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四章:是这样

  方母的手紧紧的握成了拳头,只是一个转身他又回到了破庙里,方母霸道的把梁山手里的番薯一把抢了过来,怒目而视。

  “你还来找我干什么?我记得我以前都跟你说过了,这样做很缺德的,是会有报应的,你自己也说了,一切的后果你负责。这么这个时候想赖啊?”梁山站了起来,一脸无奈的辩解道。

  方母看到儿子那么难受,哪里还管得了那么多,她的手还是紧紧的拽成了拳头。“我不管那么多,反正那样的女人做梦也别想嫁进我们方家门。”

  “可是他是你的亲儿子,你这女人心肠也真……”神医小声抱怨了一句。

  “神医无论你要多少银子都行,只要你能治好我儿子的病。”方父也进了屋,这次方又是把方言背进屋的,而方言全身根本就没有什么力气,他想走也没可能的。而这个时候方父还那句话。

  “哼哼,银子?我缺银子吗?问题是你们儿子不让我诊治。肚子都饿得咕咕叫了,我先走了。”梁山一个转身就跟逃似的又要离开,这时方又已经放下了方言,他竟然一个箭步追了上来,梁山的步子还是慢了一步。

  “不要走啊,神医,你走了,我的小命怕是保不住了,你就想想办法救救我们家少爷,你你看看他还这么青春年少,你怎么忍心让他变成废人?你怎么忍心啊?”方又一把抱住了神医的大腿,苦苦哀求道。

  现在他的做法完全正确抱神医的大腿,才有饭吃啊。

  方又的眼神瞟了方言一眼,当他这么说的时候,他的眼神太可怕了。方又立刻又移了移位置,躲开了方言那愤怒的目光。只要能救他的宝贝少爷,他是豁出去了。

  于是堂堂男子汉的他竟然是一把鼻涕一把泪,莫说是神医,怕是谁见了也会不忍心。更何况是梁山神医这么善良,这么可爱,这么心怀天下,这么天真无邪的人了。

  “算了,就冲你刚才那这句话,我救你们家少爷,好了别抱我大腿了,腿都被你抱麻了,一个大男人,你也真是够了!”梁山看到方又的样子,抛来了一个嫌弃的眼神。

  “到底怎么回事?娘你到底骗了我什么?那个女人到底是谁?”方言看着母亲,他的眼神里露出了愤怒却无奈的目光。

  “我我我没有骗你什么,宝贝你只要永远记住我是你娘,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你好就行了。”方母吞吞吐吐,可是她还是不觉得自己有点错的样子,即使在这个时候。

  “言儿,你怎么这么看你娘亲,你娘亲没有错,从来都没有错。”方父严肃认真训斥起方言道,方言双手紧紧的抚着自己的额头,突然之间,他竟然口吐鲜血。方母怎么也不会想到儿子竟然被他们气得吐血了。

  “唉!难怪是夫妻,难怪!”梁三看到眼前的一切,惊叹不已。

  “宝贝,宝贝好了,好了,你什么都不要想了,什么都不要想了。神医你快来看看我儿子,快来看看他。”方母几乎是歇斯底里的呼喊。方父虽然冷静很多,但是看到儿子这个样子,他心里的愤怒却是无法言说的。

  “天啦,少爷,少爷你可别被气死了,肯定不会,因为从来都是你气死别人的。”方又在方言的身边,手足无措,一阵慌乱,他美好的祈求道。

  方言就是没什么,听到方又的话也被他气死了,不过这个时候方言也懒得跟他计较,他倒是想计较,可是哪有那力气啊。

  方言只觉得全身再没了一丝力气,梁山立刻帮方言把了把脉,他竟然还笑嘻嘻的说道“恭喜方老爷方夫人,令公子没有什么大碍了。”听到他的话,方父和方母心里的大石头也算是落了下来。

  “没没事了,不会吧神医,刚刚才我们少爷都吐血了。”方又一脸不信的问道。梁山狠狠瞪了他一眼“我玩勒,我是在给他诊病,我骗他们干什么?”

  梁山满是愤怒的冲着方又愤愤不平的大喊,他的话简直就是对他神医最大的侮辱,立刻方又紧紧的闭上了自己的嘴巴。

  “不过…”梁神医顿了顿又接着说道“这是一瓶灵药,以后如果他再头疼就用这个药,保证…”梁山的话还没说完,方又接话道“药到病除。”当然这是他心里最美好的期望,方家父母却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怎么可能,我又不是神仙,他吃了就不疼了。”梁山还是笑嘻嘻的并且带着一脸无辜的说道,“那么不吃又疼?神医你这不是坑人吗?”方又愤愤不平起来,甚至他都质疑这位所谓的梁神医根本就是个真乞丐。

  可梁山把药塞到了方母的手里,无奈的解释道“本来他服了我的药是可以药到病除的,可是谁叫他溺水触发了他被隐藏的记忆。”顿了顿,梁山似乎才知道自己似乎做错了什么。

  “就当我什么都没说,药白给你们,不收银子哈,以后我们两不相欠。”梁山无奈的看了方夫人一眼,转身用闪电般速度离开了破庙,这次谁也休想抓住他了。

第六十四章:是这样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