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27

  不屑的冷哼一声,柳莹萱皱着眉头声音微低:“以你这身官服的本事,把柳玉卿带出大牢应该没有压力吧?”

“哼。”看着跑着自己双膝的女子,江逸羽其实很想说,刚刚他已经去见过柳玉卿了,只不过柳玉卿说的跟她的一样,都是先救对方出来:“你以为这里是沧安?”

“明目张胆的跟东闾修叫板的是我,你救不出来我是正常的,救不出柳玉卿你就可以去死了,还寨主,我呸!”

“你!”江逸羽觉得要吐血,他有说不救吗?有吗?

“你什么你?”抱着双膝的女子大咧咧的躺了下来,一条腿搭在另一条腿的膝盖上,脚丫子抖动,双臂枕着头:“穿的人模狗样的就能改变你那闷sao的本性了?别逗了江逸羽。”

一张脸黑的彻底,他无奈开口:“秋娘,玉卿那小子的事儿根本就不是事儿,你有没有想过你自己?你可能不知道,你所呆的大牢是皇家天牢,你想出去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顺手捴起一根稻草含在嘴里,那个隐在黑暗里看不见面容的女子满不在乎的说道:“我管它什么牢,只要好吃好喝的给我供着,不出去就不出去好了。我就当个善良温柔的小女子绣绣花儿睡睡觉也没什么不好。”

心中一急,江逸羽那带手薄茧的手猛的抓住木柱,两道秀眉皱在一起:“柳莹萱!你当真是初生牛犊不怕死!在皇家天牢除了宫里的人能够囚禁一生之外,像你这种老百姓是没有这种资格的!”

闻言,那抖着的小脚丫子动作一停,人却没有起身:“那也不错,老娘早就对活着感到腻歪了,夏朝的皇帝智商还不错,居然知道我的想法。希望到时候那个刽子手下手能够快点儿,速度够快也感觉不到疼。”

江逸羽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嘴角蠕动着,最终是嗡声嗡气开口转身:“你放心吧,老子这就去面见圣上,以你对沧安做的红娘贡献,想要留你一命应该不难。”说完也不等那个躺在地上女子的回答,步子微快的离去。

直到听不见脚步声了,柳莹萱才放下自己的腿,现于微弱光芒下的脸色颇青,小手缓缓的捂着自己的心口:“妈妈的,居然要斩了我,不知道老娘的心脏是纸糊的么?”脸色渐黑,她突然蹲在墙角画圈圈。

在那大殿上看见江逸羽的那一刻就已经决定将柳玉卿那个二货交给江逸羽那个不知道官品几级的人,至于自己么……

不知道上断头台之前还有机会跑不?

画着圈圈的手指突然抖了抖,忍住抹眼泪的冲动。真是的,她容易么她,她也想像其他主角那样厉害的不要不要的,然后迷的各种人不要不要的,但自己就是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连自己身世都不祥的老百姓,谁知道就碰到东闾修那个狗日的王八蛋?

画圈圈的手指一顿,某人终于后知后觉的疑惑起来。

话说,东闾修说的那句什么你敢背着我成亲,是个什么意思?

正当她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突然就听到了一阵异响。还没有等她站起身来,就听见关着她的大牢铁链被打开的声音。

柳莹萱转过头去,微弱的光芒中站着两道黑黑的身影,她眯起眼睛打量了一番,顿时大惊。来人不是其他人,正是东闾修跟他那个跟班!

柳莹萱吓的跳了起来,这个时候还管什么形象?她连忙后退至墙角中,即使光线暗也遮不了她那发白的脸庞。

感觉喉咙真是紧的不得了,我拼命的忍住因为牙齿打颤而有些变声的声音:“东、东闾修,你,你你来干什么?!”

千漠看了一眼那个脸色煞白贴着墙角站的笔直的女人,皱着眉头低声:“主子,要不要直接杀了这个女人?”刚刚主子的毒又犯了,回宫殿泡天山圣泉水已经太迟,不知道是不是他的幻觉,总觉得主子泡那个圣泉水已经没有太多作用了。如今作为解药的女子就在这里,只要杀了她取了血即可,但是,主子为何犹豫?

柳莹萱顿觉心惊肉跳,头皮发麻。

他马的,是哪个王八蛋说像这种长得帅武功高的人是不屑于来杀她这种小蚂蚁的?是哪个狗日的书写的?坑爹啊!!!!坑她柳莹萱啊!!!!这特玛不是害人吗!!?

微弱的光芒照在东闾修如玉的面庞上,犹如月神。他的神色依旧冷漠,只是在那清冷的目光中闪过一丝的异色,半晌,走到柳莹萱的面前,低着头,他轻轻的启唇:“杀了她,是没有用的。”

东闾修本就生的身形修长高大,此时俯着头看她给她一种无形的压力,但是听到他开口说的话,柳莹萱眼睛顿时一亮,咧开嘴:“修大爷,您果然如传闻中一般心胸豁达又帅的人神共愤,我对您的敬意犹如涛涛江……唔”

东闾修盯着眼前这张红红的唇一张一合的甚感厌烦,恰巧此时体内的毒素发作引得他眉头一皱,几乎没有丝毫迟疑,捏住那小巧的下巴便凑了上去。

千漠的眼睛都快瞪裂开了,呼吸一紧,他连忙转过身闪了出去。

心虚的左看右看,确定没有人发现之后猛的拍自己的胸口,大手一抹一头的汗,那心跳声一鼓一鼓的:“我、我特么刚刚看见什么了?”

