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24

  柳莹萱默默的吹了个口哨,突然伸手从怀里掏了掏,在风霜霜一脸诧异震惊的神色中掏出了一块儿西瓜,贱兮兮的一笑:“这是我刚刚从宴台那儿顺手拿过来的,此时此景此物此人,若没有一点儿能够欣赏的吃食岂不浪费这上好的良辰美景?”不知道是我的错觉还是什么的,在低头的那么一瞬间,我貌似看见了那个叫丑丑的奇葩物种眼角貌似抽了抽。

恩,大概是幻觉吧。

将手中的西瓜递给风霜霜,但她似乎一脸的难以置信到直摇头表示绝对不会碰这来历不明的吃食,我撇了撇嘴用嘴型说了一句‘无趣’之后张开嘴准备大咬一口然后慢慢欣赏月下美男。

谁知那男子颇为警觉,淡淡的转过头来盯着她们的方向:“出来。”声音虽风轻云淡,却有着一股子天生的不容置疑。

风霜霜明显是平时听多了这道命令似的声音,浑身哆嗦了几下居然小心翼翼的往后退了退,让柳莹萱蹲着的位置就那么突显了出来。

眼角抽了抽,不用转头看我也知道那个长得跟上仙有得一拼的美男子眼底一定是藏着千把个刀子在对着这边进行着凌迟处死。

小心的咽了咽口水,我猛的出手从风霜霜的怀中将丑丑一把扯出来猛的一丢,丑丑明显没有料到柳莹萱居然有这一手,在一脸懵逼脑袋停滞的情况下呈现一道抛物线直直的飞了出去,掉落下来的那一刻它的脑袋也没有反应过来,于是很乐观的滚了几圈便滚到了那一身龙者之气的人的脚前。

丑丑摔的懵了,抬起一双朦胧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的看着那正低着头看着它的男子,它就那么默默仰着头看了那美男子皇帝一会儿便从地上爬了起来,摇晃着圆滚滚的身子轻轻的扯住了美男皇帝的衣角,那呆萌的表情让躲在假山后面的柳莹萱默默的竖起了一个大拇指。

风纥袂低头看着丑丑的模样,对于那假山后面之人心下已经有些了然。忍着一脚踹飞它这脏兮兮的身子,眉头皱的更紧了:“一会儿宴会就要开始了,在外面玩够了,就早些回去。”

看那转身就走的男子,柳莹萱微微有些诧异的咬了一口西瓜,转过头来盯着风霜霜:“你家哥哥可是知道你在这儿?”

风霜霜有些哀怨的看了一眼自在的吐着西瓜子儿的柳莹萱,又望了一眼那远处已经石化掉的丑丑默默的点了点头。

突然一个烟花在空中炸开,漂亮的颜色四散开来,一旁的风霜霜突然轻轻的开口:“宴会开始了。”

我打了个哆嗦,突然就想到了比较重要的事情,手中的西瓜朝后一丢,抓着风霜霜神色有些紧张:“快快,快带我去宴会的地方!”现在去乐师那儿已经来不及了,听那夏侯雪茵说过,她似乎排在第二还是第三来着,这烟花一放,就等于是告诉她夏侯雪茵上场的时间不远了!特么的被风霜霜这个小碲子绕了那么远的路还被美男皇帝横穿了一脚,居然就耽误了不少时间!现在只能先回宴会的地方了,希望柳玉卿那个王八蛋这么关键的时刻不要掉链子了!

