错失良机啊!!!”

我灿然一笑:“江寨主放心,您的好心呀,秋娘是不会辜负的!”

见鬼去吧王八蛋!

某女心里愤愤然的咒骂道。

江逸羽与柳莹萱又说了很多遍,终于在柳玉卿一个内力的拍掌下悻悻的离去了。

望着那远去的马车,柳莹萱默默的抚额,她觉得已经有点儿必要再去请几个人回来了,毕竟有人看着大门口还是有点儿作用的!比如,再遇见江逸羽,最起码她有时间立刻避开他!

见那马车终于离远了,柳玉卿真心觉得空气都变得清新起来了,突然想起来早晨那会儿刚刚拿到的信件,于是自怀里掏了出来:“姐,这是京城来的信件。是城主大人派的人顺路带过来的。好象是让你去给京城的什么人当媒人的。姐,你现在的名声真是响的不能再响了。连京城那边儿都觉得若是有你去说谋都觉得是一种尊重。”

柳莹萱骚包的一笑,伸出两根手指夹住信件:“本姑奶奶的本事当然不用说了,倒是你。平时叫你多吃点儿大补丸大补丸,怎么,没听?”

柳玉卿脸色一黑:“木有。姐,你一天不损我会死吗?”

“会。”很干脆的点头,我拆开信件,信件上却是顺天府的师爷写过来的。我细细的看了一遍,揣到了怀里。

“姐,里面边儿都说了什么了?是要给什么人做媒?”

白了他一眼儿:“你打听那么多做什么。什么都不用管,一个月后,你随本姑奶奶出发去京城就对了~!”

“噢。”柳玉卿点点头,随即有点儿兴奋起来。

我摇着扇子慢慢的踱回自己的房间,忍不住觉得天下间当真是无巧不成书。我要给王苑儿找一个帅哥,她给我一个凤鸣楼。那凤鸣楼就在京城,是那琵琶巷里排行第三的青楼。刚好这京城就有个媒让她来做,沿途也能打发打发这无聊的日子了。

想着她轻轻一笑,眼神微挑一步三晃的回自己的屋子里休息了,准备着城主那边儿的晚宴。

从城主那里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夜色当空了。

柳莹萱抬头看了一眼天上的月亮,城主的府邸还是建在比较安静的地方的。虽然远方仍然能够听到嘈杂的声音,但并不影响这一刻的安静。

她决定到处走走,顺便消化消化刚刚从城主那个老秃头那里商讨来的事情。她的怀里还揣着一个古色古香的沉木盒子,一步步的朝着那宁静无比的小道走去。

城主果然是老了,胆儿肥了。真的还想趁城主夫人去什么破地方的寺里上香的时间里纳一个妾,不过他要纳的这个妾是比第一清倌水月还要难搞的艺妓踏雪而并非那个员外的女儿。看来城主大人为了他的声誉也是颇为猥琐。

然而柳莹萱有两种媒不做,一种是死人媒不做,一种是活死人的媒不做。

心中有执念,皆为活死人。

世人皆知踏雪在青楼等那么久,是等那个还在边关打战的某个将军,然而等了快有六年了,边关那里还是没有任何的消息传回来。之前早就有人托过她去做媒了,当看到那清冷的眸子的瞬间,踏雪便被柳莹萱纳入活死人一列。

没想到时隔一年,这个城主又被踏雪给迷上了。

本来没想做这个媒,只不过那老秃头笑的甚是阴险,从下人的手上拿出这个沉木盒子来,打开的瞬间,她微微有些愣住了。

只见那里面躺着一个镯子,通体绿里透红,拿在手里,随着光线的转移还会折射出多彩的偏振光,她当即就将镯子拿到屋外的夜空下,那镯子顿时呈现一片红色,而当她拿到屋里的时候,那镯子又偏向绿色。她反复的拿着镯子在光线下微微摆动,眼神越来越亮,喃喃自语:“白昼里的祖母绿,黑夜里的红宝石。这居然是亚历山大变色石。”这种宝石本就稀有,在这没有先进设备的古代,光是发现就已不易,更何况是将其开采并制出这种镯子,还真不知道需要多大的一块儿才能做到!

当真可以算得上是稀世珍宝了。

那城主听着她说的话,虽然很是不解,但他知道已经让眼前的这位三寸不烂之舌的红娘动了心。

果然不出他所料,银子对于秋娘来说已经没有太大的诱惑力,只有稀世珍宝才能让她为之心动。

而且这块镯子还是当年他经商之时无意间救过一个商人,那个商人将此物赠给了他,他看着这镯子似乎有些不同,却并不知道它与玉的之间的价值,于是平时也不便送出去给达官贵人,也就收着了。今日邀请这秋娘过来,正纠结着用什么样的宝物来填满这个黑心肝的女人,突然就想到了这个比较特殊的镯子。

没想到这柳莹萱居然是个识货的。

为自己的智商默默的点了一个赞,城主微微散光的眼睛眯了起来:“秋娘,这是见面礼,若你把这媒做成了,我宝库里随你挑三件宝物,如何?”

“成交!!”柳莹萱立马点头应道。

就这样,柳莹萱怀揣着亚历山大变色石制成的镯子,大摇大摆的从老秃头城主的府邸里出来了。

她摸着怀里的盒子笑的猥琐而奸诈,眼睛滴溜溜转了两圈,本该朝着自家方向走的步子立马拐了个弯儿,朝那踏雪的月夜阁走去。

008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