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8章 去,把他们的钱袋给我抢了

  追月楼·

  当殷九卿带着珊瑚和胭脂来到的追月楼的时候,还隔着一段距离,就看见一副很美很和谐的画面。

  一身白衣的男子静静的坐在桌前,看着对面那个羞涩娇婉少女,面上平静寡淡,但是眼底却含了无限缱绻。

  殷九卿一双妖娆的眸子轻轻一眯,随手拿出一块面巾将自己的脸蒙住。

  而后,嫣红的唇瓣缓缓吐出两个字,“重雲。”

  随着她话音落下,不知从何地走上一位一身黑衣的男子,他微微俯身道:“公子。”

  “来,先把你的脸蒙上。”

  耿直的暗卫不疑有他,快速的将自己的脸蒙了起来,兴许公子是觉得他长得太黑了,不想看他。

  “可以了公子。”

  “嗯。”她淡淡的吐出一个音节,目光依旧停留在靠窗边的男女身上,“去,把他们的钱袋给我抢了。”

  “……嗯?”刚刚迈出一步的重雲突然察觉到不对劲,然后又折了回来,“公子,你说什么?”

  后者眉头微皱,“去。”

  重雲脸上露出了一抹为难的神色,虽然他是暗卫,现在还蒙着脸,可是再怎么说也是堂堂七尺男儿,大庭广众之下……抢劫!

  说出去似乎有点不太美观啊!

  想要拒绝的话,在看到她默默握住腰间软鞭的时候,一个跳跃快速的冲了上去。

  胭脂和珊瑚对视了一眼,无奈的摇了摇头,明知道这一年来,公子变得说一不二,为什么还每次都得拒绝公子?

  这不是垂死挣扎是什么?

  南容坐在窗边,当一道劲风袭来的时候他眉头一皱,深邃的眸底闪过一抹暗沉,微微侧目,他唇瓣轻轻勾起一抹寡淡的弧度,显然不将来人放在眼里。

  就在重雲即将触碰到他钱袋的时候,一道凌厉的夹杂着毁天灭地的强烈气势陡然袭来。

  目标,是他的……

  南容眼底杀气闪现,身子微微往后一仰,成功的躲过了那朝他头颅甩来的一鞭。

  他刚准备出招,便听到那同样蒙着面纱的白衣的“少年”将那鞭子往桌上一甩,豪气干云的吼道:“光天化日,乾坤朗朗,你竟然敢公然抢劫,简直找死。”

  “……”重雲身子霎时一僵,面巾下的脸上写满了浓浓的懵逼,就这样呆呆的看着殷九卿。

  不是公子让他来抢钱袋的么?

  那她现在是想做什么?

  南容微抬下颔,刀削斧刻的深邃面容在阳光的浸染下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他眸子停留在了重雲的身上,漆黑的眼底平静无波,仿佛在看一个跳梁小丑,一只手随意的摆弄着手里的酒杯,唇瓣漫不经心的吐出四个字:“雕虫小技。”

  “啪”的一声,他手中的酒杯被他放到了桌上,发出一阵沉闷的响声。

  他刚准备起身,那软鞭仿佛有生命似得朝着桌面席卷了下来,偏偏,他嘴里吼得是:“蟊贼,受死!”

  南容及时的缩回手,就见上好的楠木桌噼里啪啦一声碎裂开来,掉落在了地上。

  古婧瑶惊叫一声,弱弱的躲进了他的怀里。

  南容不言不语,就这样静静的看着殷九卿,看着她表面路见不平,却处处针对他的每一鞭。

  可是不得不说说,眼前的少年鞭子用的很是得心应手,招招凌厉。

  古婧瑶见此,当时便不乐意的。

  她嘟起红唇哼了一声,顺手拿起桌上的茶杯朝着她便打了过去。

  “叮叮叮”一连几声响,那茶杯的碎片被殷九卿弹得飞了回来,擦着她的发丝钉在了身后的柱子上,入木三分。

  看着古婧瑶惨白的脸,她红唇一勾,笑得嚣张,“雕虫小技都不如!”

  南容寡淡的脸上眉头微皱。

  看着这一幕,重雲默默的走了。

  什么都不用说了,他又被公子利用了。

  看着南容暗沉的黑眸,她不闪不避,噙笑迎上。

  “公子好生无礼,在下好心救你,你却恩将仇报,瞪在下,当真是让人寒心得很哪。”她的声音音尾拖长了几分,轻渺,淡兮。

  这样声音本该极为动听蛊惑的,可是在此刻却给人一种异常冰冷的感觉。

  仿佛是从那幽暗的鬼域迷间里,于无人子夜悄无声息地探出一只诡异冰冷的鬼手轻轻的捏住要害,犹如见血封喉的利刃。

  南容不语,只是淡淡的看了她一眼,只觉得他的身形和自己讨厌的一个人很像,只是那个人却没有这样一双灵动的眼睛,更不会如他一般的嚣张。

  店里的小二重新摆上了桌子和茶点。

  古婧瑶平复了一下受惊的心情,拿起茶壶为他斟茶。

  末了,南容刚伸手去拿,却被一只素白的手拿走。

第8章 去,把他们的钱袋给我抢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