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16

  是夜,柳玉卿一身夜行衣,蒙着脸,皱着眉头紧紧的盯着那顶正缓慢前进的红轿,以及那一抹艳红身影的柳莹萱。在看见那艳丽绝色女子若有若无的眸子瞥过来,他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那还疼痛不已的屁股。

真是的,不就是误解了意思么,至于下那么重的脚么?

纳妾不似娶妻,需八人大轿十里红妆,只需一顶小轿即可嫁进府里。若是这家人比较在意这个小妾,倒也是可以派红娘喜婆等人去接新娘子,那花轿虽不如正室那般繁华重要,却也非平常百姓娶妻所能比的。

而接踏雪的这顶喜轿,虽不如城主娶城主夫人时那般的奢侈但对于一般的小轿来说,已经算是很重视的了。

何况,这轿中坐的还是春风楼的踏雪艺妓,虽说是艺妓,但总统意义上,她还是一个为世人所不具齿的**罢了。

夜已至深,所以城主纳妾的事情很多百姓还是不知道的,毕竟这些劳动人民并不像那些个有诗意或者有钱的公子哥儿一样大晚上的不睡觉明天照样过的人 ,他们一大早还是要起来辛勤劳动的!

所以道路两边虽站着不少人盯着柳莹萱他们,却也大多数是一些摇着扇子在那儿一副看好戏的纨绔子弟罢了。

柳莹萱仰着头,手中摇着羽毛扇不急不缓的跟在喜轿旁边,那眼神似是没有焦距一般,但若仔细看的话,却见她的眼神正有意无意的瞥向前方的模样。

不多时,那前方的墙壁处突然拐出来一顶跟她们一般模样的喜轿,细看似乎也是哪家在纳小妾一般。而那对面摇着手帕的人在见到柳莹萱时,微微一愣。

柳莹萱眼底闪过一丝异样,嘴角扯起一抹娇艳无比的笑容:“哟,这不是刘姐姐么?”

刚刚因那角度问题,差点就让两顶轿子撞了起来,正想大声骂两句那被称之为刘姐姐的刘玉晃了晃身子,在看清眼前的人时,眼神一凛,冷着脸:“是你,柳莹萱!”

刘玉几乎是咬牙切齿的喊出柳莹萱的名字的,三年前,正是眼前这个死女人来了沧安之后,她刘玉从沧安第一红娘就愣是沦为了区区第二!!!以前她是多么的风光啊!!以前她刘玉走到哪儿哪儿家的姑娘公子不是对她客客气气尽其恭敬之处?哪家土匪窝子青楼**看见她不是巴巴的把银子送她手上?可是呢!自从这个女人来了之后,什么都变了!!

她给江逸羽说了那么久的亲事都没成,这个柳莹萱一来就说成了!名誉金钱地位,一个晚上的时间就全部变成了她的!!

让她如何不恨?让她如何不怒!?

而且还听说几个时辰之前,这个柳莹萱居然真的给那王苑儿纳了第七房!这个第七房她没见过,不过听着下人跑过来说有那一万两黄金媒金,就知那七房相公定是不俗!但是,这才几个时辰啊?这个柳莹萱居然又做成了一房妾室!?

她今天才给那于大人纳了一个清倌而已!这个柳莹萱一个晚上不到就做了两门亲事!?

想着,刘玉的胸口几欲喷火,几乎是咬着牙的开口:“还真是巧啊,秋娘,你说咱俩前世得在佛祖面前求了多少来世,才能让咱俩做个媒都能碰到一起去?”

“哟~!刘姐姐您在佛祖面前求了多少个轮回我是不知道,不过呀,”说到这里,柳莹萱故意停下来拿着扇子遮住自己的嘴巴轻笑一声,随即又抬头似是藐视的示威了一下刘玉,后者在她那挑衅的眼神下当即黑了脸“哎~原来刘姐姐今天也替别人说了媒呀~哎呦,不愧是沧安排第二的刘姐姐,这说亲的速度啊,就是与常人不同。”

“哼,”刘玉冷笑一声,眼神如浸了毒一般的刀子“那是,我这虽然说的是妾,但与秋娘你说的妾定是不同,我这可是清倌楚楚姑娘,是于大人心尖儿上的人儿,这俩人呀,磨蹭了那么久,今儿个在我刘媒娘的见证下,终是有情人终成了眷属喽!”

