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二章 思念翻涌

  随着最后一声“破”,苍穹震动了起来,黄金树抖了一地的树叶,这不是真破了吧?我欣喜若狂的回头去看小白。可发现小白不见了踪影。“死小白!关键时刻掉链子!”

  “你说谁呢?”

  身后传来了小白的声音。咦?还在。只见他慢条斯理地从一堆树叶的爬出来,我也顾不上笑他,拧起他就问,“破了嘛?”

  他撇了我一眼,“没有。放我下来!”

  “可是它动了呀!”我晃着他。

  “死鱼干!放我下来!不然休想我多说一个字!”

  我一把把他栽到地上,“说!”

  “你真是蠢!如若结界破了,这穹庐也早就破了。你现在连这穹庐都冲不破,结界,早着呢!”

  本来高涨的情绪一下子掉到了冰点。我这次真的已经尽力了。难道真的回不去了?师傅把玄机室交给我,可我才读过一块冰晶石,掉进这穹庐以来好像隔绝了外界的一切,我甚至感觉不到玄机室的丝丝讯息。这一仗打得如何?我的师傅,我的兄长你们可一切安好?还有我的父亲,是的,我的父亲,从母亲死后我从来没叫过他父亲,可我此刻却是那么想他,所有的怨恨在思念面前都是那么无力……

  还有……金乘风,每当我和小白斗嘴,我总会想起他,想起成长中的点点滴滴。

  我七岁时,他十岁。那年春天,我和父亲赌气跳上了马背,马儿发疯似的乱撞,我以为我会被摔个稀巴烂,是他,跳上马背救了我,自己断了两根肋骨,却还在对我笑。

  我十岁时,他十三。那年冬天,天冷的出奇,连漫天的黄沙都冻住了似的。我被阿林娜关在暗室里,他从怀里哆哆嗦嗦的掏出我最爱吃的沙枣膏,还带着他的体温。我一气之下踩了城了泥,他却陪着笑脸,拉着我走出暗室,不惜和他母亲翻脸,阿林娜狠狠的打了他一巴掌,可他拽着我头都没有回!后来才知道,他那天刚出征回来,连父亲都还没见……

  我十三岁时,他十六。那年夏天,龙城又打了胜仗,他坐在高高的战马上从城门进来,威风凌凌。龙城的百姓在街道两侧喊着“战神金将军!战神金将军!”我混在人群里瞅热闹,他却一眼就认出了我,硬拉着我上了他的马,将我环在怀里。虽然当时有杀了他的心,但让我第一次感受到什么叫做万民敬仰。

  我十六岁时,他十九。这年秋天,我掉入了遗忘之海,而你又在哪里?

  其实,不管有没有阿林娜在,你在我心里都是那个所向披靡的大英雄。可是,我从来都没有告诉过你。你对我的好,我都知道,不是我没心没肺,而是我已经习惯有你。跟我兄长比起来,你却更像我的兄长。总是事无巨细。你知道我怕冷,就给我送来了南城的手炉,天祁的狐皮;你知道我贪玩,就给我带来玉城木偶,龟兹的舞娘;你知道我总是那么笨,经常练法受伤,就给我寻来了桓城的,玉城的,卡比国的,漠城的药。可我除了故意惹你生气,什么也没有为你做过。。。

  不知道,你是跟阿林娜走了,还是留在了龙城,不论哪种决定,对你都是煎熬吧?金乘风,我也很想你,很想再看看你坏坏的样子,很想和你再斗一次嘴,很想再和你吵着闹着打上一天一夜。。。直到今天我才知道,无论装得再坚强,任性的我,一直如此需要你。金乘风,对不起~兄长,对不起~~

第四十二章 思念翻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