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17

  一阵无比壮实的声音,彻底的在夜空中乍然开响。

只见双方的大汉们皆抬起喜轿,那里面顿时传来了两道受了惊的声音,显然是楚楚跟踏雪的。只是那楚楚叫的声音更大了一些罢了。

一旁观战的纨绔子弟听着那令人无限遐想的声音,眼底个个都冒着精光,那盯着轿子的眼神儿更为的露骨大胆,同时又皆在内心里无比同情这两个难得一见的美人儿来,那楚楚居然要给那姓于的贪官做妾,而他们又一直比较心心念念的踏雪姑娘,这岂能让他们这些稍微有些才情的男子所能接受的?

所以一个个皆有摇头叹息的架势,那摇着扇子的姿势更加的猥琐了。

也许在世人眼中他们是有才情的摇着扇子的,但在我的眼里,那就是猥琐了。

两顶轿子‘砰’的一声撞在了一起,轿子左右摇晃的很是厉害,那受了惊的声音直接变成了尖叫声,一下撞不出个所以然来,汉子们又接着撞了好几下,里面的尖叫声也不时的传来,然而撞了许久也没撞出个所以然来。倒是轿子里坐着的人儿被冲击的头上的戴着的凤冠顿时歪歪斜斜的,碍着正在大街上,那被撞的花了眼的楚楚硬生生的吞下了要破口而出的脏话。而踏雪那一边则是紧紧的抓住轿子里的把手,尽量的稳着身体。双方势均力敌。

两方的汉子们拼轿子拼红了眼,见撞轿子没有什么结果,于是都将轿子‘呯’的一声放了下来,抬起手就向对方给掐了过去。

那楚楚家丫鬟见此有些混乱的形势,顿时盯着跟刘玉周旋的柳莹萱就打算冲过去踹她几脚,然后她还没有冲过去,便被人突然从后面环住了腰,她还以为是那些个男人,顿时苍白着脸尖叫起来,那踏雪家的丫鬟见她慌了分寸,立时一个用力便环着她的腰向地上摔去。奈何因为惯性她也随着那个看起来恶劣的丫头摔倒在地。

那一旁站的人们刚开始时有些慌乱,然而看他们打的那么起劲又皆变成了给各方势力加油,场面更加的混乱了。

而在那混乱不已的场面不远处,一辆通体银色的马车正静静的停在一颗树下。两匹黑色的俊马正在原地有一下没一下的踏着步子,那威武的模样印着那银色显得更加的尊贵不容人侵犯起来。

轿子里坐着两个男人,一个一身着黑色衣袍的男子一脸的柔美英俊,明明是不苟言笑的表情阴柔无比的脸,周身却散发着一丝丝的让人觉得霸气的气质。此人正是流星塞的寨主江逸羽。

而他旁边则坐着一个身着绣着金线的墨绿色衣袍,眉如黑漆,凤眼微眯,白净如玉的脸庞上挂着一抹淡淡的笑意,乌黑的头发在头顶梳着整齐的发髻,套在一个精致的镶满各色宝石的紫色玉冠上,从那玉冠两边垂下粒粒珍珠连成的两条玉线静静的落在他那气宇轩昂的胸膛前。抬眸间,那如深海一般的深蓝色眼睛看不出任何的情绪波动,只是那一抬眼间竟有种令天下众人皆下跪的气势散发出来。

银色马车的车帘不知何时已经被撩开被绣着红线的明黄色扎带挽了起来,车内两双眼睛此刻正一眨不眨的盯着那前方混乱不已的画面。

见那灵巧不已还能踹的刘玉嗷嗷直叫的柳莹萱,江逸羽的额头刷下一排的黑线,嘴角抽了抽,突然之间颇有些无奈的用手指按了按额头。那姿势,跟平时那训他训的能让他放不出一个屁来的某人一样一样的。

