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26

  柳莹萱掏出手帕抹着眼泪低低的呜咽:“民妇命苦,于三年前死了丈夫,还要养一个智障弟弟,民妇真的很是不容易,所以民妇剩下来的贞洁真的是不能再玷污了!”

柳玉卿:……

猛然看到柳莹萱投过来的眼神,柳玉卿瞬间双眼放直,右手搭在膝盖上不时的抽搐抖动着。

努力的压抑了一下笑意,风纥袂轻轻咳了一声:“柳姑娘当真是不易。”

众大臣不住的点头。

柳莹萱擦的更来劲了:“皇上圣明,所以皇上您知道我是有多不容易了!”所以请随便赏我点儿银子吧!!!!

后领突然一紧,柳莹萱被人从地上提了起来,她猛的转头就对上了东闾修那双让人颤抖的琉璃眼,只见他的嘴角突然勾起一抹冷笑,眼神很是危险:“你丈夫死了?”

我迟疑了一会儿,默默的点点头。

立于东闾修身后的千漠突然眼皮一跳,果然东闾修身上骤然散发出阵阵冷意,直让柳莹萱打着哆嗦。

“你敢背着我成亲?”

众人一愣。

柳莹萱更是大脑当机了一下,对于东闾修的话有些消化不过来,吞咽了几下口水瞪着茫然的眼神:“难、难道、我我我,我是你失散多年的妹妹?”

东闾修静静的盯着柳莹萱,森森的冷意成功的引起了柳莹萱一阵哆嗦,突然他的手一松,柳莹萱跌坐在地上,视线淡淡的从她身上移开,气势宛若地狱走来:“以下犯上,不可饶恕。”

大殿中的人面色一紧,风纥袂轻轻的皱眉,眼底的疑惑一闪而过,在柳莹萱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情况下,轻启薄唇:“柳氏以下犯上,罪同欺君,来人,将此妇人押入大牢,听候处决。”

柳莹萱顿时觉得大脑嗡嗡的响,盯着风纥袂那瞧不出什么情绪的脸,脖子卡卡的扭过来盯着那个已经转身准备离去的东闾修。

大殿内很快闪现带刀侍卫,柳玉卿面色微黑,握着棒子的手微微攥紧,但是现在是在风纥袂的皇宫中,就算是再着急,也不能失了理智。

大殿中铺着上好的地板,但是那从地中冒出来的寒气还是从柳莹萱的膝盖中窜入她的身体各自,使她禁不住的哆嗦,那冷意陡然又转变成了怒气,突然,跪在地上的人猛的站起身来,伸出气的颤抖的手指指着那转身就走的背影,咬牙切齿愤怒难平:“你、你你你,你给老娘站住!!”

大殿内的人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他们没听错吧?这个女人胆子大的指着东闾修那个可怕的人就已经很让人震惊了,刚刚,刚刚她还自称‘老娘’?之前还是鄙视的眼神此刻都忍不住变成了怜悯,仿佛在看着一个即将死去的死人。然而这些并没有结束,只见那个长得奇葩的物种也不知道从哪儿冒了出来,跟着柳莹萱做着一样的姿势,一只爪子撑着那圆滚滚的身子,一只爪子同样颤抖的指着那个已经停住的身影,猴脸一脸愤怒的模样。

“丑丑,”纳兰芷惜皱着眉头小声的开口,见那个仍然做着姿势丝毫没有反应的动物,有些着急:“快点儿回来!”

“吱吱吱!”不回去!“吱吱吱吱!”给老娘站住!!!

千漠抽搐着嘴角转过头看了一眼那个黑沉着脸愤怒不已的女子,又默默的看了一眼淡淡的没有任何表情的自家主子,小心翼翼的吞了口口水,不着痕迹的退了一小步。

周围寂静的连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见,偏偏柳莹萱并没有对周遭的氛围有所察觉,只见她黑沉着一张脸,也不知道在想什么,深吸了一口气迈着沉稳的步子走到东闾修的身前,停下。伸出手指指着他的鼻子:“东闾修!你这个贱、人!”

千漠唇瓣哆嗦了一下,差点站不稳,眼睛陡然瞪大的看着那个指着自家主子的女人,那眼神仿佛在看一个死人一般,身体的反应永远快于大脑,待他反应过来时,他的刀已经抽了出来,抵在女人的脖子上:“放肆!”

然而东闾修的速度比他更快,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他的一只手已经稳稳的掐住了眼前那个女子的脖子,声音冷冽而嗜血:“胆子倒不小,本宫本来是想放你一马,看来,是没有必要了。”

一阵劲风从后方刮来,东闾修偏头轻轻的避过,手也顺势放开了那个女子,再定眼时,一个面若白玉的男子冷着一双眼紧紧的护住那个从他手中解脱出来,捂着自己脖子大口呼吸的女子。

“姐。”柳玉卿紧紧的盯着面前的男子,一刻也不敢放松,光是东闾修身边的男子他就有些敌对不过,何况东闾修本人?

心中有些气闷,自家姐姐的脑子是怎么长的?平时猴精猴精的,怎么到了此刻却去惹怒这个一身麻烦的人?我亲爱的姐姐大人,我打不过啊你知道么?而且很有可能两个人都要栽在这里,不过,他绝对不能让柳莹萱有事。

传闻东闾修冷漠非常,想要他一丝的怜悯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也不知道这个人的突破口在哪儿,看来,今天的事情,有可能是不会善终了。

我紧紧的捂着脖子,大口大口的呼吸,莫名其妙的来到这个世界已经很悲惨了,一来就不知道被哪个王八蛋给破了身还被扔在了坟地,好不容易混出了点儿人样儿,但是在这个强者为权的世界里,她还是被别人一句话给定了生死!