否则,我轻轻的一笑,白牙森森。

那被抛弃的还未被啃完的西瓜皮就那么飞过了小小的树顶,在经过树顶的时候被那小小韧性的树枝轻轻的一弹,就那么弹飞了出去。

月光下,一个身着黑色纹袍的男子背手而行,在那西瓜即将砸下来的时候那男子微微的仰起头,清冷的琥珀玻璃眼闪着冷艳的光芒。

在那块西瓜皮即将落下来的时候,一阵剑光闪过,那块西瓜皮便被分了尸,静静的四散开来躺在东闾修的周身。

千漠收起剑,东闾修低下眼看了一眼地上那还有着红色瓜瓤的青皮西瓜,眸光闪了闪。

关键时刻风霜霜这个在皇宫里长大的人儿还是有点儿作用的,虽然赶的比较急,但还是在规定的时间里回到了这宴会的宫殿。

那成嬷嬷看见柳莹萱急急的过来,焦急的神色隐下了一半:“乐师们都已经到了,小姐也去准备了,你若再迟些过来坏了小姐的好事,相府绝对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我看了一眼夏侯雪茵那空空的位子,回头看了一眼那个公孙若儿,见我望向她,她抬起眸子微微的朝我一笑,那笑容里藏着一丝讥讽的意味。

柳莹萱轻轻的皱了一下眉,有些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夏侯雪茵刚刚坐着的宴台,宴台上摆放着各色精致的食物与美酒,那盛着美酒的金角樽闪着莫名的光芒。

我隐隐的觉得有些不对:“小姐可曾喝酒?”

那苏嬷嬷是何许人也?府中斗了大半辈子的老嬷嬷,见柳莹萱的眼神她自然知道这个乡下妇人在说些什么,现在才后知后觉,未免显得有点儿画蛇添足的意味了。

苏嬷嬷轻笑一声:“小姐一直在为此准备着,自然是不会喝酒的,小姐说了,跳舞之前吃食也发挥不出原本的实力,所以小姐一直都滴水未进。”

我默默的点点头,还是有一丝奇怪的感觉,但哪里奇怪自己也说不上来。可能是女人的第六感吧。总觉得就这么风平浪静的各家大小姐们表演完了自己的才能,是一件不太可能的事情。

然而时间上的流逝已经容不得自己多想了,我自怀中掏出白色的帕子蒙上自己的脸,低头匆匆的从后堂穿到乐师那儿去。

柳玉卿抬起眼示意了她一眼,柳莹萱轻轻的点点头,在众人各自相互忙着酌饮时悄悄的坐到了众们乐师的后面。

夏侯奉轻轻的瞥了一眼,举着手里的樽站起身来,对着那皇位上的人遥遥举杯:“皇上,此乐师是小女专为皇上的生辰请来的,听闻此乐师所奏之乐天下第一,独一无二。”夏侯奉话音刚刚一落,便有一道带着讥笑的声音响起:“这乐还未奏起,夏侯相这话未免说的也太早些了吧。”

夏侯奉转过头看了一眼那坐于自己对面的半百老者,微微一笑:“公孙相所言及是,只是今日是陛下的生辰,臣若说错了话,还望陛下不要怪罪老臣才好!”

刚刚还一直吵闹不已的大堂慢慢的静了下来。风纥袂轻轻一笑,淡漠的眸子没有任何的波动:“无妨。”

他话音刚落,一道悠扬的二胡声轻轻的拉了起来。这乐声悠长深邃,似是整容待发一般,突然乐风陡然一转,一股荡气回肠潇洒快意人生的曲调传了出来。坐在那殿中之人皆未听过此等曲风,但听着听着却有着一种令人想要披上铠甲上那战场来个快意人生的冲动!风纥袂眼神微微一动,望向那乐师之中,只见隐隐绰绰之间,有一抹淡黄色的身影隐在其中。

柳莹萱轻轻的加重了手中拉二胡的曲调,He’s a pirte前调悠悠的拉了出来,眼神微微向那门口望了一眼,只见夏侯雪茵身着一身白衣,仙姿飘飘的自那门前飘渺而来。

微微皱了皱眉,知道这古代女子喜欢白色的纱衣,但为了符合这首曲子的慷慨激愤她还特意嘱咐夏侯雪茵在外面套一件红色轻缦,结果是怎样,这熊姑娘居然没有听!

一阵悦耳的铃声轻轻的传来,我朝那舞着的身姿的脚上看去,喝,还不错,这姑娘居然还在脚上拴了一个银铃!

不错,这勾、男人的手法还是有一点儿的!