装模作样的叹了一口气,江逸羽按着额头,偷偷的抬眼看了一眼身旁的美男子,只见那美男子依旧挂着那抹淡淡的笑意看着前方的混战,一双波澜不惊的眸子里看不出任何的情绪。

江逸羽额头上的汗珠有些密集起来,忍住揪着眼前人的衣领大声告诉他柳莹萱就是他江逸羽准备许给他做媳妇儿的冲动轻咳了几声,然而却并没有引起那个男子的注意。

风纥袂很清楚的听到江逸羽那刻意的咳嗽声,但他并没有打算回应他。此刻,他只对他眼前的那个身子灵巧,嘴角扯着笑容,眼睛里闪着亮晶晶光芒的女子有些兴趣。

即使是在夜色中,月光下,无论怎样的黑暗,似乎都遮挡不了她双眼里的光芒。这让他万年不变的心微微的有些感兴趣起来。

明明长的一副娇好的面容,那脸上却不知道涂了什么那么红。

恩,真丑。

风纥袂默默的点评了一句。

想到这儿,轻轻的闭了闭眼,他坐直的身子微微的倾斜靠在一边的靠枕上,整个人顿时散发出一丝慵懒的意味来。

见轻咳声并未引起风纥袂的注意,江逸羽的脸色颇有些尴尬,那柔美的俊颜顿时抹上一层红,竟然显得他有些妖艳起来,看了一眼柳莹萱,却刚好见到她又一脚踹到那刘玉的屁股上,那刘玉吃不住力倒在了地上,这个时候,只见柳莹萱毫不犹豫的冲过去一把掀开刘玉的裙摆,当众脱下了刘玉的一条裤子,也不全脱下来,而是脱至膝盖处,那刘玉瞬间觉得无比的羞辱,一个回身猛的将裙摆盖住了自己的下半身,却也因为膝盖处的裤子让她一时之间竟然站不起来,柳莹萱也没有将刘玉的裤子全都扒下来,她只是扒了外面一层好起到刘玉暂时起不来的效果而已,大家都是结过婚的老女人,扒掉一层裤子而已,顶多丢个脸嘛!

呵呵呵呵,这是典型的站着说话不嫌腰疼的典范。

风纥袂一愣,随即忍不住咳了起来。咳到最后竟忍不住将手握在嘴边以缓冲一下受了刺激的胸膛。

江逸羽嘴巴张成了O型。

江逸羽顿时想要哭出来,手掌默默的盖住脸。那肚子里一堆准备将柳莹萱夸成绝世好女人的词儿就被他吞了下去。

他江逸羽对不起父老乡亲啊!!!对不起他媳妇儿挑灯写的各种赞叹美人的词句啊!!!对不起还在打酱油的儿子啊!!!!神啊!!!!让他瞎了吧!!!!这柳莹萱是疯了吗!!!!她当众脱人裤子就算了啊!!!!还在风纥袂的面前脱了啊!!!!这让他以后怎么跟风纥袂相处啊!!!!神啊,杀了他吧!!!

好丢脸啊!饶是他那迟钝的脑子他也觉得好丢脸啊!他能不能直接先回去啊!!!

不过…。。放下盖在脸上的手掌,江逸羽默默的看了一眼那露着一嘴白牙笑的无比开森模样的柳莹萱,眼角微微抽搐着梗着脖子看着那因为咳了一会儿而脸色微红的风纥袂:“风。。风,这,这就是我与你说的那个,那个柳莹萱。怎,怎么样,长的倾国,倾国倾城吧?”

江逸羽觉得他的舌头都要打结了!!!好不容易将一句话说完,立马就闭了嘴。见风纥袂扭过头来淡淡看了他一眼之后复又转过头继续看着那混乱的场面。

毕竟这是关于柳莹萱的终身幸福大事,江逸羽就是觉得再丢脸可还是得上,正想再问问时,突然一阵尖叫声传了过来。

只见不知道怎么回事,那些个汉子们摔来摔去的,竟然将两顶轿子都撞倒在地,那里面坐着的两个人顿时都跌落出来,那个叫楚楚姿势颇有些不雅的滚了出来,而踏雪则是一个踉跄从里面跌出来,她眼明手快的连忙抓住外面的轿柄才没有像楚楚那样狼狈不已的滚出去,身子一阵的晃动也使套在她头上的凤冠顿时歪斜在一边,那遮着她的红盖头也因此一个滑落掉落在地,唇红如妖,眼若星河。柳眉细长,面容娇白。一张绝世的面容就这么暴露在了月光之下!

场面一时之间就诡异的寂静了下来!

众人皆被踏雪的绝世容颜震惊的说不出话来,就连那些路过的女子皆是吸气声。

踏雪微微的踹着气,见四周突然安静了下来,她抬头便看见四周的人皆都盯着她,各种各样的眼神都有,皆都让她觉得非常的不舒服。

然,当她碰上柳莹萱那淡笑的眼眸时,淡淡一笑。这一笑,又让四周不断的响起了抽气声,踏雪姑娘不愧是超越水月的第一人,当真是一笑倾城,二笑定当倾国!她缓缓的蹲下身子捡起掉落在地上的红色盖头,在众人的眼中默默的盖在了自己的头上,遮住了那一世的容颜。

风纥袂淡淡的看着那绝艳的女子,嘴角的淡笑扯的弧度微微大了些,眉眼微微弯起,然而却并没有带着笑意:“当真是绝色美人,倾国倾城。”

江逸羽猛的一拍额头,他心里知道踏雪长的是很漂亮!然而柳莹萱长的更漂亮好么!!!只是柳莹萱该死的平时非要在脸上涂那么厚的脂粉作什么!!

