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像是一个谜

  第八章像是一个谜

  我们都没有把时间放在心上,脑子里对时间的安排也不紧凑,挂在嘴上的时间,也不会多停留两分钟,只有发生了突发事件,才会恍然醒悟一下,就像现在大脑思维,非常混乱的苏可,以行尸走肉的精神状态,足足消磨了十几年之久,辜负了自己不同阶段,产生的各个期望,辜负了足以让自己变好的,那些大好时光。哪个城市不冷漠?哪个时期不会产生迷茫?什么时候才能摆脱无能无力?什么时候才不会去渴望,得到救赎?

  吸血鬼的生活停滞不前,因为没有吸食人血,展现了最恶心的一面,夜行去寻找每只埋葬的猫尸,病死的,老死的,奄奄一息的,残废流浪猫,随便去吸食可以维持生命的东西。面对孙正一,苏可的情绪时而激动口若悬河,时而闭口不言的倾听,对现在的生活非常后悔,她需要发泄,需要有人能给她,指一条正确且她能顺利走下去的路,她用手扯那干枯,发黄开叉的发梢,配着孳孳断发的响声,声情并茂毫无保留的,向孙正一抱怨,想得到他的理解和安慰。

  “我变成吸血鬼后,发现我自身心智变得比过去,懒散无知的我更糟糕!适得其反的事情一件件发生!之前仅有的一点复仇心,消失的没有踪影不说,还非常怕你也背叛我!过这样的日子,对我的身心简直是一种折磨,我就像热锅上的蚂蚁!我...”

  坐在不太安静的咖啡厅里,苏可意识到她的声音可能有些大了,看看眼前孙正一,好像没有听见她刚才说的那番话一样,以一副优雅的姿态,沉醉于手持的那本书中。苏可只好愤愤的瞪了一下孙正一,随后继续窝进沙发,加快了处理干枯发梢的手速。孳孳的响声刺激着孙正一的耳朵,终于扰乱得他不能好好看书。

  “你一晚上能吸几口鲜血?”孙正一眼都没抬得向苏可问话。

  “一口都没有,你不是明知故问吗!”

  “你还真是没有一点儿长进...”

  “所以你给我提供的,一间五十多平米的地方,是因为内疚吗?你天天去看我!但是你有跟我说过一句话吗?你去了就是默默的开门进来,默默的抽根烟,默默的关门而去,傻子都能看出来,你就是在监视我嘛!你...”

  “那你还真是傻子!”孙正一合上书,冷冷的看了一眼苏可,起身就往门外走。苏可心想你要是走,我们以后就是敌人!我都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正在这时,听到了孙正一的冷语

  “还不起身赶紧跟上!”孙正一头都没回的就走了。苏可气的牙根咬紧,跺脚就冲在苏正一前面,嘴里小声嘀咕着

  “明明是你跟着我!限制我的自由!”心烦意乱的苏可刚走出了咖啡厅,听到背后有人喊她的名字

  “苏可”。苏可只觉得是孙正一喊她,闭着眼睛,极其不耐烦的转身大喊

  “干嘛”!睁开眼睛一看,苏可那小嘴就合不上了,出现在她面前的人是桢航!苏可咽了一下口水,舌头舔着嘴唇,四处查看孙正一的身影。

  “这么怕死啊,这样活着很煎熬吧,不如让我来成全你!”听着听着,苏可竟然没发觉李桢航和她之间,仅剩一双34鞋码的距离,苏可被桢航的迅速带离,她只觉得眼前一片黑暗,麻木的两片薄唇在挣扎,在缓慢的辩解。

  苏可不觉身在何处如亲临在自己的梦境一般神气,好像吸食了好多好多人的血液,思维也慢慢开始舒展,变得时而清晰,时而混乱不堪,不知道是心在游离,还是大脑在游离,只觉得自己什么都控制不了。想了很多问题,幻想了好多好多事情,也对过去发生的事情后悔,有对未来的迷茫不知所措,接下来该如何选择。情绪也很激动,觉得眉头一直紧锁着,性格也变得焦虑不安,机械性的吸纳,眼前所见的人,身上流淌着那些新鲜的血液,不知对错,反反复复不停吸食,没有任何屠夫猎手,吸血鬼的阻碍,这样敷衍着自己,只觉得心里产生了一种发疯的快乐。人生啊,多的是对那些人,那些事的幻想及回忆幻想又怎么会有成真的那一天呢。不知道明天会怎样,只觉还是些束缚,框架人生,多的是不能摆脱的困惑,时而挣扎一下,也觉步步都是安排好的,小说是作家的缩影,能通过看书,了解作家是个什么样的人,我觉得这应该只限情商高的人,才会去揣摩作家。苏可回神的那一瞬间,觉得好像是抽离了,一个又一个人天马行空的大脑,发现自己在五十多平米的家中,而眼前的人已经是一副面孔~孙正一。苏可只觉得脑袋很沉重,前后左右大致看了看,随后转身两眼炯炯有神的左看右看,身体轻盈舒坦,脚掌坚定沉重,只觉焕然一新,整个人都明亮起来。苏可确定之前的一切她都经历过,真实的发生过,才成就了现在的自己,所有的就让它成为过去吧,管它是昨天还是前天,我要现在,我要未来!苏可对着孙正一明朗的笑着,孙正一嘴角上扬,露出了邪恶的微笑。