愤恨!无比的愤恨!

仰头,愤恨的眸子死死的盯着东闾修:“我已经死过一次,死亡对于我来说并不陌生,没什么大不了的,东闾修,老娘承认阴了你个王八蛋,但那又怎么样?老娘向来为人坦荡,别跟我整那些个叽叽歪歪没用的玩意儿,大牢老娘是不会去的,你给老娘一个痛快!”虽然没有去过大牢,但是她知道,那个地方血腥无比,去了除了被侮辱至死之外,根本就没有生还的可能!之前可能还会幻想有个什么特例,但是东闾修很明显的告诉她,根本就不可能!

与其被那些个人虐待,还不如来个痛快!不就是一死吗?搞不好还能穿回去!

风纥袂望着那个坚定无比的眸子,不知怎的,有那么一股子的冲动使他站了起来,大殿的众官员及家属皆站了起来,丑丑已经跑到纳兰芷惜的怀中,小小的爪子惶恐的捂住了自己的脖子,小脑袋也不停的往纳兰芷惜的怀里钻,纳兰芷惜怜惜的摸着它那瑟瑟发抖的脑袋,安慰着它的同时,一双剪水眸子紧紧的盯着身边那个身影高大的男子:“柳莹萱,不得再放肆了,来人,将柳莹萱柳玉卿即刻押入大牢。”

“是!”呆愣中的带刀侍卫终于反应了过来,忍住那个让人忍不住双腿打颤的气势去拉那个背脊挺得笔直的女子,那女子立即就柳眉倒竖,正准备开口干脆拼个你死我活时,她突然就瞥到了斜前方,眼神不禁就定住了。

那个被她眼神盯住的阴柔男子低眉之前给了她一个眼神,挑眉意外间,她的胳膊已经被带刀侍卫拉住了。

见姐弟二人均被带刀侍卫擒拿下,东闾修神情淡漠看不出什么情绪,风纥袂淡淡开口:“带下去。”

东闾修再没有说一句话,抬腿踏着月光离去,正如他来时一般,没有任何的情绪。

望着那已经远去的身影,风纥袂这才对着大殿里的人:“朕有些累了,众位大臣各自尽兴。”说完转过头看着那个正准备开口的女子:“爱妃,你替朕陪陪朕的大臣们。”

女子话音一转,眉眼弯弯:“是。”

柳莹萱被带刀侍卫架着,两只脚离地面一尺有余,不用她走路,她倒也乐得轻松自在,激动之后就开始慢慢的冷静下来。

之前太激动了,现在想想就觉得脖子有些凉嗖嗖的。

原本是拼着必死的心去跟东闾修那个王八蛋硬碰硬的,武功上干不过嘴皮子一定得占点儿便宜才行!不然死了不就太特么不划算了!

不过事后想想,艾玛,真特么可怕!

还没等她慢慢的回味过来,就听见一阵锁链打开的声音,在她抬头的瞬间,她就已经被扔进了那个用大木柱子围成一个四四方方的大牢,与她想象中阴冷潮湿,虫鼠遍地大牢中尽是穿着破烂囚服的犯人不同,她呆的这个大牢虽然阴冷了点儿,但并不潮湿,反而还有一堆的干草堆在角落中,牢中除了她,也没有任何犯人。

只是那不时的从阴暗的角落中传来的惨叫声,还是让这个胆子大的女子忍不住的哆嗦了一把。

搓了搓胳膊上的鸡皮疙瘩,我慢慢的踱到那堆干草中间,抱着膝盖坐了下去,忍不住抬头望了一眼那沉闷的令人心中抑郁的顶头,忍不住的叹息一声。

大牢门外突然传来一阵轻嗤声,柳莹萱低下头,借着那微弱的光芒看着那个身着一身华丽服饰的男子:“江逸羽,认识你这么久,原来你除了干土、匪,还干着朝廷命官这种事儿。”

那一脸阴柔的男子顿时粗里粗气:“秋娘,你有本事作了王苑儿那个老娘们儿,膈应东闾修那个王八蛋,说实在的老子挺佩服你这个不怕死的,之前还为你这把铁血的模样儿深深敬佩差点就想拉着你上老子的山跟老子一起打、劫了,咱们两个一起必定能干一大票儿的!”说着他语气陡然一转,这个粗犷不已的男子居然带着一丝的轻笑意味,声音也提高了几个层次:“但是怎么着,秋娘你刚刚那个望着大牢顶的没出息的样子还真是让老子大开眼界了!哎,说真的,这些个年,老子想看秋娘你服个软比登天还难!今儿个看到了,老子来的也值了。”

“谁说老娘在看大牢顶了?”柳莹萱不屑的轻笑,那眼神悠悠的抬起来默默的盯着大牢顶端,幽幽的开口:“江逸羽,说真的,你在老娘面前扯犊子根本就不够老娘看的,老娘比较好奇的是你家媳妇儿知道你是朝廷的官吗?哼,江逸羽,你瞒的挺费心思啊,像你这种长跟个王八蛋一样的人,肯定成亲了吧,你媳妇儿知道吗?哎,像老娘这样的估计必定会来个秋后问斩啊什么的,到时候你家媳妇儿必定会来大牢里来看看老娘,你说对不对?”

江逸羽的脸色顿时黑了,一开口那口水沫子忍不住就喷飞出来:“放屁!!老子从来只有她一个人媳妇儿!一颗心脏只为她跳!!!!柳莹萱你个王八蛋少特么给劳资扯淡!!!”

026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