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七章:窃取

    天热,所以天也亮得比较早,或许曙光也忍不住寂寞,早早的出来溜达溜达。早上还比较凉快,所以庄家人多是乘这个时候在地里多干一些活。和昨天一样,小灵戴着她的小草帽,花花挑着煮好的凉茶和她一起出门去了。

  “唉唉,看来这牛家媳妇还真的是能吃苦。”于母一开门就看到了花花母女的身影,她冲身后的丈夫说道,说是称赞,怎么却也有点说花花自讨苦吃的味道。

  “我也这么觉得,如果我们儿子找个这样的媳妇就好了。”于父看着离开的花花和小灵,眼里尽是羡慕的味道。于母听到丈夫的话不仅没笑,反而还瞪了他一眼。

  “老头子,我告诉你想都别想,这样克夫的女人我是坚决不会让儿子娶进门的。”于母突然变了脸。“爹娘,我先走了,有什么事你们慢慢说。”扛着锄头,于建急匆匆的“逃出了家门”。

  于建匆匆忙忙离开,一个人却在悄悄靠近花花他们的房子,那个时候差点和于建碰到,不过人家都算好了肯定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哼,我倒要看看那贱女人在搞什么鬼?”牛大林走到门口,门竟然上了锁,不过那破破旧旧的锁锁的了君子,锁不住小人。轻而易举,牛大林就打开门进了屋去。

  那就是牛家的房子,也没人敢说什么,所以即使有人看到又如何。只是一会功夫,牛大林拿着一个布袋子出来了,花花的辛苦怕是白费了。牛大林一回到家里,就立刻关上了门,似乎就是做贼心虚的样子。

  “大林你去哪里了?不知道到地里帮娘做些活?”花花离开了牛家,家里的事情几乎全都压在了牛母的身上,可是她却还是不会轻易的叫花花回来,除非她实在是扛不住了。“娘,我去教训了那个女人。”牛大林吓了一跳,定了定神,他还是得意洋洋的把那个布袋展示在母亲的面前。

  “里面是什么?”牛母冷冷的问道,牛大林把布袋放到了地上,打开让母亲看,牛母凑了过来,她看清楚了袋子里装的东西。“娘这就是那个贱女人去卖什么凉茶挣了银子买的,什么卖凉茶,我看她根本就是卖笑,可悲哀了,我的大哥九泉之下肯定都不得安宁吧。”牛大林哭丧着脸。

  “我们牛家的脸都被这样的女人丢尽了,一个女人家整天带个孩子这么抛头露面,卖笑挣钱…你这臭小子,把这些都拿走,我嫌脏。”一个身材中等,有些瘦弱,衣服普通,手里却酒不离手的男子走了出来,他就是花花那个酒鬼公公。

  话说他的两个儿子不满一岁就跟着父亲学喝酒了,这个本事他们倒是真的学的很精。“爹知道了。”有些不情愿,可牛大林不敢惹这个父亲。“等等,拿走干什么?她现在还是牛家的媳妇,养着家里人也是应该的。”牛大林刚刚收好布袋离开的时候,母亲却一把从他的手里夺了过来,转身就进了厨房。

  “呵呵,对对你娘说的对,你娘可真卑鄙,都把人家休了,还要人家对我们牛家负什么狗屁的责,她在牛家的三年哪天亏待了我们家了。”牛父说着,一仰头一口酒就那么的咕噜喝了下去。

  “和大哥做了有名无实的夫妻,还没进门就有了别人的野种,也难怪大哥……我们没有把这件事情给捅出去已经对她是天大的恩了。”牛大林一边嚷嚷道,一边无可奈何的摇头。有了母亲的撑腰,对于父亲的惧怕立刻的降了一大半。

第十七章:窃取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