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7章 这世间为何会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目光扫过和之前乱的别无二致的屋子,苏沉央再不明白她的意图,那真的是白活了。

  他冷冽的目光朝着凌阳看去,后者羞愧的低下头。

  他,被殷九卿阴了。

  “滚!”目光阴沉的看向殷九卿,他威严的吐出一个字,明显是动怒了。

  “好勒,这就走。”眼泪瞬间被收起,转而笑靥如花。

  走到门口的时候她脚步顿了一下,扭头朝着脸色阴沉的苏沉央看了过去,“西南皇你放心,你因嫉妒我美貌,嫉妒我才华,嫉妒我天赋,而刻意刁难又而纵狐行凶的事情我不会说出去的。”

  苏沉央脸色又难看了几分。

  这世间为什么会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居然连一只畜生都要利用。

  堂堂男子汉,却说哭就哭,说她是娘娘腔还侮辱了娘娘腔呢。

  殷九卿走后,整个诺大的寝殿瞬间就安静了下来。

  半晌之后,他目光阴沉的朝着狐狸看了过去,而后,慢慢的踱步来到它面前。

  就在他伸手准备拿起狐狸的时候,先前被殷九卿惊吓过度的狐狸一个哆嗦便咬在了他的手上。

  看着手指溢出的鲜血,他唇角缓缓勾出一抹残戾的微笑。

  血光之灾么?

  下一刻,他大掌猛地捏住狐狸的脖子,仅仅一刻,那狐狸便没了生息。

  凌阳默默的吞了一口口水,眉宇间尽是惧怕。

  ……

  虽然今晚赢了苏沉央,但是殷九卿心里非但没有庆幸,反而越发的纠结了。

  以那个人小心眼的程度,一定会更加猛烈的报复她。

  “……唉!”一声沉重的叹息溢出唇瓣,她躺在床上,烦躁的翻了一个身,她都已经是受害者了为什么还有人要来害她。

  就这样,她担惊受怕了一个晚上,却在第二天得知,西南朝太后病重,他连夜启程回国了。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殷九卿简直笑的合不拢腿。

  她如今算是安全了吧!

  胭脂来到后院的时候,远远的便看到她躺在软榻上,偶尔发出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大笑。

  拍了拍惊魂未定的胸口,她大步来到她的跟前。

  “公子?”

  “公子?”见她仿佛没有听到自己的话,胭脂又叫了一声。

  后者眉头一皱,“吼什么吼,我又没聋!”

  “……”胭脂一噎,愣愣的看着她,以前的公子,是绝对不会这么粗鲁的,可是这养病的一年来,他们四个都发现,公子的性情,变得不是一丁点。

  就连武功也精进的叫人震惊。

  看来,太子这次的狠绝是真的伤到公子了。

  微不可闻的叹息一声,她道:“太子皇陵守孝回来了。”

  殷九卿眸子微微一眯,里面悄无声息的绽放出一抹冷光。

  南容,从这一刻开始,你将会看到自己所有的辉煌逐渐的,烟消云散。

  “公子你在想什么呢?”瞧着她的样子,胭脂担忧的问了一句。

  殷九卿缓缓从软榻上起身,那双眸子仿若没有焦距的看向别处,嫣红的唇瓣缓缓勾起一抹弧度,慵懒轻柔的吐出一句:“我在想到底是将那贱人五马分尸还是卖小倌楼找壮汉伦死他丫的!”

  随着她一句滑落,她随意的扶住的树枝‘咯吱’一声断裂了开来。

  胭脂吞了一下口水,她感觉到有说不出的寒气从她的身上往外延伸,即便此刻艳阳高悬,她依旧觉得仿佛置身在冰窟之中。

  “咳!”默默的后退一步,和她保持着一定的安全距离,胭脂这才道出了事实。

  “公子,虽然如今皇上宠信你,你也被你自己传的神乎其神,但是对方是战功赫赫的皇朝太子爷,你想这个问题……似乎早了点。”

  况且,殿下当日将她打的奄奄一息,皇上也只是罚他看守皇陵一年而已。

  殷九卿阴森森的朝着她投去隐晦的一瞥,“他在哪?”

  胭脂犹豫了一下,“在七里街,看他的方向,好像是要去京都第一酒楼追月楼,还有,右都御史古萧寒之女古婧瑶和他在一起。”

  殷九卿一怔,她想起来了,一直以来南容和古婧瑶可是被人称赞的金童玉女,只可惜后来一道圣旨棒打鸳鸯。

  而她白兮兮就是那根棍子。

  现在想来,还当真是讽刺。

  罗决为了自己独一无二的荣耀地位,想成为皇上唯一能用的将军,而南容一心爱慕古婧瑶,自然是不想和她成婚的,最重要的是,父亲并不打算拥护他,所以,即便他娶了自己也没有用。

  圣旨又不可违逆,才和罗决狼狈为奸陷害忠心耿耿的镇国将军府!

  殷九卿脸上出现了一抹讥讽,这样狭隘的阴险小人成为太子已是苍天无眼,还想登上那九五至尊之位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第7章 这世间为何会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