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5章 这个不男不女的贱人

  西南皇到访,本应该设宴款待,可是那男人却我行我素的拒绝了。

  殷九卿乐的自在,宫廷虚与委蛇的宴会是她最不喜欢的,她宁愿在府里睡觉。

  此刻,她正慵懒的躺在软榻上,身上盖着一层白狐皮毛,一手撑着脑后,静静的看着天空的残月。

  当日在军营被蹂躏而死,谁曾想,一觉醒来之后便成为了当朝大巫咸,而且身受重伤。

  一年时间的养病,她对自己今后的人生也有了一定的规划。

  她要罗决和南容的命,要那高高在上的九五之尊还将军府满门一个清白。

  她也知道,通往复仇的这条路注定的一路荆棘,可是,这却是她唯一活下去的动力。

  “公子,圣旨到了。”珊瑚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将她从自己的思绪中拽了出来。

  “大晚上的,圣旨?”她脸上噙着一抹清晰的不耐,似乎生气被人打扰了。

  “……咳!”珊瑚轻咳一声,“传旨的公公就在奴婢跟前,你当真没有看到?”

  闻言,她这才朝着一旁的宦官看了过去。

  “大巫咸接旨,奉天承运,皇帝诏曰,西南皇国君到访,和大巫咸相谈甚欢,一见如故,特命你负责西南皇在燕京三日所有的大小事情,不得有误。”

  将圣旨递给她,宦官笑了笑,“大巫咸,西南皇的意思是,这三日里都要你住在他那里,一切听他的吩咐,现在就启程过去吧。”

  拿着宦官递来的圣旨,殷九卿脸上缓缓扯出一抹狰狞的笑,然后,牵强至极的扯出一个弧度。

  “想必皇上是误会了,我和西南皇并没有相谈甚欢,更没有一见如故,他那是觊觎我的美色,企图不轨。”

  “皇上还说,两国邦交就交给大巫咸了。”

  殷九卿:“……”

  她真的从未见过如此记仇又小心眼的贱人!

  ……

  殷九卿来到行宫的时候,男人正随意的半躺在主位上,一身黑袍随意的披着,只在腰间系了一根衣带,露出大半肩膀。

  目光落到他的锁骨上,她眉头不悦的皱了起来,一个男人,长得比女人还要勾魂,真是,娘到不行了。

  还有那坐姿,风骚的都没有边界了。

  她真的很怀疑,这么娘,这么骚的男人,那什么硬的起来么?

  从殷九卿进来的那一刻苏沉央便知道了,他故意假装不知道,就想看她能说点什么。

  可是,她却目光狰狞的将他从上到下狠狠打量了一遍。

  本以为就此完了,然而,她又将他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最终,停留在了他那个不可言说的部位。

  纵使苏沉央有那么一点不在乎旁人的目光,可是,在她的眼神下,还是感觉到一阵无所适从。

  更何况,眼前的人可是有断袖之癖的。

  此刻,他忽然就有点后悔让她住过来了。

  坐起身子,他那双妖娆的凤眸朝着她看了过去,“神棍,你午时说孤有血光之灾,那么……”

  他身子微微前倾,一手随意的撑着下巴,整个人妖娆的如同那夺命的狐妖,“可有算过自己如今的处境?”

  苏沉央此时就给殷九卿一种小人得志的感觉。

  “西南皇能不能把你的衣服穿好,你好歹也是一国之君,不是楚馆里卖肉的。”

  苏沉央神色未变,只是看向她的一双眼睛,怎么看都让殷九卿感觉到一阵毛骨悚然。

  他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绯色的唇瓣随意缓慢的吐出靡靡之音,“孤觉得行宫甚乱,一个时辰,打扫完毕。”

  闻言,殷九卿差点一口气没上来。

  行宫这么大,他让她一个时辰打扫完,更何况,她好歹也是朝廷命官,他居然让她打扫。

  说着不是针对谁信!

  “西南皇恐怕不太了解我燕京,首先,行宫有宫人打扫,很干净,其次,我是官,不是奴。”

  瞧着她愠怒的模样,苏沉央嘴角的弧度扩大了几分,“你不是么?”

  殷九卿:“……”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她提醒自己冷静,冷静。

  反正在这个贱人眼里,除了他自己,谁都是奴仆。

  “如果你做不到,孤现在就入宫……”

  “扫就扫。”重重的吐出三个字,她转身走了出去。

  这苏沉央不就是故意找她的麻烦的,不就是因为她嘲讽了他么?行宫那么干净,她随意弄弄,不就可以了。

  这个不男不女的贱人!

  此刻的殷九卿丝毫没有意识到,在别人的眼里,她也是不男不女的。

  可是,当看到这,苏沉央即将入住的寝殿时,殷九卿整个人都不好了。

第5章 这个不男不女的贱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