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三章 是吗

  简单赶紧抱住正张牙舞爪的路然:“路大然,你这又是抽什么风呢。”

  身后跟过来的夏梓莘也是一脸的茫然:“什么情况啊这是?”

  简单看了看夏梓莘:“你问谁呢,路然可是一直和你在一起呢,她怎么回事你不知道啊?”

  “她刚才什么都没说就跑过来了,我怎么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啊?”

  路然想要挣脱简单:“简单,你放开我,听到没?”

  “你冷静下来我就撒手。”

  慢慢冷静下来的路然选择了妥协:“行行,你放开我。”

  简单慢悠悠的放开这个发起疯来贼吓人的路然:“到底怎么回事啊?人家沐兮颜怎么了啊。”

  路然看着沐兮颜:“沐兮颜,我问你,砸伤简单的广告牌上的那根绳子是你割断的吧?”

  沐兮颜一脸疑惑:“什么绳子?路然你在说什么啊?”

  简单也拉了拉路然:“路然,你别乱说,沐兮颜怎么会是那种人呢。”

  路然指了指沐兮颜带的手链:“人心隔肚皮,简单你知道什么啊,我跟你说,这事你别管啊。沐兮颜你还在这装,你再给我装,我告诉你,监控里都拍到你的手链了!”

  沐兮颜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手链:“我手上的这个手链也不是什么特别贵重的东西,有一样的也不足为奇,你凭什么说是我估计割断绳子害的简单。”

  路然听着沐兮颜狡辩牙都快咬碎了,刚被简单压下去的火又蹭蹭的上来,开始捋袖子了,简单见势赶紧再次抱紧路然,把路然给气的:“沐兮颜,你这是不见棺材不落泪是吧,简大单,你给我松开听到没?”

  场面一度有些混乱,有还算理智的老师为了防止事情闹大赶紧站了出来,把其他的人都给叫了出去,房间里只留下了,简单他们四个还有沐兮颜。

  看着一直在各有说辞的两人,老师最终还是决定去看一下监录像到底是怎么回事。

  出来那个手割断绳子的那一幕,路然又激动起来。

  简单再次试图平复了路然这个气到跳脚的丫头:“路然,你别冲动,你有什么事情慢慢的说。再说了,沐兮颜那说的那也对啊,和她有一样的手链的人那么的多,就凭这个不清不楚的图像,这也没有办法证明这个人就是沐兮颜。”

  路然:“除了她还有能谁?她不就是自己不如你,所以就在背后使这些绊子。”

  沐兮颜也气势汹汹的站了出来:“不如简单的人多了,你又凭什么怀疑我,再说你自己不也不如简单。”

  路然不可置信的指了指自己::“可是我不可能会伤害简单。”

  “世事难料,你自己不也说了,人心隔肚皮的吗。”

  路然气的:“我..”

  简单拉住路然:“好了,都别说了,这件事情反正也都过去了,再说了,你看,我这不是也没有什么事吗,又不是什么大事,就这样算了吧。”然后简单转向了老师:“不好意思啊,老师,这次是我们给您添麻烦了。”

  路然又有点激动:“简单!什么不是什么大事,我们怎么能就这样算了?”简单赶紧拉了拉又快要炸起来的路然。

  黎洛这时候也站了出来:“麻烦老师您带队先回去吧,我和简单我们四个想在这里转转,您不用担心,等玩一会我们就会自己回去的。”

  老师看了看这个一直以来最让老师们放心的黎洛,又看了看路然,想着让路然和沐兮颜一起坐校车回去恐怕也是很不安全,又不知道在路上这个小丫头会惹起出什么事端,便点头同意:“那好吧,你们四个回去的时候一定要注意安全,记得别玩的太晚啊,到家之后给老师回个信息。。”

  黎洛点了点头“”“好的老师。”

  他们四个离开比赛的地方,在街上走着的时候,路然还忍不住特别认真的说:“我敢拿我的智商保证那个人是沐兮颜,再说了如果说不是沐兮颜的话那还能有谁?”

  夏梓莘拉了拉路然:“好了,路然,我们的确也没有什么确切的证据,现在只能是平时注意一点就好了。”然后夏梓莘又瞟了瞟路然:“再说了,路然,你是什么时候有的智商?”

  路然抬了抬手做势威胁了夏梓莘。

  简单也拉了拉路然:“路然,你看看我们今天一天都折腾了那么晚了,我都有点饿了,我们赶紧去吃饭吧。”

  路然一脸嫌弃的瞟了眼简单:“那你说你想吃什么?”

  一说到吃简单两眼就开始放光:“火锅。”

  “行行行,今天你是大功臣还是伤员,你最大,你说了吃什么就吃什么。”

  吃饭的时候,简单欣慰的觉得她和黎洛比赛赢了这件事情成功的遮住了简单受伤了的那件事,只不过是简单并没有想到的是,其实路然和黎洛还有夏梓莘这三个人在自己的心里都并没有谁是真的是把这件事情放下,不过是各自打起了自己的小九九而已。

  下午回去的时候简单说路然也不知道是哪根神经又搭错了,非让黎洛送简单回家,然后她和夏梓莘这两个人鬼鬼祟祟的也不知道去干嘛了,搞得简单一头雾水。

  回家的路上简单也净跟黎洛说道路然这个丫头了。

  黎洛微笑的看着一脸认真思考的简单:“路然虽说是平时鲁莽点,不过主要还是因为太担心你了。”

  “这个我当然知道啊,”简单眼里突然有了一丝的放空:“一直以来,路然对我最好了。”

  “那是因为值得啊。”

  简单其实没太听清黎洛说的那句话,只顾的问黎洛:“黎洛啊,我跟你说啊,其实路然可傻了,自己的事都不上心,倒是什么事都会为我想。”

  黎洛看了看简单:“你这话说的怎么好像自己很聪明一样。”

  简单不可置信的指着自己:“我..我哪里不聪明了。我怎么没有觉得呢。”

  “呐,你见过哪个精神病说过自己有病的。”说完黎洛就放下结结巴巴无话可说的简单自己向前走去。

  简单摇了摇头:“黎洛,你变了,你再也不是那个高冷的翩翩少年了,你..你给我站住。”

  然后,两个人追逐的影子在夕阳下被拉的很长。

  跟着奔走的路然的夏梓莘还忍不住抱怨:“路大小姐,你慢点行吗?你这怎么跟赶着投胎一样。”

  “我是不是早就说了不让你跟来,是自己非要来的,早知道你那么拖后腿我才不会让你跟着呢。”

  “路大然,你可别不识好人心啊,我要是不来,就你那个破脾气,你还不得把人家家都给拆了!”

  路然猛的停下脚步,害得夏梓莘还差一点撞到她:“你干嘛啊?路然。”

  路然认真的看着夏梓莘:“你来了,那你觉得你能拦的住我吗?”

第五十三章 是吗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