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23

  夏侯雪茵应柳莹萱的要求,对于她的行踪保持隐蔽的状态,虽然知道很有可能挡不住那个修月阁,可拖一时是一时,至于到时候怎么办?柳莹萱暂时还没有想那么多。

这两日柳莹萱与柳玉卿忙里忙外,趁着忙活的功夫柳莹萱专门去那凤鸣楼看了一眼,当看到凤鸣楼那堪称宫殿式宏大磅礴赚钱能力基本算得上是通天的样子,她悲痛欲绝的心情下回到那宰相府又将柳玉卿狠狠的揍了一顿。

这天,夕阳刚刚隐去它的光芒,南阳城中那威胁霸气的皇宫宫殿迎来了关闭城门的时刻。望了一眼身后已经关闭起来的城门,柳莹萱身着一身宰相府标志性的淡黄色丫鬟宫装,梳了一个双螺髻,两侧均系了一条粉色的丝带,发髻中穿插着几朵鲜艳的小花儿,标示性的红唇与大红腮红均已不见,蜕去那一身的妖娆气味,煞有一种清丽脱俗的意味。

柳玉卿与柳莹萱并排走着,看着那高高的围墙,他情不自禁的停了下来,微眯着眼睛望着高墙,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我见柳玉卿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笑道:“瞧你这模样,你该不会跟皇家有什么关联吧?”

柳玉卿居然点了点头,一脸认真的看着我:“恩,有点儿。”

闻言我的嘴上的笑容立时顿了下来,柳玉卿贱、贱的一笑:“放心吧姐,一会儿到了宫中我一定会向皇上举荐举荐你,就算当不上后妃啊什么的封个贵人啊什么的还是可以的!”

柳莹萱很给面子的踹了他一脚。

柳玉卿疼的眦牙裂嘴的时候,那苏嬷嬷很不友善的回头看了一眼柳莹萱一眼,小跑着跟到撵轿面前,压低了那不满的语气:“小姐,老奴看那柳氏二人是怎么看怎么都觉得不靠谱,小姐莫要全信那柳莹萱才是。”

轿子里沉默了半晌,才缓缓的传来了夏侯雪茵那柔柔的声音:“嬷嬷不用担心,我心里有数。”

苏嬷嬷抿了抿嘴,心中再是有很多的不满也只能暂时吞下了肚子里。今天一整天她一定要跟在自家小姐的身边,万不可出了什么岔子。

那撵轿行使到那装饰着飞龙腾空的柱框前时,两个身着银色铠甲的佩着刀剑的士兵便上前一步将夏侯雪茵一行人拦了下来。在确定了来人的身份后,那两个官兵只放行了夏侯雪茵、苏嬷嬷与柳莹萱,至于柳玉卿则是以夏侯府琴师的身份跟了进去。

还未到那宫殿之中,便听到一阵阵悦耳至极的音乐自那门口传了出来,音式繁杂与优美,是除却京城以外,其他小地方都是听不到的。

我一边听着一边不住感叹的点着头,这古代就是牛叉叉,这乐器虽比不上现代那些个什么电音加各种乐器奏起来那么的激动人心加带感,但是这优雅恬静的古朴气氛是现代怎么演奏都演奏不出来的。

再往前走,就有两个身着淡蓝色衣裙,外套一件洁白的轻纱头樜双缨髻手中各自挑着一盏精致的宫廷花灯,见到夏侯雪茵等人远远的就行了个礼便低头向两边退开好让夏侯雪茵等人进去。当柳玉卿也要跟着一起进的时候,那两个漂亮姑娘却拦了下来。

夏侯雪茵回头看了一眼,轻轻道:“宴廷后方,皆是女眷。你的弟弟怕是要等会儿跟家中请来的乐师们一起在后庭等待传唤。”

我点点头,回头朝黑着脸的柳玉卿笑的一派温柔:“小卿儿,既然如此,就委屈你跟那班乐师师父们一起了,刚好你也趁此机会将我交给你的曲子好好的练练。”

