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20

  柳莹萱缓缓的恢复着意识,同样身体里各处的疼痛也不时的刺激着她,告诉她之前发生的一切,之前她差点就被杀掉了的事实。此刻她刚醒过来,就听见柳玉卿问她觉得怎么样?

她还能觉得怎么样?如果有可能,她真想一个巴掌拍死柳玉卿的冲动好么!?

唉,原来柳玉卿也被那个男人给灭了啊,突然有种很内疚的感觉怎么办?要不,不睁眼了?

柳莹萱微微一愣,随即猛的睁开眼睛:不对!死了还能觉得痛!?

她立马睁开眼睛,就看见头顶的一张可爱的娃娃脸此刻见她醒来,他的脸上顿时绽放一抹笑容。

我又四处看了看,四处皆是被破坏的见不到原本容貌的屋子,面前还有一个穿着铠甲的年轻男子,没有见过,但他皱着眉头见她醒了,好象轻松了一口气的样子。

我有些疑惑:“是你救了我们?”

年轻的将军一愣,显然知道她误会了什么,本来想要解释一下,但见到柳莹萱惹人疼惜的模样,他却突然想要将这个误会继续下去。

然而,柳玉卿根本就没有给他这个机会,只见他大咧咧的一笑:“没有,是东闾修没有对你下杀手,你能醒这么快,还多亏他的血丹。”

没有杀我?

柳莹萱挑着眉头眨巴了一下眼睛,嘴角不自觉的勾起了一抹笑容,然而还没有听她说出什么自恋的话来就被柳玉卿打断:“他说他想到了更好的折磨你的办法,既然你这么不要命的将他送到那么丑的女人的床上,立马杀了你就没有意思了,所以他走之前说了,叫你洗干净脖子等着他!”

柳莹萱脸色一黑,眼睛一翻,又晕了过去,然后突然似想起来了什么一样急吼吼的一把扯过柳玉卿的衣领:“快快快,趁老娘晕倒的时候赶紧去京城!”说完便脖子一歪,彻底的晕死了过去。那个看起来很吊的什么阁主都过来了王苑儿那个王八蛋八成也醒了,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柳玉卿默默的注视着晕倒在自己怀里的某个人,流着血的嘴角微微抽了抽,抬头看了一眼同样一脸黑的年轻将军,轻咳一声:“你也见到了,我姐她现在虽然受伤很重但还是心心念念的是你们主子,可见我姐对于你家主子的崇拜和尊敬犹如涛涛江水连绵不绝,为了不使我姐的心血白费所以咱们现在就上路吧!啊对了,麻烦你顺路请个大夫随我们一起进城吧!”

年轻将军黑着脸看着柳玉卿眨巴眨眨巴着萌萌的大眼睛一脸纯洁无害的表情,嘴角默默抽了抽,心下不断的腹诽:傻子都看得出来你们在逃命好么!不过既然能如期的带这个红娘回去,完成了上级的任务,过程不重要,结果是一样的就可以了。只是微微的思考了一会儿,年轻的将军转过头对着立在自己身后的小将说道:“找个人将那边那个晕过去的人带过去见大夫,你我马上将柳氏姐弟二人带上京城。留下两个人看着柳府,不准闲杂人等进入。”

那个看起来年纪并不算太大,却一脸杀伐之气的小将立即抬手拱道:“是。”

柳玉卿非常满意这个年轻小将做的事儿,不愧是大地方来的人,想的事儿就是周到!

在上马车之前,柳玉卿想了想,还是将柳莹萱包中的凤鸣楼的地契拿了出来,让年轻将军找个人将这地契送至黑风寨。至于那一万两黄金么,好象貌似柳莹萱跟他提过,她在将东闾修送过去的时候还顺带送了一个小美男过去,那一万两么,就当是那个小美男的利息好了。柳玉卿想着想着便不断的点着头默默的拍了拍自己的胸脯,一个没小心拍到了自己受伤的地方,立时嘴角便流下血液来滴落在他那不凡的云缎上,他毫不犹豫的抬起袖口一擦,望着柳莹萱笑的无比奸诈。

一会儿等柳莹萱醒的时候他一定要趁此机会告诉她他柳玉卿是怎么很男人的救了她的!哈哈哈哈哈

而另一方,夏国地势平缓,山峰虽多,却并不高大险峻,所以才造就那夏国风调雨顺,百姓富足之态。而若是站在那高峰之处,朝东南方向眺望,便会隐隐的看见一座烟雾缭绕的峰顶立于群峰之上,对于这座山,众说云云。传的最多的,就是那神秘漠测的修月阁就在山中。然而除了本门弟子,外来人,无一人能幸免进入。在那神秘高大的山峰之中,仔细去看,一座巍峨庞大的神秘殿堂立于峰顶之上。殿顶之处,灵兽雕刻各守一角,那灵兽嘴里皆含着一棵硕大的琉璃金珠,在夕阳的照耀下闪闪发光,煞是神秘好看。红色的琉璃瓦则闪动着妖冶的光芒,冷冷的看着众生云态。

而在那威严的大殿朱漆门口之外,立着一个身着白色纱衣的纤纤女子,女子虽一脸冷漠,但那万年不化的眼神有一丝无一丝的闪着一个叫期待的东西,不知过了多久,女子的眼睛微微一亮,脸上的表情有那么一瞬似那万年寒冰终遇春天化成水一般的柔和下来,这绝、色的女子正是无痕,她的眼神正望着天边那一抹身着白衣衣袍似尊神一般光芒万丈的男子。