“哧—”柳莹萱轻笑出声,说话的声音几乎是调高了一个调儿:“楚楚姑娘?哎呦,刘姐姐,不是我说你,在整个沧安城,除了那之前的水月,还有谁能在我这儿的踏雪姑娘面前,自称清倌?”

那在一旁看戏的众位青年才俊闻言皆是一惊,都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那喜轿,那眼神颇有一种比刘玉还要更加探究的视线一道道的落在上面。

“什么。”刘玉闻言一惊,随即瞪大了眸子看着那沉默的喜轿,眼神死死的望着那盖着的轿帘,眼里冒出的火似乎想要把那轿帘给烧掉一般。

“哎呦,”柳莹萱看着刘玉的眼神声音陡然再次提高了几个调:“我说刘姐姐,您这儿的眼神怎么死死的盯着我家的姑娘啊?难不成刘姐姐对男人不感兴趣,对姿色尚佳的女子倒有几分在意?”

刘玉闻言气急:“柳莹萱!你莫要毁我名节!”随即,刘玉似乎想到什么一般,冷笑一声,那眼神说不出的怨毒幽怨,语气轻蔑:“哟,我倒是忘了,秋娘这般喜欢玷污人家的名节,倒是有些缘由的。说起来这人呀,谁没有个过去?有些人因着那些个令人龌龊不齿的往事儿闹的现在看谁就咬谁的心理呀,我这刘媒娘啊,还是可以理解的!”

摇着羽毛扇的手微微一顿,柳莹萱的脸色有些微冷下来,挑眉盯了她一会儿,后者自觉说的话刺痛了柳莹萱,那脸上的笑容越发的不可收拾了。

柳莹萱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只是一瞬,那脸上又恢复了那一副倨傲的模样:“哎呦,这俗话说的好,往事不堪回首,秋娘我呀,这不认也得认这个理儿。这人嘛,总得往前看是吧?哎~对了,刘姐姐,听说前几天您那大官人要纳三房妾?怎么着,要不要我替您做个媒?放心吧,就凭你不知道在佛祖面前求了几世与我撞一面的诚意,这亲事儿啊,我保管一天就给您解决喽!”

刘玉眼神微微一眯:“柳莹萱,你还要不要脸了?”

柳莹萱眯着的眼睛陡然瞪大:“老女人,还不赶紧减减你肚子上的三圈肉,再这么下去,别说三房了,就是三十房你那世人皆称雅人的不要脸不害臊明着正人君子实则卑鄙小人夺人清白还男女通吃的相公定要休了你再娶了!!!”

刘玉额头上的青筋突的暴起,那眼睛瞪的老大,一股子的怒气就从脚底升了上来,捏着手帕的手怒气凛然的指着柳莹萱:“好你个柳莹萱!!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今儿个不撕破你的脸我就不叫刘玉!!”

柳莹萱也是死瞪起双眼,羽毛扇被她猛的扔在一边,嘴巴里也是森森的冷意:“你今天是想要打架了?”

双方抬着喜轿的几个轿夫皆是彼此相望,都有些转不神来:怎么吵着吵着,这两个人就要打起来了?

想着嘴角又微抽,这两个人如果真要打起来,这轿子要怎么抬?

那跟在轿子旁伺候的丫鬟早就蠢蠢欲动了,刚刚她一直听着那个该死的柳莹萱一直在诋毁她家的楚楚姑娘,由着对方的身份,她一时没有勇气上去讲两句,如今升级为打架了,她只要瞅着机会上去踹那柳莹萱两脚即可!

而面对着她的站在踏雪轿子旁的伺候着踏雪的丫头也时刻注意着眼前的情况,见对面的那个跟她一样的小丫鬟眼底闪过的森森冷意,她暗暗捏了捏拳头,望了一眼轿中什么话也没有说的主子,很是认真的转过头继续盯着那个不怀好意的人,只要她一有异动,她立马就冲过去打死她!!

对!!打死她!!!!

