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10. 你到底什么样呢?

  又玩闹了很久,这群人才摇摇晃晃的出了酒吧。思涵也有些醉了,欧阳欣让欧阳晨送思涵回家。

  欧阳晨打开车门将她慢慢的扶进后座,然后自己也钻了进去。都喝了酒,他也没有开车。

  “你和我妹很好?你们是大学同学?”欧阳晨问。

  “那个死丫头,念书的时候天天抢我的好吃的,还懒床。”思涵口齿不清的说道。“没想到你是她哥。你怎么和那丫头一点都不一样。”说着思涵伸手拍上欧阳晨的脸继续道“那丫头热的像团伙,你却像冰块。喂,你很帅啊,可是你为什么总是这个表情。你笑一个嘛?笑笑会更帅的。”果然喝了酒之后发酒疯的人很瞎人。

  欧阳晨有些无语,勉强的扯出个笑容。

  “你看就是很帅啊。”思涵傻呵呵的说笑着。然后就这么迷迷糊糊的睡着再欧阳晨的怀里。嘴里还时不时的叨叨几句“

  走开”“为什么”“其实你想要可以说啊……”“我也可以给你”

  “你到底是个什么样人呢?”欧阳晨喃喃自语的望着思涵说。白天的时候明明很干练,像个无敌女超人一样。冷静的没有人气,此刻的你又好像一只猫,透着神秘与魅惑。到底哪个才是你。你到底又经历了什么?为什么睡梦里还一片忧伤。淡淡的思考着,欧阳晨的手抚摸着她脸颊,很轻很温柔。他是谁?你想给他什么?你自己么?欧阳晨在心里问着,想到她把自己给出去,一阵怒意袭卷而来。

  车子很快到了楼下,欧阳晨试着摇醒她,可是没有设么作用,于是就只能把她抱出来。横着把她抱起,然后走进了公寓里。保安估计以为是情侣,很热心的帮他按了楼层。

  电梯到达了楼层,欧阳晨放下她,单手扶着,单手在包里翻找钥匙。开开门后,把她抱到床上,替她脱了鞋,盖好毯子。

  环顾了一圈室内的装饰,很冷静,没有太花哨,和交房的时候几乎是一样的,唯一让人觉得稍微有点不同的是床上的大狗熊、小兔子等玩偶。欧阳晨太不刚想离开,就听床上的人儿呢喃道“不要走。”“不要不要我。”“嗯”“疼,好疼”床上的人儿边呢喃着边用手捂住自己的胃。然后又猛然的起身,冲向卫生间,趴在马桶上好一顿吐。好似连胆汁都吐出来了。欧阳晨皱着眉头,到了一杯水,轻轻的拍着她的后背,看她吐的差不多了。把水杯递给她漱漱口,然后又扶她去了床上。欧阳晨怕她继续吐,就在旁边陪了她许久,直到她睡踏实了才离开。

  好吧他开始承认,他被这个女人吸引了,或许是从飞机上就开始了吧,反正她吸引他。

  第二日上午,伴随着剧烈的头疼,思涵在迷迷糊糊中醒了过来。她迷迷糊糊的记得欧阳晨送自己回的家,她好像扒欧阳晨身上睡着了,好像又吐了,然后还有人照顾她,呃难道是欧阳晨?思涵抓抓自己的头发,怎么回事嘛?怎么就喝成那个样子。好尴尬啊。

  此刻另外一间公寓里的欧阳晨正思索着这个吸引他的女人,他需要弄明白一些事情,思及此,拿起外套和车钥匙就出去了。“在哪里?我找你有事。”他在车上给欧阳欣打电话问道。

  “秦木的公寓啊。”

  “好,等我,马上就到。”

  欧阳晨很快到了欧阳欣那里。

  “老哥,你找我啥事啊?”

  “秦木在吗?我找你问点事。”

  “他出去了。你想找我了解啥事?”

