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6章 这是谁的狗

  这……凌乱的就仿佛遭遇了重大抢劫的模样。

  她面目狰狞的扫过整个一片狼藉的寝殿,然后大步走了出去,然后,她找遍了整个行宫,奇迹般的一个宫人都没有。

  等她回来的时候半个时辰已经过去了。

  而她,完全不想打扫,因为扫也扫不完,那个贱人就是故意针对她。

  于是,她直接在门口台阶上躺了下来。

  夜晚的风徐徐的吹着,浮动耳侧的发丝。

  正在这个时候,头顶却传来一个声音,“大巫咸,我们主子说了,如果他入睡的时间你还没打扫完,就别怪他无情了。”

  殷九卿睁开眼睛,看着出现在自己跟前的男人,眉头一皱。

  她见过他,好像是苏沉央身边的贴身侍卫,叫凌阳的。

  正在这个时候,一声奇怪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她目光准确的捕捉到他怀里一直雪白的毛绒。

  “这是你的狗?”

  “这是狐狸,我家主子的。”

  凌阳话音落下,就见殷九卿脸上出现了一种极度鄙夷的表情。

  还不等他发话,她一句话便吐了出来,“一个大男人,养这娘们兮兮的宠物,真是没气魄。”

  凌阳静静的看了她一眼,冷哼一声,为她的不识货而感到无语。

  这可是百年难得一见的灵狐,有着极高的攻击力和警觉力,极其难以驯服。

  似乎是想到什么,殷九卿眼睛轻轻眯了一下。

  “其实,我也很喜欢这种娘们兮兮的狐狸,不如,你借我抱一会儿,半个时辰后还你。”

  凌阳没有拒绝,直接将狐狸递给了她,然后转身走了。

  他得去向主子禀报这个好消息,就看她如何被灵狐弄到伤痕累累,敢嘲讽主子,她也配。

  看着凌阳远去的背影,殷九卿唇角露出一抹奸笑。

  然而,正在这个时候,狐狸却发出一声怪叫,然后一跃而起,目标是她的眼睛。

  殷九卿一愣,反手揪住她的皮毛,然后将灵狐反手扔出。

  就听见一声呜咽,那灵狐已经顺着不远处的墙壁滑落在了地上,看样子好像有点痛。

  而它却没有要休战的意思,再度朝着殷九卿扑来。

  没有任何犹豫,她猛地扯出腰间的青冥软鞭,轻而易举的卷住狐狸,将它一下一下的撞击在四周的墙壁上。

  而狐狸也从最初的张牙舞爪变得奄奄一息。

  而某个人丝毫没有半点同情心,反手一拽,将狐狸拽到了自己跟前,然后,就仿佛提一件货物一样走进了寝殿。

  她将狐狸安置在一片狼藉之上,拍了拍它的头,“如果你敢离开,我就炖了你。”

  威胁了一声,她转身走了出去。

  ……

  听着凌阳的汇报,苏沉央一扫方才的阴霾。

  随着时间的到来,俩人一起来到了寝殿。

  推门而入,依旧一室的凌乱。

  而他的灵狐就这样战战兢兢的坐在一堆狼藉上,睁着一双水眸楚楚可怜的看着他。

  苏沉央冷笑,她果然没有打扫完,看来,他可以借题发挥了。

  就在这个时候,身后忽然响起一个极度震惊,极度惊诧的声音,“天呐,怎么会这样?”

  苏沉央眉头一皱,扭头看了过去。

  然后,句见一袭白衣的少年满脸疑惑不解的大步走了进来,然后四处看了看,随着一声声天呐天呐的声音闯入耳膜,苏沉央脸色难看了些许。

  然后,就见她痛心疾首道:“这是怎么回事,我明明已经打扫完毕了,这是个什么情况啊?”

  俩人一脸懵逼的看着她表演。

  然后,她仿佛不经意的看到了角落里的狐狸,“天呐!”

  又是一声惊呼,她颤抖的手指不可思议的指着灵狐,“这是谁的狗?”

  凌阳:“……”

  这逼装的就过分了啊!

  即便知道,凌阳还是应了一声,“主子的狐狸。”

  凌阳话音落下,就见她用一种令人发指的表情看向了一旁不解的苏沉央。

  她痛心疾首的后退一步,将一个被摧毁劳动成果的小可怜演绎的淋漓尽致。

  她说,“不管西南皇如何刁难,本官身为大巫咸,还是亲自为你打扫寝殿,可是你居然纵狐行凶。”

  说着,她眼眶忽然就湿润了起来,整双眼睛红彤彤的,眼泪一颗一颗的往下掉,看好起来就好像受了天大的委屈。

  苏沉央和凌阳当时便震惊了。

  这是他们第一次见一个男人的眼泪能来的这么突然,这么汹涌,而且丝毫不带酝酿的。

  “我知道,西南皇不就是嫉妒我的美貌,我的才华,我的天赋么?所以才这样刁难我,想不到,堂堂的西南皇,居然连这点气量都没有,见被你刁难的人完成了任务,便把你的狐狸带来搞破坏,贵国的风度,我算是见识到了。”

  此刻,狐狸一双灼灼的目光落在苏沉央身上,那双眼底,是不知世间险恶的单纯。

第6章 这是谁的狗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