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29

  千漠飞身而下,皱着眉头盯着已经晕死过去的江逸羽,蹲下身捏开他的下巴往他嘴里塞了一粒药丸。很是照顾柳莹萱那杀人般的眼神下幽幽的开口:“你不用这样看着我,我给他吃的可是血丹。”

柳莹萱抿着唇,怀中江逸羽的神色果然好了一点:“刚刚救我的,是你?”

千漠做了个无谓的动作:“我也不是太想,不过你是主子非常重要的解药,我得保护你才行。”

“若我是解药,直接将我杀了取了我的血肉不就行了?”何必如何大费周章的非要她同意不可?

千漠摸了摸下巴,仔细盯着那个低着头只顾着怀中人的伤势的人的模样,突然就有些气不打一处来:“这事儿我也跟主子提过,你认为主子会跟我们解释?”突然想到什么似的坏坏一笑,凑向柳莹萱:“或者,你可以亲自去问主子啊!”虽然面前的这个女人柔弱无骨,什么又不会非常无能的样子,但是他就是有种感觉,有种能看见主子不一样一面的感觉,这种感觉让他觉得热血沸腾,跃跃欲试。

柳莹萱抬起头,清冷的眸子直直的盯着千漠,直看到千漠额头上的冷汗流了下来,那眼神居然让他心里有些后怕:“你主子跟我说的事情,我有条件。”

千漠一愣,有些不可思议的盯着面前的女人,他刚刚没有听错吧?如果没有记错,刚刚她还是差点被杀了吧?面对救了她,并有能力保护她的修月宫,这女人刚刚说什么,她有条件?

鬼使神差的他多了一嘴:“什么条件。”

眼睛微微的睑下:“必须教我武功。”说完也不等千漠的回答,冷笑一声:“我不知道你们主子有什么毛病喜欢活人当解药,但是我知道他不让我死,只要这一条,就够了。”

千漠微微挑眉,若不是立场不对,他基本上就要对这个女子吹个口哨了。想他流连花丛无数,什么女子没见过?不过像柳莹萱这种爱宝如命,又没正儿八经本事只是有点儿小聪明担子还挺大的女子,他表示很是好奇。

露齿一笑,颇为风流倜傥:“抱歉,这事儿我可答应不了你,你得回去问问咱们主子。”

“那就赶紧滚,不要碍我眼。如果没有价值的信息带过来,就不要来了。”皱着眉头努力的将江逸羽轻轻的放下躺平,该死的,还真重。

千漠眉头直抖,觉得事情更有意思了:“哎~别这样啊,你现在就赶我滚,这保不定还会有人过来害你,反正主子给了你一个晚上的时间考虑,这天也快亮了,想必主子不必我去请示也会过来的。”

冷笑一声:“你确定?”

耳朵微微动了动,抱着双臂的千漠扭头看了一眼黑漆漆的通道低语一声‘有人来了’便一个闪身不知道躲在了哪里。

紧接着响起了一阵阵的脚步声与铠甲撞击的声音,柳莹萱抬头便看见之前跑出去不知道干什么的牢头带着一群侍卫走了过来,那领头的侍卫头上戴的银盔有着一缕蓝色的流苏。不等那牢头拿钥匙过来抽出自己的配刀一刀劈开了锁链:“还愣着干什么!快点过来将江大人抬出去,你们是不想要脑袋了!?”

站在后排的侍卫忙点头说‘是’,那本是想要告一状拿点赏银的牢头一见这情况,顿时吓得腿都软了,哆哆嗦嗦的跑过来跪了下来:“连、连大人!这这这,这不关下官的事啊!!”说完看了一眼蹲在地上不说话的柳莹萱,顿时脸色一紧,手指狠狠的指着她:“连大人!是她!之前下官听这个罪妇与江大人在争执,下官便想要向您禀报要不要将江大人与这罪妇分个牢记,这这这,这一转身就发生了这事!这一定是这罪妇趁江大人不备伤了大人!这是下官疏忽了!!不过这一切都是这个罪妇所为,还望连大人明察啊!!!!”

连卫皱着眉头看了一眼跪在自己脚边的男子,作为一名能够上场杀敌的战士,这种低人于下的姿态看着让人着实不爽,忍住将此人一脚踹开的冲动,连卫看着正冷眼盯着自己的柳莹萱,转身的同时不忘将那跪在自己脚步还在哀嚎的牢头一脚踹开:“将罪妇抓起来,谋害朝廷命官罪不可恕,将她带于殿前跪着,等陛下醒来再作定夺。”

柳莹萱噎了一下,基本快要一口老血给喷出来,这一夜当真是长得可以,她的心理承受能力都练出经验来了!

想着站起身,望了一眼漆黑的通道,已经听不到脚步声了,估计江逸羽已经被他们给抬出了大牢,不多久就会有御医救治。

在她站定冥想的时候,两个侍卫走过来夹住她往上一抬,她之前是怎么进的大牢现在就怎么出的大牢,说不出来的讽刺感。然而,现在关键的情况是,她要在那什么殿堂外跪上一夜!等着那个皇帝醒过来!!

要不要这么悲惨?

当那沉重的牢门关上的时候,柳莹萱抬头看了一眼漆黑的天空,应该是接近黎明前了。还好还好,不用跪得太久了。

天牢距离宫殿的距离是非常远的,柳莹萱的胳膊被扯的生疼,在她抗议了无数次自己走却最终无果之后,她果断的选择了闭嘴。

真是一群油米不进的古人!为什么其他主角来到这里的时候就会碰到一群只要自己说话就一定听的懂的人,而她到了这里却混的这么悲惨?

