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2章 我一见你就想上你

  出了御书房,她站在高处俯瞰着整个京都的繁华,脸上的神色却一点一点的冷了下来。

  直到,一抹身影闯入他的视野。

  她眉头微微一蹙,朝着他看了过去。

  那人显然也看到了她,隔着一小段短短的距离,她在上,他在下,俩人就这样彼此相互注视着。

  男人一拢青色的长衫静默而立,没有任何的点缀与花纹,只在袖口绣了一只墨绿色的翠竹,素素雅雅,清清澈澈地自他肩头流泻而下。

  一眼看过去就仿佛是那远山的青黛,飘渺似烟,却又在影影绰绰之中,将那俊秀的身姿勾勒得越发撩人心弦。

  他的一双眼睛就仿佛早已经看透了一切,世间风尘无主,莲台才是众生的归宿。

  可是,她却相信,眼神没有内容的人,内心早已尝遍百种毒药,走过千山万水,一定不会甘于禅坐蒲团,淡泊度日的。

  尤其,这人还是顾青禹。

  燕京朝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丞相,百官之首,位高权重,清逸俊美,可是身边却无一个姬妾,是让无数闺阁少女垂涎的存在。

  在她还没死的时候与他“关系匪浅”,在她的记忆里,这个男人一直都是不苟言笑的,从里到外透着一丝冷漠。

  虽说他表面看上去是谦谦公子,温润如玉,实则,心狠手辣中还透着一丝卑鄙,是一个十分不好对付的人。

  她死了,想必,他也是开心的吧。

  毕竟,从那以后便不会有人在他沐浴的时候偷偷画他的果体,不会在随便触碰他的身体,不会再抢他爱吃的东西,更不会拿了他最爱的书还不还,也不会在他睡觉的时候画花他的脸。

  想到以前和他的种种,殷九卿唇角轻轻的勾了一下,有些自嘲。

  对于他而言,此生唯一的遗憾估计便是不能亲眼看着她死吧,谁让他偏偏在她大婚之日请旨出京了呢?

  哪曾想,她的大婚之日竟是满门被灭之时。

  否则,他便可以看到平日里那个总是找他茬的白兮兮是如何凄惨的在军营被蹂躏而死,看到那个庇护她的将军府一夕崩塌。

  想到以后会会认认真真的与他为敌,殷九卿瞬间觉得压力有点大。

  朝局上的波谲云诡,步步为营,真的和后宅里的恶作剧不一样,一个不慎,便是满盘皆输。

  就在她沉思的时候男人已经收回了目光缓缓走上了台阶,看样子,他是要去御书房。

  在他经过她身边的时候一道淡淡的清香忽然钻入鼻翼,让她那颗躁动的心慢慢的平静了下来。

  只是,看着他那一如既往禁欲的模样,殷九卿却突然生出了一种想要调戏他的想法,想要在他那张淡漠的脸上看到其他的情绪。

  这想法一出,还未经过详细的推敲,她便伸手抓住了他的手。

  他脚步一顿,那张脸在一瞬间便暗沉起来,墨色深瞳中锋芒历历,“放手。”

  殷九卿红唇嚣张的扬了起来,那只握住他的手不但没有放开,反而握的更紧。

  上前,她停在了与他咫尺的地方,然后,缓缓开口:“这位公子,我一见到你就想上你,他们斯文人将这叫做……一见钟情。”

  男人一双眼睛在顷刻之间泛起一股沉冷肃杀的光,那张秀美的脸,此时仿佛罩上了一层寒霜,有什么东西仿佛一触即发。

  离得近了,殷九卿也发现,这个男人的脸色似乎有些苍白,眼底除了疲惫,似乎还有一些让人无法描述的东西。

  他依旧是权倾朝野的百官之首,可是,却没了当初的意气风发。

  不过一年的光景,他到底经历了什么,居然变得如此……生无可恋?

  不过,这一切都与她没有关系。

  以前,她女扮男装到酒楼的时候刚好听到有人问他,可否有意和将军府嫡女白兮兮定亲,而他居然说他喜欢温婉的,那意思不就是嘲讽她粗鲁么?

  这如何能忍!她当即便冲上去给了他一脚,之后更是一发不可收拾了。

  可是,在那无数次的交锋中,都不过是一些恶作剧,她觉得看他生气很开心,他亦不会真的伤了她。

  而如今,因她的归来,却是要认认真真的与他殊死相博了。

  “丞相大人,皇上等你多时了。”南隐擎身边的宦官张家德从里面走了出来,看着这一幕,眼底闪过一抹疑惑,“大巫咸,怎么了么?”

  “呵呵。”她低低的发出一声轻笑,“没什么,只是突然觉得丞相和我很是有缘。”

  张家德神色微妙的看了她一眼,难道,大巫咸准备将魔抓伸向丞相了?

  也就是说,放过殿下了?

第2章 我一见你就想上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