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丁雨究竟是谁

  我吓得瘫坐在宿舍床上。原来我遇到的丁家三人已经逝世整整20年了!而他们给我讲的那个上吊的邻居女孩根本就是丁雨本人。所以:

  他们全是鬼!全是鬼!全是鬼!

  “怎么办?被鬼缠上,我是不是要死掉了。”

  “不会吧,只要我不再去良乡做家教,他们应该不会跑到我学校来找我。”

  “鬼只会被困在一个地方?鬼难道不是可以四处乱串的吗?”

  “那他们要是跑到学校来找我怎么办?!”

  “天啊,我好害怕!我该怎么办?谁来帮帮我?”

  我心里乱极了,想着想着就哇哇大哭起来。。。。还好宿舍没人,不然同学们肯定以为我疯掉了。哭了一阵我突然振作起来。我告诉自己:哭有什么用呢?哭解决不了任何问题,我要勇敢,要坚强,要找出解决办法。这家鬼现还没上门呢,就算上门了我也要正面面对啊,再说鬼也分好鬼坏鬼,这一家子未必是坏的。

  冷静的分析一下:他们为什么偏偏要找我去做家教?而且在做家教的半年里让我对男友和宿舍同学只字未提。难道我与他们有什么渊源?

  我仔细阅读那篇新闻:1997年8月18日,这不是我的出生日吗?这么巧,一家人都死于我出生那天。于是一个荒唐的想法浮现在我脑子:我是丁雨转世!前世因为脑子不好使高考落榜,今生换了个身体高中心仪大学。所以丁雨父母不服气,今生今世要找我问个清楚。虽然荒唐,但我越想越觉得对。

  “呜…”手机震动的声音打断我的猜测,是男友陈槐。我接起手机,“你怎么回事儿啊,给你打了好几个电话都不接?”陈槐在电话里责备我。

  “我有些不舒服。”随便找个借口搪塞他。

  “是不是发烧了?要不我明天回学校看看你。”陈槐是比我大三届的师兄,毕业后就在怀柔的一个山沟里当村官,那里交通闭塞,虽然都在北京,但他回一趟学校需要五个半小时,这一来一去就得11个小时了,太过折腾,所以我们一个月才见面一次。

  “不用,我没事儿,多喝点水就好了。”反正喝水就是万能的。

  “哦,那我正想问你关于做家教的事儿呢。你中午给我打电话说得不明不白的就挂了,究竟怎么回事儿啊?”

  “哇。。。。”我实在忍不住了,又大声哭起来。“师兄,我遇到鬼了。。。我可能就要挂了,怎么办啊?”虽然已是男女朋友关系,但我还是习惯叫他师兄。

  “啊?你别哭啊,你好好说,到底怎么回事儿。”

  我哽咽着把整个事情,还有我查到的新闻以及我的猜测一股脑儿的跟陈槐讲完。

  “哈哈哈哈”陈槐居然在电话那头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人家都害怕哭了,你居然还能笑出来。”我真是气不打一处来。

  “我的傻女友,亏你还是个名牌大学生呢?你居然认为自己在大白天撞见鬼了,还傻到觉得自己是女鬼转世。我说你的马列主义都学到哪里去了?”陈槐豪无道理地认为这世上没有鬼,他的笑声多少让我觉得没那么害怕了。

  “他们一家都死了20年了,不是鬼是什么?”我追问。说实在的,我就是想得到一个能说服我这世上没有鬼的答案。

  “那我问你:上周六你在哪里?”

  “上周六。。。”我猛然怔住了。上周五下午陈槐回学校,我和他整个周末都在一起,也就是说我上周六没有去良乡做家教。而上上周六学校组织奥林匹克公园越野跑,我去参加跑步还在里面迷路了,也没有去做家教,再上个周六和同学一起去看了黄渤主演的《杀生》那部电影。。。“啊,我之前真的没有去做过家教,那今天?还有那半年的去良乡做家教的记忆是怎么回事儿?”

  “你电脑是不是一直开着的?”陈槐继续问。

  “嗯,是的。”我摸了下床尾发烫的电脑。

  “这就对了,我猜你是先看到了那条高考落榜自杀又跳楼的新闻,话说最近高考跳楼的新闻真多啊,然后睡着做梦了,然后梦到去新闻里的人家当家教了,然后你醒了就现实和梦境分不清楚了,毕竟你这样也不是第一次了。”

  “哦,。。。也许。。。,可是。。。”我将信将疑,但我也确实找不到更好的理由来解释这一切了,或许我真的只是做了个噩梦。

  “还可是什么啊,就是这样的!你相信我,你就是因为这次英语四级没过,心理压力大,精神紧张导致的,这样吧,你请几天假到怀柔来玩几天,放松一下就好了。”

  虽然心里不是十分认可陈槐的解释,但我一时也不知道怎么好,于是就答应陈槐去怀柔,只是没想到,在怀柔遭遇的一切比这个噩梦更可怕。

第二章 丁雨究竟是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