感叹着自己悲惨的命运,架着她胳膊的人突然停了下来,基本上没有一点儿的怜香惜玉的情怀一把就将她给丢了下来,连卫走过来将刀柄架在柳莹萱的脖子上,语气冷硬的没有一丝情感:“跪下。”

柳莹萱抽了抽嘴角,抬头看了一眼眼前黑漆漆的没有一丝光亮的寝宫,完全无视脖子上那冷硬肃杀的气势,几日来遇到的莫名其妙的事情简直是让人无法理喻,更是没有办法接受,额角因为情绪浮动较大突突突的跳个不停:“不是说要让陛下治我罪么,我没有见到陛下,为何要跪?”

“放肆!”连卫抽出佩刀,明晃晃的刀而泛着冷冽的幽光:“好你个油嘴滑舌的妇人!”作为禁卫军统领,他很是愿意将这个不知好歹的女人先斩后奏了。

此前,寝宫的门却‘吱呀’一声开了,里面走出来一个身着青色太监服身材纤细的人来,此人脸上抹着很厚的白粉,出来的时候还不忘白了一眼连卫,低声警告着:“嚷嚷什么嚷嚷什么?连将军,陛下一个晚上都在处理折子,这刚刚才好不容易休息下了,你这般嚷嚷扰了龙体,我看你如何是好!?”

连卫噎了一下,收起佩刀拱了一下手:“公公,非是连卫无礼不敬,实在是此女子冥顽不灵,下官实在是迫不得已!若是扰了圣驾,还望公公在陛下面前言明真相,还连某一个清白。”

这近身仅仅这才收起那白着连卫的眼睛,转而盯着面前这个站的笔直却清瘦无比的女子,打量时又露出了鄙夷的神色:“哟,这不是给馨娘娘出谋划策的妇人么,哎呦,你还别说,咱家见了馨妃娘娘那一出啊也是觉得这天上的仙子啊也不过如此,你哟,该是那最大的功臣了!不过呀,谁让你那么不识好歹得罪了修月宫宫主呢?嗨,你也不必觉得心有怨气,谁让你就是这条命呢!”

瞅着面前这个说完一堆废话还不忘抚了一把发髻的死人妖,柳莹萱轻哼一声,随即笑道:“公公说的就不对了,这俗话说的好,这人的命运啊,一半是靠天,一半靠地,但是还有绝大的部分,是要靠、自己的!公公若是觉得馨妃娘娘宛若天人甚是羡慕,那莹萱也不怕告诉您,给我一晚上,我让您创造一个民族出来!”

那妖娆的公公之前还在享受着柳莹萱的夸奖,后面怎么听怎么都不对,直到他察觉到那安静的诡异无比的气氛时才想到,这个女子说的什么创造民族,不就是指能生很多人?他都没那玩意儿了,这这,这女人简直是欺人太甚!

公公气的脸色扭曲起来,配上那本就跟涂了一层白粉似的脸,显得非常的狰狞声音尖细而高昂:“你、你你你,你好大的胆子!来、来人啊!!给我将这个胆敢以下犯上的贱、人抓起来!!!”

谁知柳莹萱哈哈一笑,几个跨步走到妖娆公公面前,在连卫微微挑眉下狠狠的扇了他一巴掌,那公公常年在宫中伺候,做的活都是些细活,他又是皇帝身边的贴身小太监,平时在宫里哪个看见他不是敬他惧他,别说挨巴掌了,就是平时扎破一个手指头那也是极少的。此时却被柳莹萱打了一个巴掌,他却有些承受不住而倒在了地上,脸上也狠狠的掉了一层粉,尤显得那个巴掌印非常的明显,他手指颤抖的指着正恶狠狠的瞪着他的柳莹萱,有些不敢置信的开口:“你、你,你,你居然敢打我!?”随即又反应过来似的瞪了一眼站在柳莹萱身后一脸冷漠的连卫,恶狠狠的尖声叫了起来:“连卫!你还看着做什么 !!你还不将这个女人抓起来!!!咱家,咱家要杀了这个女人!反了反了,真是反了,皇宫内你居然敢如此逞凶!!连卫,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将这个疯婆子给咱家抓起来!!!”这个该死的木头脑袋,他一定要趁陛下醒来的时候好好的告他一状!!!!

不等连卫有所反应,虽然后者根本就不想有什么反应,平时早就想将这个装腔作势的死太监打一顿了,奈何他就是个软棉花,打一拳在他身上不仅没有出到力还非常有可能的伤到自己,现在有个不怕死的打了这太监,他还上去做什么?想着,他看柳莹萱的眼神也微微的变的不同。

柳莹萱冷笑一声,走到那个因她走过来而面露惊恐的小太监面前,狠狠的用脚踢开他指着她的手,那小太监顿时惨叫一声,柳莹萱趁他手被甩到一边的时候狠狠的踩了上去,那太监顿时痛的面色更加的苍白了,比抹了几层面粉还白。脸上因痛而扭曲不已,想要骂人的话也因为太痛而只剩下了呜呜声。

柳莹萱冷眼看着他,声音犹如地狱修罗:“我打你怎么了?我不仅要打你,老娘今天还要打死你!”

029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