有没有搞错!?他刚刚看见什么?他看见他家主子东闾修,那个大爷东闾修,吻、吻了女人了!?卧槽,这冲击来得太他玛大了!

冷静下来之后不禁又为自己的未来感到忧心,不知道看到这般情景,他还有没有活路?

柳莹萱的大脑是空白的,瞪大眼睛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这个离自己如此之近的脸,那浓密的睫毛下垂着,如同两把小扇子煞是好看,嘴上软软的触感告诉她,一切都不是梦。

对,很荣幸的告诉她,被占便宜了。然而占便宜的到底是谁那就不知道了。

这人一冷静下来,大脑的活跃就开放了,正当她喜滋滋的在脑海中各种脑补的时候,她的贝齿被这长的能让她流鼻血的男人撬开,一股奇异的电流从她的全身各处涌出向着她的口腔集聚。

她终于发现有点儿不对劲,这个男人虽然在吻她,但是却动也没动,而她的身子却是越来越有一种泛力的感觉。

大脑一抽,难道这就是电视剧里那传说中的吸阴大法?

想到这一层,就算没有这离奇的功法,但是现在的情况肯定是不好的,我连忙伸出手推东闾修的胸膛,谁知这王八蛋的胸膛触手极硬,别说推的动了,推了半天她居然发现自己硌的手疼!!!

头上缓缓的流下了冷汗,体力越发的虚弱,她都有点儿感觉头晕了,但是这个该死的东闾修居然搂住了她的腰不让她动!

狗日的!

她突然想到,从刚刚开始东闾修一直就保持着嘴唇碰嘴唇的姿势动也没有动过,再联想着这个男子一身清冷的闷sao样,柳莹萱眸子一眯,伸出了那灵巧的小舌,搅了那个如人一般清冷的舌头。

口腔里的异样使得东闾修呼吸一窒,就这一愣神的功夫柳莹萱连忙挣脱他的怀抱,喘着气跑到另一侧的墙角中,一脸戒备的看着他。

他的气息有些不稳,因着刚刚那莫名的搅动,竟让他有种莫名的感觉。微微的调整了一下呼吸,东闾修那清冷的眸子淡淡锁住那抹一身戒备的身影。体内的毒被暂时压制住了,果然,还是需要这个女人。只不过他向来不喜强迫他人,但是这个女子似乎有些不听话,难道,要破例一次?

柳莹萱没有放过他眼中那一闪而过的冷冽,恨恨的开口:“小女子一直以为修月宫宫主是个顶天立地,从不屑去做那些令天下众人所不齿的事情,没想到今日倒是让小女子大开眼界!”随即又冷哼一声,挑高了眉头:“怎么着,东闾修宫主有强抢民妇占他人便宜的嗜好?若宫主愿意,凭着小女子第一红娘的称号,老娘保证,您的床榻之人没有一千也有八百!”

谁知那清冷的男子居然摇了摇头,眼神颇为认真的锁着她:“那些人没有用,只有你一人才有用。”

柳莹萱呼吸一窒,耳根突然就红了起来。对于这种很直白的类似表白的东西,特么她哪里有见过?在现代也没有啊!卧槽真要死人了!

突然感觉平时所有能够对付人的话语在这个耿直Boy面前基本上没什么用,她吞了吞口水:“别说那些没用的东西,你到底想怎么样?不然,你到死也别想占老子一分的便宜!”

对于‘老子’两个字,他的眉头几不可眉的轻皱了一下:“本宫中了毒,只有你能解。”

“中毒?”柳莹萱轻嗤一声,眼神颇为鄙视:“东闾修,你占个便宜能不能找个好点儿的借口?中毒?你之前在大殿之中怎么说的?说你修月宫什么丹药没有?东闾修,你当别人都是傻子不成?还只有我能解?呵呵,东闾宫主,没有人告诉你,这般的泡妞法子早就已经过时了吗!?”

果然,在听到‘泡妞’两个字的时候,东闾修的表情有些崩裂,忍住将眼前这个女人一巴掌拍死的冲动,他忍了忍,死死的抿住唇:“你的左肩有一朵梨花花形,那不是胎记,是你中了毒,此毒,只有本宫能解。本宫给你一晚的时间考虑,如果自己配合,本宫就将你的毒解了。”

柳莹萱一愣,在她有所反应之前东闾修转身离去。

柳莹萱愣在那里很久,直到腿总传来酸胀不已的感觉,她才缓缓的坐在草堆上。右手禁不住捂住了左肩。

东闾修说的一点都没有错,她的左肩确实有一个长得跟朵花的东西,每次洗澡她还臭屁的盯着这朵花自恋了很久,但是刚刚东闾修跟她说什么,这是中毒的迹象?

东闾修说的每一句话信息量太大,就算现在仔细想她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根本就一丝的头绪都没有,唯一能够确定的是,东闾修说的大半部分话她只有信的份。她不是这个身子的主人,对于以前的事情没有人跟她说过,如今东闾修说了,但是一切的一切却又那么乱,就算如东闾修所说,但是只要控制住她不就好了?为什么还要她考虑?

一切的一切跟个黑雾一样,突如其来的孤寂深深的包围了她,使她忍不住抱紧了双肩,头深深的埋在双臂中,很努力的,给自己一点儿温暖。

027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