柳玉卿点头表示了解便被那两个漂亮的妹子带走了。

柳莹萱跟着夏侯雪茵走了进去,苏嬷嬷一直提醒着她低着头切莫四处张望,很是轻易的将柳莹萱想要四处望望的心思给灭掉了。

直到夏侯雪茵坐到了一方宴台边,她才得已停了下来。一停下来她便忍不住的四处的张望,谁知映入眼前的尽是些莺莺燕燕的穿着各种华丽服装的各家大小姐,而那些个什么传说中的大臣们以及君主则被那些白色的纱缦给遮挡了起来,只能隐隐约约的看见那大厅内四处人影绰绰,但是想要看见个什么面孔基本上是不可能的。抬头远远的看去,也只是能看见那上方有一个金光闪闪的椅子,椅子上却没有人,而椅子的下方两排皆坐着什么重要的人物,柳莹萱表示想要看一眼这些人长的什么样儿,奈何那些白色纱缦四处飘扬,一时之间谁的容颜都看不清。

柳莹萱表示无比的失望,相当的失望。

隐隐的我觉得有一道视线总是有意无意的瞥过来,我朝那视线望去,却见一个身着梅花纹纱袍,袍角绣着精致的淡蓝色荷花浮纹,双飞髻上穿插着与之服饰相近的红蓝珠宝石,衬的她的肌肤闪耀着淡淡的光芒,一双剪水眸子更是引得人心生怜悯之意,端的是一副惹人怜爱的好模样。

夏侯雪茵淡淡的瞥了一眼:“那是公孙若儿。”

我低下头:“死对头?”

夏侯雪茵不可置否的点点头。

我恍然大悟的点点头:“我想去玉卿那儿一趟,我看这公孙家的小姐本事比起你来只强不弱,本来我还有点儿信心的,不过留一手总比到时候你得不了第一的强。”

夏侯雪茵微微一笑:“怎的,这天下还有柳姐姐不可掌握的事儿?”

“小姐真爱说笑,秋娘本就是乡村小妇人一枚,这天下事儿的掌握,怎可用在小妇人身上?”

夏侯雪茵微微的转过头不再言语,我默默的行了个礼,在那公孙若儿似有若无的视线中退了出去。

跟站在门口的两位门神守卫说了去意,那守卫便寻了一个太监给柳莹萱带路。

那身形瘦弱的小太监在前方迈着小碎步领着路,我忍不住四处看了看,却只见到不时的走过巡逻的守卫,哪儿还有平时在电视剧或者在小说里看到的什么一大堆的丫鬟啊什么的,还有那个心思能游个皇宫什么的,尽扯淡!

默默的抚了抚额,心想着一会儿就要跟夏侯相府寻来的乐师队磨合曲子的事儿就有些头疼,这些古人在听到她拉二胡所奏的曲调时那是一百万个不愿意,柳莹萱基本上嘴皮子都说破了,最后还是让夏侯雪茵出了三倍的价钱这些乐师才肯!

是特么谁说的只要随便拉个曲子啊什么的都能震精这些古人的!都是扯淡!!!!

为了能达到最后的效果,她不得不将这些人分开来练习,每个人练一部分的曲子,到时候一起演奏的时候,就算惊不死这些人也特么的绝对能成为独一无二的存在!

想要那些留着山羊胡满脸不屑的脸,我只觉得的我的头更疼了。柳莹萱抬头瞥了一眼,顿时吓了一跳,刚刚只顾着跟着前面的那个小太监走路,完全没有在意四周的状况,现在这个四面假山环绕的地方是哪儿?

望着眼前那还在迈着小碎步似乎没有停下来意思的小太监,我心下不知为何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俗话说的好,事出反常必有妖!

心脏跳个不停,柳莹萱的眉头越皱越深,突的她大喝一声:“站住!”

走在前面的那道瘦弱的小身影果然微微一顿,但是并没有转过身来,半晌,一道透着有些怪异的嗓音小声的传了过来:“姑娘有何事?”