满意的点点头,我看了一眼柳玉卿,后者点点头,拿起手中的小棒子开始敲打着特制的鼓,乐师们似乎听到命令一般立即就拿起了手中的乐器开始贴合柳莹萱与柳玉卿。

顿时,那完整的He’s a pirte曲调完全的展现了出来。那翩翩仙姿立时如那飞在仙女一般在殿中飞舞起来,那一低眉,一个转眼都无不在诉说着女子的天资之色,在那让男子体内血液翻腾不已的乐声中,女子不断旋转着轻巧的身影让他们有一种天下侠骨皆为此柔情的情景。

风纥袂眼神微微的闪动,看着那向着自己飘然而来的身影,缓缓的伸出了自己的手。

见风纥袂的此番动作,那轻灵女子微微一笑,隐在面纱下面的笑意怎么也遮掩不住,手臂轻轻一挥,挽在胳膊上的轻纱轻轻的飞了过去,足尖在纱上轻点,一个轻跃的飞身,便飘到了风纥袂的向前,伸出那纤纤玉手,轻轻的放在了风纥袂伸出的手掌中。

我轻轻的抬眼看了一眼那沉浸在彼此世界中的两个人,嘴角的弧度不自觉的扯大。到了这个时候,也是该到了结束的时候了。

我持了一眼柳玉卿,他立时就停下了手中挥舞着的小棒子,好吧,他还真有点儿没玩够。

自从柳莹萱教会他这个叫架子鼓的玩意儿之后,他就有点儿爱上这个能够发出沉闷重音量的东西了。待回去之后再好好的研究研究。

乐师们得令之后,柳莹萱眉头一挑正准备拉一首告白气球来结束掉这场献、身宴,眼神一瞥却瞥到了前方那一抹红色。

脸上的笑容微微一顿,虽然有点儿疑惑但是手上的动作却没有一丝的停顿,我轻轻的拉着那欢快的曲子,眼睛却微微的眯起来打量着那前方不远处的那红色纱衣的女子。

在见到那一脸焦急之色的苏嬷嬷扶着那抹红色的身影之后,我终于是笑不出来了。

是谁?

眉头微微一皱,柳莹萱眼神四处张望着,却见那公孙若儿还是一如既往的坐在那儿吃着自己面前的美酒,似乎并没有因为场上所发生的一切而有任何的异色。

不是公孙若儿,我微微的转过头看着那蒙着白纱的白衣女子眼底的疑惑更加深邃:不是公孙若儿,这个人是谁?

居然能够学会我教给夏侯雪茵的舞?

正当她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风纥袂好听的声音响了起来,他拉着女子的手,淡淡的笑着:“穿的如此的少,可有冻着?”

女子微微的摇了摇头,轻轻说道:“未曾。”

那些被眼前这位女子舞蹈惊艳的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所以大殿之中一时相对而言非常的安静,那女子的说话声即使很小但还是传到了柳莹萱的耳中。

柳莹萱一愣,脑子一顿。还未等她有所反映,那白衣女子轻轻的揭开了遮着脸的白纱,淡淡一笑间,那绣人的酒窝便乍现出来。

柳莹萱瞳孔微缩,脸色有些发紧。

柳玉卿觉察到身边人的不对,转过头便看见柳莹萱那带着无比冷冽的眼神,这眼神是他呆在她的身边这么久都没有见到过的,不禁凑过身去低声问道:“怎么姐,你认得那个女子?”

认不认识那个女子?她当然认识!这个眼睛看起来比柳玉卿还要萌,性子软软,面色小白的女人她一个时辰之前还遇见过!这个叫风霜霜的女人!!

柳玉卿的衣摆似乎被什么在轻轻的扯动着,他低头看了一眼,却看见一个非常奇怪的灰色动物,不禁疑惑的出声。

我顺着柳玉卿的眼神看到了那虽然扯着柳玉卿的衣摆却对着我眦牙笑的开心的那个叫丑丑的奇葩物种,脸色更黑了。

024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