见东闾修已飞身而来,无痕微微低下头,遮掩住了注视着他的眼光,她知道,对于这些注视的眼光,主子向来不喜:“主子,天山圣泉水已经尽数移到月宫后池。”东闾修闻言并没有说什么,连经过她身边的脚步也不曾带着一丝迟疑便走进后池之中,几乎没有犹豫的,他立即将身上的衣服脱了下来,着着里衣便躺进了后池之中,身上那紧绷之感才微微的舒缓了一点,东闾修一直微皱的眉头终是淡了一丝,思绪也不禁回到了前不久的情景。就在刚才那一会儿的功夫,他的毒又近了心脏几分,如果不是他强力的压着,之前在那柳府接那柳玉卿一掌的时候,他就已经快要吐血了。

嘴角扯起一抹淡淡的冷笑,什么时候,他东闾修已经弱成了这副样子?搭在池边的胳膊似乎碰到了什么东西,一丝凉意缓缓的顺着他的胳膊传到了他的意识中,东闾修缓缓的偏过头,便看见了从柳莹萱那边拿过来的令佩,脑子里突然就想起了那个女人的面孔来,他的面色微微的有些黑。

自东闾修进后池之后,无痕就默默的站在了大殿之中,对于她面前的跟着东闾修回来的岩枫和千影,她一向是选择视而不见的。岩枫和千影也知道这无痕的性子,而且平时的时候大家都是这么相处的,但是不知道是无痕的错觉还是什么,总觉得今日的气氛有些怪怪的。

是有些怪怪的,自从听见自家主子那不呜则已一呜吓死人的话来,岩枫和千影就有些坐立不安,平时就算保持一个姿势站个几天几夜他们的眉毛都不会皱一下,但是此刻,这两个人明显有些站不住的感觉。特别是岩枫,那一副唯唯诺诺欲言又止额头还有些冷汗的模样着实令人非常的奇怪。反观千影,虽然也有些站不住的感觉,但并没有岩枫那么夸张。

终于,岩枫忍不住小心翼翼的瞥了一眼后池的方向,身子向千影靠了靠,声音压的极低:“千影,为什么我总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虽然他的声音压的极低,但主子一向不喜被人打扰,无痕皱了一下好看的眉头,正打算让岩枫闭嘴的时候,东闾修已经从后池之中走了出来,此时的他换了一身黑色的衣袍,与着白袍像那光芒万丈的太阳神相比,黑色则显得他与那黑夜里的罂粟花一样,美艳又致命。

东闾修坐上了那大殿之中至高无上的位子,眼睛淡淡的扫了一眼大殿之下的三个人便低头盯着手中捏着的令佩,不知道他想到了什么,身上正徐徐的散发出一阵又一阵的冷意,一时间气氛更加的冷了。

岩枫见自家主子盯着手中的令佩,又想起之前主子因为毒发而没有继续对那个女子与那男子下手,难不成自家主子是在懊恼这件事儿?就算中了毒主子应该也有能力杀了那两个人,虽然他不知道主子为何突然之间手下留情说要等日后再杀了他们,不过现在看来主子似乎貌似有点儿后悔做了这个决定了?

是有点儿后悔吧?岩枫突然决定不管了,想着之前主子已经对他有些不满,他连忙上前一步:“主子,属下今日去杀了那两人?”顺便把那些个女土匪全部灭掉。

东闾修缓缓的转动着手中的令佩,连眼睛都没有抬一下,半晌,他缓缓的开口,语气似乎有一丝那么不同,具体哪里不同,无痕又说不出来:“通知绝,让千漠回来。”

大殿中三个人皆是微微一愣,千漠与千影是主子同时救回来的人,若千影是陪着主子的明,那千漠就是替主子完成背地里任务的暗。而三年前,主子就交给千漠一个任务,那个任务不是什么杀人或者是当间谍那么令人浴血奋战的事情,只是去找一个身上有梨花胎记的女子。一直以来,千漠替主子完成了很多不为人知的血腥任务,当他接到这个任务的时候,虽然很有疑惑却并没有一丝的迟疑接了令就走了。

而当时主子说这些的时候,无痕貌似有一段很久很久都很不开心时间,虽然她的冰山大脸看不出来,不过那周身散发出来的酸气都能把岩枫跟千影差点也被熏酸了。如今主子却突然让千漠回来,这……?

岩枫与千影如何想无痕都不想知道,当东闾修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她忍不住抬头望向了那神一般的男人,眼波流转情意满满,当初他说找一个女子的时候,她的心就一直那么的痛,他以为他只是说说而已,没想到他却让千漠一直找,千漠找不到也没说让他回来,如今让千漠回来,主子这是已经放弃了那个女子了吗?

那是不是……

东闾修这时才淡淡的抬起他的眸,眼神落在岩枫身上,引起后者一阵的哆嗦,不好的预感更深了,同时有这感觉的还有千影,还未等他们有所反应,东闾修那清冷的声音便自从头顶上传来:“今日傍晚之前,你们去玉落居那儿一趟。”

岩枫有些疑惑的抬起头盯着自家的主子:玉落居那儿只有一个兵器库啊!主子让他们去那儿干什么?杀两个人还得挑兵器?

东闾修说完便起身,完全忽视那两道疑惑不解的眼神。将令佩缓缓的塞进了怀中,然而转身的时候似乎想到了什么,他微微的皱眉想了想,冷着脸开口:“千漠回来的时候让他立即去我那里。”

“是。”(三人同时回道)

020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