不过也怪他没有提醒柳莹萱要带风纥袂过来的事情,所以江逸羽顿时有些心虚的看了一眼不远处的柳莹萱,但看见风纥袂嘴角的笑意时,顿时就乍了毛,手掌猛的挡在风纥袂的眼前:“倾个屁!风纥袂!!你不要瞎了眼,柳莹萱绝对绝对比踏雪姑娘好看多了!!!!”

闻言,风纥袂低低的笑了一声,声音里带着一丝的挪揄:“哦?她哪里好看了,脸上那么红,莫非是胎记?江逸羽,我与你虽是兄弟,但我还是很喜欢美人儿的,你岂非不知?”

江逸羽脖子一红,粗声粗气的模样顿时将脸上的柔美冲淡的干干净净:“胎个屁!!那是胭脂!!!是胭脂!!!是柳莹萱平时没事儿干抹在脸上充当年岁来的!!!!”

“充当年岁?”风纥袂自袖口中掏出一个通体白色的玉笛,轻轻的拔开挡着他视线的手。

江逸羽点点头:“你别看她这样,但是柳莹萱不过十八岁,她说过她涂那些胭脂是为了让自己看起来年岁大些!你别看她看起来二十几岁的模样啊!洗把脸可年轻可漂亮了!做你老婆绝对绝对是够够的!!”

一阵细微的声响引起了他们两个人的注意,风纥袂和江逸羽抬眼望去。

只听见一阵尖细的淫笑声自上空而来,一个黑色的身影闪现了那混乱的场面里,那尖细的嗓音让人说不出来的不舒服:“小爷的运气真好啊!今日居然见到两位绝世美人!!”说着不等众人反应过来,便一手抓过踏雪,一手抓过楚楚,在一阵淫笑中飞身而去。而当他飞身而起时,一朵粉色的花朵就落了下来。

刘玉直愣愣的看着那飞去消失的身影,再看了看那地上的粉色花朵,脸色顿时一白:“是采花大盗木易飞!!天啊!!!!快报官啊!!!!快报官啊!!!”一阵的尖叫声自寂静的人群中炸然开响起来,柳莹萱脸色一紧,踹了一脚那倒在地上哼哼的楚楚家的丫头:“还不快点起来去禀报官差大人!!!!踏雪和楚楚姑娘被采花大道劫了去!!!!”

那面色微凶的丫鬟正全身痛的哼哼唧唧的,闻言她一愣,慌忙的抬眼看向天空,却只能看见一个微微的身影,顿时慌了,立马爬了起来,跌跌撞撞的向衙门跑过去。

江逸羽正准备提身追去,但看那飞身而起的那个黑影时,有些疑惑的“咦”了一声。

风纥袂转过头看向了他,其实刚刚他只要一个命令,那个人是绝对逃不出去的,但是他觉得事情有些凑巧,于是便停下了没有动:“怎么,你认识那个采花大盗?”

如果江逸羽不是个男人,他还真想对着风纥袂翻个白眼:“我不认识什么采花大盗,只是觉得那个身影好象有点儿眼熟,咦,有点儿像柳玉卿!”江逸羽顿时恍然大悟了起来,难怪他觉得这个人这么眼熟呢!!!原来是柳玉卿啊!

不过柳玉卿把踏雪跟楚楚捉走干嘛?

“柳玉卿?”

见风纥袂淡淡的看着他,江逸羽连忙开口:“噢,是柳莹萱的弟弟!内力不错!难道这小子喜欢这两个姑娘?”不对啊,如果真是喜欢,可以叫他姐姐给说亲嘛!还多此一举,真是不明所以!

风纥袂挑了挑眉头,抬眼看了一眼那面色焦急眼底却闪过一丝精光的女子,心下随即便有了些了然。

一些不入流的手段罢了,只不过在街上能遇到那个叫刘玉的,怕是巧合吧?能当时就做出反应来,还不算笨。

一抹笑意荡漾在风纥袂的脸上,他微微剑下眼眸,让人看不清他的神色,半晌,只见他轻启朱唇:“夜。”

一个黑影从半空中落下,恭恭敬敬的跪在地上:“主子。”

“你来驾车。”

“是。”夜恭敬的将车帘放下,一个纵身跃上去拿起缰绳,一个甩力便驾车离去。

PS:我在等,等你们慢慢爱上我~嘤嘤

017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