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3章 一个男人长成这个调调,真是难为他了

  下一刻,顾青禹忽然将自己的手拽了出来,就连一个斜眼都没有给过她便直接朝着御书房走去。

  殷九卿站在原地,看着他那撩人的身姿,极其轻佻的吹了一个口哨。

  他脚步微微一顿,下一刻,却若无其事的往里走去。

  即便看不见他的模样,殷九卿也知道,这个男人,又生气了。

  没有再驻足,她抬脚走下了这高高的台阶。

  ……

  正午的阳光惟其盛烈,蓬然粲放如花,此刻,群臣正在等待着这即将到来的西南朝君主,在阳光的炙烤下,文官门早已经不堪承受了。

  相较于其他人严肃认真的姿态,殷九卿则靠在一侧阴凉处,嘴里随意的叼着一根草,表情透着三分随意,七分慵懒。

  在她还还是白兮兮的时候她便听说过这个西南朝君主苏沉央了。

  据说他有着一张比女人还要妖媚倾城的容颜,手段狠辣,心肠歹毒,那张嘴更是毒得难以描述。

  这个时候,不远处忽然传来一阵声响,众人闻声看去。

  只见四皮披着金甲的白马正拉着马车狂奔而来,那马车极其华丽,四面皆是精致昂贵的绸缎装裹。

  镶金嵌宝的窗牖被一帘淡蓝色的绉纱遮挡,使车外之人无法一探究竟这般华丽。

  不一会儿之后,那马车停了下来,帘子被人缓缓拉开,男子的身影慢慢的出现在了众人的眼前。

  朝着等候他许久的臣子扫了一眼,他唇角似有若无的勾了一下,刹那芳华,他眉目清魅,就好像是仙界不可随意窥探的桃花一般妖灼。

  当真是极其的美艳,妖冶若狐魅。

  殷九卿摇了摇头,低声道:“一个男人长成这个调调,真是难为他了。”

  殷九卿话音刚落,顾青禹便面无表情的朝着她看了一眼,那眼神,平静无波,却又好像蕴含了许多。

  她一时无法猜透。

  顾青禹没说话,随行的臣子却忍不住的议论道:“也不瞧瞧他自己那妖里妖气的模样,好意思嘲笑别人。”

  殷九卿:“……”

  她似乎知道顾青禹那充满意味的一眼是个什么意思了。

  此刻的殷九卿还不知道,她的一句话已经被苏沉央一点不漏的听了进去。

  他纤长的凤目微微眯起,眼角上翘,隔着一段距离,准确的捕捉到了角落里悠哉惬意的她。

  妖娆邪肆的眸子危险的一眯,刹那间,宛如有一层层的魅意荡漾开来。

  苏沉央没有说话,顾青禹也没有主动招呼,就这样冷漠的站在一侧,静谧的就好像是一副山水画。

  没有多余的动作,便道尽洒脱,出尘若仙,天地仿佛于瞬间失去了色彩。

  苏沉央上前一步,“想想这位便是燕京朝赫赫有名的丞相了,久仰。”

  他尾音上挑,故而略拖长了几分,给人一种格外性感的感觉,这样声音本该极为惑人的,但是在此刻,却硬生生的给人一种异常冰冷的感觉。

  面对苏沉央的寒暄,男人目不斜视,只是微微额首,薄唇惜字如金的吐出一个音节,“嗯。”

  “……”苏沉央脸上的表情有一瞬间的僵硬。

  右都御史古萧寒看着这尴尬的气氛,轻咳一声,上前一步,意图缓和气氛,“西南皇好眼力,居然能一眼就在人群中猜出顾相。”

  “呵呵。”一声不带任何情绪的低笑溢出唇瓣,“看惯了衣着华丽,面容庸俗的文武百官,顾相矜贵清冷的风姿自然一目了然。”

  ‘矜贵清冷’四个字他咬得极重,似乎是在暗示什么。

  而他的一句话,也将所有臣子得罪了一个遍,却碍于他的身份和传闻中的手段而不敢多说什么。

  一直躲在最后事不关己的殷九卿听到这话的一刻,炸了。

  她什么都能容忍,就是不能容忍别人否认她的帅气,尤其,还是被顾青禹比下去。

  苏沉央这话说的十分不委婉,他的意思就是,除了顾青禹,他们所有人都是面容庸俗了。

  于是,她上前一步,来到他跟前,她就这样肆无忌惮的打量着他,眼神充满了亵玩,就仿佛看货物的嫖客一般。

  瞧着面前这个方才嘲讽他容貌的人,苏沉央轻嗤一声,“长得矮的人终究只配被俯视。”

  殷九卿红唇一勾,笑的妖娆邪肆,“嗯,西南皇身段不错,虽然面容庸俗了一点,衣着华丽了一点,不过,在下很是喜欢。”

  “……”殷九卿话音刚落,随行的臣子便忍不住议论了起来。

  这殷九卿莫不是被太子重伤后伤到了脑子,西南皇是个什么样的人谁都知道,他居然也敢肖想人家,莫非是当真没死过。

  殷九卿的一句话成功的让苏沉央脸上的笑容僵住。

第3章 一个男人长成这个调调,真是难为他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