正当她想着的时候,这边刘玉早就向柳莹萱扑了过去,柳莹萱抬起双臂迅速的将袖子抹到手肘处,当刘玉恶狠狠的扑过来准备抓她脸的时候,她颇为冷静的迅速的低下了身子,转身便闪到了那臃肿身子的刘玉的身后,在她还未回过神来的时候抬起脚便朝她那肥硕的屁股狠狠的踹了一脚。

那刘玉吃痛,身子猛然向前栽了几步,然而终究是因为常年劳动的原因,刘玉并没有很不雅的跌了个狗吃屎。

柳莹萱轻笑一声,那眼神闪着亮晶晶的光芒,虽然她没有其他穿越小说那么牛比哄哄的武功内力,还会什么黑道跆拳道什么的,她只是一个普通人,也只是跟着同事一起去学过几招防狼术而已!!但是她身子的灵便,又岂是眼前这位吃的肥了三圈的刘玉能比的?

刘玉猛的稳住了身子,回过头狠狠的看着柳莹萱,又一个发狠扑了过来,这次她学精明了,为了不使柳莹萱再次蹲下身子闪到她的后面去,她半蹲着身两脚向两边迈的很开的步子撅着屁股姿势如同那老鹰捉小鸡一般猥琐的向柳莹萱抓过去,那尖尖的指甲隐隐的在那并不算太亮堂的灯光下闪着有点冷的光芒,可见这刘玉平时在这指甲上是费了多少心思,也可见若是被这指甲抓一把会有什么可怕的后果。只怕就算对方没有毁容,那也必定掉下几块肉!!

难怪她那相公只敢背地里找找乐子,并不敢明目张胆的跟刘玉拼,只怕是看见这刘玉的手指甲,恐怕是个男人都会萎了吧!!柳莹萱默默的点头头想到。

然而,她会被刘玉抓到吗?

当然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柳莹萱眼神一凛,右脚突然向前跨了一步,身子猛的转过来背对着刘玉闪进了她的怀里,顺着刘玉扑过来的势一把抓住她伸过来的右手搭在肩膀上,腰部一个用力便用四两拔千斤的架势将猛扑过来的刘玉狠狠的摔了出去。

一切发生的太快了,众人只觉得眼前一花,那比柳莹萱不知道宽了多少倍的身躯就那么飞了出去,重重的摔倒在地,并且还伴随着刘玉吃痛的哎呦声。

就连那抬轿的轿夫都互相望了望,皆吞了吞口水,嘴角微抽。

没想到,女人打起架来,不比男人弱多少!!

柳莹萱见刘玉摔的狗吃屎的姿势,得意无比的拍了拍手,鼻子重重的哼了一声:“刘玉,我要是你这般丢脸,还不如回家将灶台上的盐巴全吃了,省得到时候回家躲被窝里哭的时候眼泪没有那么多用点儿水来凑凑还是可以的!”

“你!你你!!!”刘玉好不容易翻过身来便听到柳莹萱那气死人不偿命的讽刺话,身上的疼痛一时之间让她忘了该如何反击,她恨恨的转过头看着站在那里几个不知所措的轿夫:“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过去撞他们!!!这两家喜事遇一起儿,若是不拼个第一出来,你觉得你们一会儿的工钱还会有吗!?”

那些个汉子们闻言一愣,也对啊,如果是喜事遇一起,后走的那轿是绝对不吉利的,怕是轿子还没有到那府门前,就要被那些个抓住把柄的夫人们给赶出来了!这新娘子都被赶出来了,还有他们什么事儿啊?这些都是老实本分的庄稼汉,一听银子可能没有了,皆都有些不知滋味儿来。

不禁他们这一方的汉子有些微愣,那柳莹萱那方的轿夫也愣了。

柳莹萱淡淡的看了他们一眼,一个轻步便闪到一边笑道:“我还怕你这个老女人不成?小的们,给我撞!只要轿子不坏,只要先他们一步,秋娘我今日每人再加十两白银!!”

十两!!!那些抬着踏雪喜轿的轿夫眼神都亮了起来,十两,那可是一般寻常百姓家一个月的工钱了!!!不是个小数目!!!!

那抬着楚楚姑娘喜轿的轿夫不乐意了,其中一个脸部线条刚硬无比的男子粗声粗气道:“对方出十两白银,刘媒婆,你若不出个跟秋娘一样的数儿,咱们可就不拼命了,反正嫁的又不是我们!!”

“就是就是!!”其他人都附和着。

“你!”刘玉气的咬牙,但一对上柳莹萱那笑意盈盈的眸子,顿时觉得火大无比,狠狠的转过头:“好!每人十两!!!”

那汉子闻言嘿嘿一笑,粗壮有力的手臂一挥便将那轿柄稳稳的抬上了肩膀:“伙计们!!咱们上!!!”

“好嘞!!!!”

016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