我四处看了看,却发现这儿除了假山之外居然没有任何一个人,连巡逻的都没有!

“你是什么人!?”要说她最近得罪了什么人,那除了沧安那些个老熟人之外,就只有东闾修这个王八蛋了!

一想到东闾修那妖冶无比的琥珀琉璃眼,柳莹萱无声无息的退后了几步,瞅了一眼后面的小路,一会儿实在不行先跑再说!

正当我脑袋飞速的转着如何选择逃跑的时候,小腿部位突然传来一阵异样,我惊吓的连忙低头一看,却看见一个浑身棕色的不知名的东西抱住了我的腿。那抱住我的腿的物种抬起了那颗圆圆的脑袋仰头看向了我。

只见它明明长着一张猴脸耳朵却长得跟萨摩耶的小立耳一般,耳朵一动一动毛绒绒的煞是可爱,全身棕色,毛发长短适中,屁股后面是一截短短的尾巴,瞧那小小的短尾四处晃动的模样应该是显示这个动物此刻心情应当是不错的?但是这抱住我腿的东西应该能称之为动物吗?

见柳莹萱瞅着它,那小动物眦了眦牙,颇为人类在裂嘴一笑一般。我一时被这抱住我小腿的物种给震住了,一时之间居然忘记了此刻身处的环境。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那前方那瘦弱的小太监突然转过身来,一双盈亮的眼睛亮晶晶的盯着那抱住我小腿的动物,一个激动一道悦耳的女声传来:“丑丑,原来你在这儿!”

眼角默默抽了抽,我抬头望了一眼那转过身来的小太监,她虽身着一身青色的小太监服,但那双眨巴眨巴比柳玉卿那双萌萌的大眼睛还要可爱三分的眼睛以及那白皙的姣好面容:“你不会是什么公主吧。”

一个不小心,就将自己的内心想法给说了出来。

柳莹萱顿时想抽自己一个大耳括子,这跟柳玉卿呆在一起久了,嘴、贱也不分时候了。

那小太监明显的一惊,那双大眼睛闪过一丝慌乱,连忙低下头,双手绞着喏喏道:“不、不是,奴才是个小太监。”

“你是太监么?”

“是。”

“你在这宫里当差么?”

“是。”

“那你认识这儿的路是么?”

“是。”

“你认识皇帝是么?”

“是。”

“那你是皇帝的妹妹么?”

“是。”那小太监说完立即抬起头来甩的跟摇波浪鼓一样“不是不是。”说着在柳莹萱戏谑的眼神中默默的又低下了头。

我轻笑一声:“那你能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见小太监一脸踌躇的模样,那抱住我小腿的丑丑‘吱吱’叫了一声便跑到她的面前,伸开两只胳膊一副求抱抱的模样。

那‘小太监’甜甜一笑,脸上露出两个小酒窝,蹲下身来将丑丑抱进怀里,看了一眼柳莹萱小声的说道:“风霜霜。”说着声音更低了,似乎带着点儿鼻音“我迷路了。”

我嘴角默默的抽了抽,正想要说些什么却突然听见一道小小的声音从那假山之后传了过来。我与风霜霜互相看了一眼,在她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我走过去一把抓起她的手小心翼翼的闪到了那有声音的假山之后,这大半夜的,没准儿还能捉个奸儿什么的,到时候就能让那两个倒霉蛋带路吧。

透过错落的假山缝中,我一眼就看见了那立于月光之下的男子,周身的气息静谧而美好,一身深色蓝袍腰系白色玉带,只是那微微转头的侧颜便让她有一种难以呼吸的感觉。

真没想到这世间还有能跟东闾修拼一把的颜值,太特么帅了。我瞥了一眼身旁的风霜霜,却见她一脸的异样,小手不知何时紧紧的捂住了丑丑的嘴巴,神色颇为紧张。

半晌,只见她嘴巴哆嗦了几下:“皇,皇兄。”

023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