  “你和赵思涵关系很好?你们是大学同学?”

  “咦,不对哦,老哥你干嘛打听思涵?你该不会对他有想法吧?”

  ……“我就是想你了解一下。他是我的合作伙伴,但是她昨晚的表现和工作上完全不同。”欧阳晨给自己找借口到。

  “切,这借口也太假了吧。不过思涵作我嫂子,哈哈,貌似还不错。你和她还挺配的。”欧阳欣狡猾的说道。“说吧你想打听她的什么事?”

  “嗯~你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吧。”

  “真是的,像我打听人,还打听的这么不要脸。”欧阳欣撇嘴。“好吧,看在你是我哥的份上,我就给你讲讲我么的青春故事。”于是欧阳欣娓娓道来。

  “念书的时候我们是大学舍友。说实话我没佩服过谁,思涵是我佩服、喜欢的人。在学校的时候她那才叫是风云人物啊。不仅人长得漂亮,学习也好,是学校学生会的干将,体育部的部长。”“篮球的一杆子帅哥,她都认识,每年学生会组织篮球赛、排球赛的时候,最吸引人的不是球场上,而是场下做为组织者的她。追她的人能好多啊,当然啦也是借着她的光,我也没少没少收那些人巴结我的礼物盒零食。不过思涵好像都不喜欢。她不是喜欢和人搞暧昧的人。对了她还是我们学校校园歌手大赛的冠军”。欧阳欣边说边走到冰箱前拿了一瓶果汁后做到沙发里,继续眉飞色舞的说道。

  “她在我心中简直是神一般的存在着。我从来没有见过一个人能够把学习、玩、工作协调的那么好。念书的时候她要打工,但是成绩却好的要死。然后吧,还特坏。我们一起逃过课,去网吧刷夜打游戏。说实话老哥,如果我的大学不是遇见她,和她是舍友,可能也没有现在的我。那时候我不懂事,纨绔的要死,和她认识之后,才发生娱乐和学习是不冲突的。人生也可以活的像她那样,样样都很牛逼,虽然我不如她。”

  “还有呢?”欧阳晨不做过多的评价,继续问

  “哥,你是想问她的感情吧?”欧阳欣很严肃的看着欧阳晨,继续问到“哥你是认真的么?如果不是,我劝你算了,别伤害她。我再也不允许任何人伤害她。”

  “这话怎么说?”欧阳晨不解的问。

  “大三的时候她有过一个男朋友,这事说来也怪我。那个男的是秦木的好友,那时候我和秦木在一起,我就觉得应该帮他也找一个。对了那个男的你认识,就是王华。念书时,觉得王华挺优秀的,我和秦木就制造了很多机会让思涵和他接触。后来他们也真的在一起了。但是我没想到的是丫的王华就是一个渣男。我们大三的时候,他研三,后来他就去了美国读博士,他走的时候,思涵是知道,他让思涵等她回来。刚开始她们几乎每天都视频,那时候我还总说他俩,距离有了,爱反而更近了。再后来有段时间,我不知道为什么,思涵突然就安静了,也不和我们出去疯了。毕业的时候她也没有告诉我么们她的工作去向。知道3年前,王华那个渣男回国,和秦木一起喝酒。我才知道思涵毕业去了美国,去找他。但是,妈的,王华回国的带的女人却不知道思涵。后来秦木告诉我,王华在去了美国没多久就劈腿了,后来被思涵分手了。而且特别可恨的是,他居然还想鱼和熊掌兼得,不承认自己劈腿,秦木告诉我他之所以选择袁珊是因为袁珊的家庭背景。”欧阳欣很难过的陈述着。“其实这事怪我,如果不是因为我,她们也不可能在一起,不在一起,思涵就不会受伤了。”

  “这事不怪你,你也别自责了。而且昨天看她那么痛快的喝酒,应该也没有怪你。”欧阳晨说道“我先走了。”

10. 你到底什么样呢?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