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七章 可怜的黄金树

  夜明珠照的穹庐四周亮堂堂的,五彩斑斓的鱼儿一趟一趟的被吸引而来,“砰砰砰”撞了壁却不知悔改,还是一趟趟往上撞,如同飞蛾扑火。到底是执着还是傻?

  “金梭梭,你又偷懒了!”

  “小白,你自己看看,这黄金树都快被我震秃了好嘛!”我躺在树枝桠上,指了指头顶的树冠,“你这小子天天跟催命鬼似的逼着我,小心我一死了之!”

  小白仰着头,肥嘟嘟的小脸像个包子。。。唉~好久没吃过包子了。。。

  “你才舍不得死。快下来,接着练!”

   我从树上飞下,轻轻松松落在他身边,蹲下身子,巴巴的望着他。。。

  小白不由自主的拧起裤子往后退了一步,“你又想干嘛?!”

  “哎呀,小白殿下,你知道的,我是个法师嘛,法杖可是我的半条生命也。你擅自改了我的经脉,我现在连我的法杖都召唤不了了,你是不是该负责啊?”

  “金梭梭,你良心给狗吃了吧?”小白一跳脚,指着我,“你命还是我救的!”

  敢拿手指我。。。我凑上前一口咬住了他的小指头,朝他龇牙咧嘴的笑。

  “呵呵~金梭梭,你好像忘了,这身体可是十二年前的。。。”

  我去,我怎么忘了这一茬。啊呸!啊呸呸呸!!你狠!

  “臭小白,说真的呀,你那戒指里能不能掏出个法杖呀?”

  “臭鱼干,我又不用法杖,所以哪来的法杖!?”

  “你不是来找我的嘛?怎么着也该带个法杖做见面礼吧?”

  “金梭梭,我得到命令之后一直认为我要找的是块石头好嘛,谁知道是你这个活物,,还是个麻烦精!”

  “你说谁麻烦精?!”我朝他扬了扬拳头。

  “我,我,行了吧?”

  “哎呦,我们的小白殿下是越来越识趣了啊,放过你!”

  “你别贫嘴了,快练,这日子快差不多了,我们得尽快出去。”

  “知道啦!”就知道这小子一乖就没什么好事。我站在树下,看来今天这黄金树是非秃不可了。我屏气凝神,在空中画出了结界,有时感觉这结界已经变成我身体的一部分,从第一画开始,身体就好像自己在舞动,看着水中的倒影,我便想到了母亲,想到她施法结咒时翩翩起舞的身姿,从指尖到颈脖,从纤腰到胯,从腿到足尖,柔美婉转,每一处都是在画中。

  “金梭梭,别分神!”

  耳边传来了小白萌萌哒的声音,金梭梭,屏气凝神,去除杂念。

  随着大咒的最后一画,“破!”穹庐又开始震动,不出所料,黄金树的叶子哗哗的像雪花一样从树冠落了下来。小白眼也不眨的盯着树冠,这孩子是数叶子数上瘾了吧?!

  “不错,这次比上次多了二千多片叶子。”

  “小白殿下,你要不要取两片叶子纪念一下?”

  “纪念什么?又没有破。”

  我伸出手指向光秃秃的黄金树,“您看,这是最后一波叶子了!”

  他撇了一眼黄金树,“看来以后得计算震动的时间了。”

  这小孩,真的,一点都不可爱。我一个瞬移,上了枝桠,继续躺着,头顶便是光秃秃的枝桠,以前枝叶繁茂的时候金灿灿的,非常好看,现在虽然秃了,却有另一番感觉,有点沧桑,还有些许悲凉,可是,那树干上是什么?我斜着头仔细看了看,不像树干天然的斑纹。

   “小白,你是不是对这树做过什么坏事?”

  小白惊恐的看着我,“金梭梭,你想什么呢?我这身体还是个孩子!”

  “额。。。什么意思?”

  小白转了转眼珠,“没什么意思,你什么意思?”

  这小子心里一定有鬼,待会儿再来严加拷问。“我问你有没有在这树上乱写乱划什么的?”

  “你真当我是孩子了?我三万岁了!不是三岁!”

  那就奇怪了,“小白,你看那是什么?”我指着树顶的那串纹路问。

  显然,小白也看见的不寻常的东西,“你带我上去看看。”

  我俩凑着树干,这是一串符号,不是人族文字,也不是龙族文字,“小白,这是什么?”

  看小白半天没理我,就知道他肯定也是懵的,“小白,你说这是不是破这穹庐的咒语?“

  “不知道,这种符号我也不曾见过,若是咒,解咒的方法无非就念咒,或用相应的引子开启。”

  “何为引子?”

  小白侧过头惊讶的看着我,“金梭梭,你是个假法师吧?你连引子都不知道?”

  “你信不信你再多说一句,我就把你推下去!?”

  他白了我一眼,继续说道,“引子就是开启阵法的特殊物体,最常见的就是鲜血,还有就是特定的法器,像之前你看的书中的镜花水月阵,就需要水月镜;再比如百婴夜啼阵,就需要一个足月的婴儿。。。哎,金梭梭,你干嘛?”

  “不是要鲜血嘛?我来试试先啊!反正你也没有。”不由分说,我把咬破的手指按到了符号上。手指按下去的地方突然像长了吸盘一样,吸住了手指,不断的从伤口处吸取血液,血液顺着符号的凹陷慢慢上下左右流开,遍布了字符。字符开始发出炫目的红光。我和小白都惊呆了,只剩下面面相觑。。。

  突然树开始抖动起来,并且越来越剧烈。小白一刻没留神,摔下树去,我去,这还不真摔成肉包子啊,你才是麻烦精好不好?!

  我瞬移到树下,一把接住了小白,他搂着我的脖子,不淡定的看着我,“笨鱼干,做事情前好好想想行吗?要是这咒真的是破了这穹庐的咒,这穹庐毁了,你就真要变成死鱼了!”

  树干嘎吱嘎吱发出巨大的奇怪的响声,从树冠往下慢慢从中间裂开了一道缝,一阵很强的光线从缝中射出来,刺眼的很,这树里难道藏了一个宝物?

第四十七章 可怜的黄金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