  这样的日子并不好过,尤其是在一个个漆黑的夜晚,被当成猎物的苏可无能为力。苏可牵动每一根神经,为什么我的行动那么缓慢,我忘了我是谁,发疯了的逃跑,顾不上回头看死亡与我的距离,只想这次我还能不能活着。我是在逃吗?我在逃什么?这才是吸血鬼该有的生存法则吗?和人有什么区别!面对生存的困境一样不能反击,最先瓦解的一样是自己!苏可开始清楚,珍惜活着的感觉,那是最美好的。苏可常常会恐惧,无论身在何处,扮演什么样的角色。害怕死去,更害怕继续活着。无论苏可身在何地,感觉到处都是对她的压迫,让苏可不能有一丝松懈。神经紧迫让苏可行动迟缓,思维混乱,这样的状态很容易令苏可窒息。苏可不曾有过一时的轻松,为什么苏可眼中,所看到的她们,活的却如此潇洒?苏可已经离开孙正一了,她失去了所有的庇护,在社会上想吸取别人一点血液,特别不容易,被何仙姑夫屠杀差点丢了小命,苏可不得不去找孙正一寻求帮助。

  清晨的阳光很纯洁,站在操场门框边的孙正一,仰望淡蓝色的天空,没有一片云朵。苏可故作轻松的走到他的面前。

  “来送死啊。”苏可还未张口,孙正一就知道找他的是谁。

  “想必以你的智商,也无法参透这其中的奥妙,按部就班的当棋子,任人摆布久对了。”苏可看着孙正一的背影,还是那副不耐烦毛躁的德行。走到孙正一面前与他对峙

  “我是不知道,你不也没开门见山的告诉我吗!你...”苏可看见了孙正一,那充满血丝的眼球,好像以将苏可的心缠绕,一丝丝一圈圈的缠绕,越来越密集,不能呼吸。突然右肩膀被一只强有力的手牵制,拉出了那环环的圈套。

  “李桢航!”

  “先别急着愤怒,苏可呢,已经不在是以前的苏可,现在的苏可更敢于面对恐惧,暴力。而且也享受于冒险,虽然她不是领头者,但她是关键人物,而且她参与了,还很兴奋。这样的苏可,也不是你我能操控的,只是我先你一步把她领上道罢了。”桢航面带微笑,顺势搂着苏可的肩膀,与孙正一款款而谈。苏可根本听不懂他们在谈什么,只觉得自己没头脑,弄不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听这话的意思,应该是自己一直被蒙在鼓里那样。

  “欲,每个人都一直没有停止过追求,只是你,他,表现的不太明显而已。我还真要看看苏可到底有多大能耐,你可别让自己失望啊!”桢航说着就把目光停留在了苏可的身上,刚才搂着她肩膀的手,也已经不知从何时从她背后悄悄滑落,桢航双手抱臂在胸前。站在苏可与孙正一中间,好像要她与孙正一来一场生死搏斗。

  “现在我或许知道了些...”苏可终于看清了孙正一,那双犹如死尸一般晦暗的眼睛,原来心里出发的角度不同,眼睛所见也不同。孙正一也变成了吸血鬼,自食恶果。

  不过,现在看来他们都陷入了困境,事情都没有朝他们各自所计划方向发展,这些人中,肯定没人猜想,到最后苏可才是赢家。歪门邪道,用小聪明的人,就是会得到别人的赏识,我们这些真正善良的人,傻傻的,都是你们这些自私人的垫脚石,苏可向上帝发问,好人真的有好报吗?孙正一最后的下场不也是变成了吸血鬼,苏可不知道,她才是被骗最惨的那一个人。是她根本没有思考的机会,就走入了别人给她设计的一环环圈套。每件事情发生后,苏可都是的得过且过,稀里糊涂的应对,她深知不能在这样下去了!她要的是改变。她需要在次去面对一个恶魔!

  此时的书房里,气氛已经非常凝重,老者,孙正一,李桢航,苏可,共处一间老旧昏暗的书房,谁也看不清对方的面部,透露出怎样的表情,难以琢磨的心境,是敌是友,中间立着的,是那面古老陈旧的屏风,大家的眼睛都盯着苏可,也偶尔会环顾一下四周,或者打量一下在此的各位,人心是多么的可怕。苏可只是在盯着屏风,看似若有所思,可也许她只是在发呆,打盹呢?

  “历史记载,那人身上有多处印记,明显的则是,左胳膊处有椭圆形的,如小拇指盖儿般大小,棕褐色的痣,而背后中下方则有一颗,小而凸起,黑红色的“猴子”,鼻梁的左边,两个耳垂处,胸前,额头前,甚至脸周边,均是印记,不说别的,你也应该早就知道你是何人,不然不会用纹身去遮盖胳膊处的印记,还把鼻子处,及脸上的均用药物抹掉,可它们就是那么顽固,你配合我们演这出戏,是我没有想到的。冲突没法解决,是因为两个人固执也认真。”老者信心满满,觉得他手握的一定是胜券,这些“棋子”也必定能助他心想事成。

第八章 像是一个谜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