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十四章 怨恨的因子

  “这么危险吗?那,那我怎么办?子禄哥,我们虽不是本家,可也是自小一起长大的。你便不要受男女有别约束,可否带我去李大夫家医治去?我,我以后会报答你的!”何巧兰柔弱的看着文子禄,乞求道。

  文子禄差点就同意了,可想到当初他曾与这何巧兰差点成为夫妻的事情,便觉得这事一定要避嫌。

  “不可,虽我们从小一起长大,可毕竟男女有别,你独身一人带着孩子本就不易,若是再招惹上什么闲言碎语,对你名声不好。与我,与孩子娘也不太好。”文子禄直截了当的拒绝了。

  何巧兰差点恨得咬碎一口牙,谁知道这文子禄会有今天,若是早知当初,她一定会选择嫁给他。

  不料挑来挑去,还是挑了个短命鬼。反而这个该短命的,如今不但活的好,家里还越发富贵起来了。若是当初,她选择嫁进文家,今儿,她就是桑榆那死丫头的娘亲了。那些钱财,将要建成的大宅子也就是她的了,说不得过不久文家怕是都要请下人来伺候了。

  越想,何巧兰就越恼,越悔。

  “啊,好痛。”正僵持着,何巧兰突然尖叫了声,低头一瞧痛处,却是吓得魂都快没了,哆嗦着嘴唇:“子,子禄哥,救我,毒,毒蛇啊。我被毒蛇咬了。”

  文子禄一听赶紧上前,果见一条竹叶青,赶紧找了一根棍子将蛇挑开。

  何巧兰的脸色青白,盯着腿上的伤处,她脚踝是自己故意扭伤的,如今却是又被毒蛇给咬了。她这是要死了吗?

  她不甘心啊。

  不甘心啊,大家都认为弟媳很好,让她回家住,却不知她将家里的事情全都包了。给弟弟一家做牛做马,做老妈子,可她不甘心,不甘心就这么过。

  所以,一直以来她都偷偷养护着自己的手与身体,就是想着若是有天找个好男人,再嫁离开娘家。

  现下,她眼皮子底下就有这么一个机会,她一定要好好把握住。

  “不行,我现在去找人,不能再耽搁了。”文子禄想起来他身上有闺女给的香囊,所以没有毒蛇找上他,这何巧兰就没有了,连忙解下香囊来递给她,转身就朝村里跑去了。

  却是不知,这给他惹来了什么麻烦。

  等他带着何大柱回来时,就见何巧兰神色有些不对,头发也乱了许多,衣服更是皱的有些不成样子。

  “姐,你还好吧?”不管如何,都是自家姐姐,而且何大柱也不想姐姐死了,死了可就没有差遣的人了。何巧兰躺在草地上,眼角满是泪痕,嘴唇发白。

  “大柱,大柱你来了。”何巧兰被扶起来,虚弱的抓着弟弟,瞥见文子禄的时候,眼底闪过怨恨,随后眸子微眯,好似有了主意。

  “姐,我这就带你去李大夫家。”何大柱抱起姐姐,何巧兰身上的水渍已经被晒得差不多快干透了。

  文子禄这一来一回有将近一炷香的时间,也就差不多有半小时了,除了何大柱跟来了,还有两个热心的妇人也跟来了。瞧着何巧兰那模样,两人互视一眼,皆是心知肚明,都未曾做声。

  “二位嫂子,我还要再砍几根竹子,就先走一步了。”文子禄则是没想那么多,对那两个神色有些古怪的嫂子告罪说了声,便再次专进了竹林。

  后一摸腰间,才想起来他的香囊给了何巧兰,也不敢多留,砍了几根就回去了。

第八十四章 怨恨的因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