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1章 都快误以为她就是男人了

  夜凉如水,残月如钩。

  此刻的星辰异常闪烁耀眼,宁静的府邸偶尔传来几声蝉鸣,夜的薄凉将天地万物包裹。

  正在这个时候,四名一身夜行衣包裹的人从屋顶快速的跳下,然后朝着她住的房间跑了过去,动作迅猛轻便。

  来到殷九卿门前,几人忽然停住了脚步,为首的一人小心翼翼的推开门,然后轻轻的走了进去。

  来到里间门口,透过虚掩的门便看到床上睡的很香甜的人。

  几人相互看了看,忽然举起剑便冲了进去。

  就在他们即将接近床榻的时候脚下忽然传来一身清脆的声响,然后,一个铁笼子便从空中掉了下来,将他们禁锢在了里面。

  黑衣人一惊,举剑便要去砍断铁笼。

  “别费力气了,这是玄铁打造的,砍不断。”重阳面无表情的吐出一句,然后和重雲默默的站在了门口。

  不一会儿的功夫胭脂和珊瑚也冲了进来。

  这个时候,原本‘熟睡’的人却漫不经心的从床榻上坐了起来,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她缓缓溢出一声低笑。

  “实在费解,我上为君王,下为百姓,上无愧于天,下无愧于地的,你们怎么会想要来杀我呢?”

  “呸!”有人淬了一口,“你这个神棍,别说今日有人出钱想要买你的狗命,就算没人出钱,你也不会活的长久。”

  “再多说一句杀了你!”珊瑚重重的吼了一声,一张小脸上浮上了一层浅浅的怒意。

  “珊瑚,别那么残暴。”殷九卿掀开被子缓缓走了下来,“我们都是读书人,喊打喊杀的有辱斯文。”

  她目光幽幽的落在铁笼里的黑衣人身上,嫣红的唇瓣轻轻一勾,波深诡谲:“把他的牙齿一颗一颗的拔了,直到交代是谁让他们来的为止。”

  黑衣人瞳孔不可思议的缩了一下。

  珊瑚和胭脂眼底也闪过一抹错愕,原来,这就是斯文的办法?

  “殷贼!你不得好死!啊……”随着为首那人的一句话落下,他的第一颗门牙就这样被珊瑚拔了下来。

  殷九卿啧啧的摇了摇头,一副慈悲为怀的模样,“还是不说么?”

  “哼!殷贼,要杀要寡悉听尊便!”

  殷九卿眉头微微一蹙,她上前一步,来到铁笼门口站着,一双眸子就这样停在了黑衣人痛苦的脸上,“我从刚刚开始就想问了,你为什么要叫我淫贼?你可知道诽谤我是要付出代价的?”

  黑衣人脸上闪过一抹错愕,还不等他开口辩解她却忽然转身,音色一改方才的慵懒无害,瞬间变得冷厉起来。

  “阉了,赏给重阳。”

  站在门口的重阳听闻,高大的身子微微晃了一下,脸上闪过一抹为难,左右纠结了一下,他还是试着胆子走了进来。

  “谢谢公子美意,可是……属下不需要。”

  “为什么?”

  听着她那句理所当然的一问,重阳一时之间不知道如何回答,他低垂着头,额头上已经浮上了一层浅浅的薄汗。

  半晌之后,他才忸怩的回了一句:“属下喜欢的是女人。”

  殷九卿眉眼微挑,“你没有试过女人,也没有试过男人,怎么就知道自己喜欢的是女人?或许你还不够了解自己!”

  重阳头垂得更低,不停的朝着门口的重雲使眼色,后者却果断的收回和他对视的眼睛。

  在公子面前,还是不要惹火烧身的好。

  “属,属下喜欢的……就是女人,还请公子收回成命。”难得见一向沉默寡言的重阳说这么多的话,珊瑚和胭脂不禁多看了几眼。

  殷九卿摆了摆手没有再勉强他。

  重阳也重重的松了一口气,转身朝着门口走去,然而,却在听到殷九卿接下来的话时停住了脚步。

  “那就阉了留给我吧。”

  重阳脚步一顿,身子也僵硬了起来,竟然再挪动不了分毫。

  艰难的吞了一口口水,他狠狠心,脸色犹如便秘似的,“既然公子赏给属下,那属下就收下了。”

  公子虽然女扮男装装的入木三分,如果不是他们从小便知道她是女的,都快误以为她就是男人了。

  可是,即便如此,他依旧不敢忘记,公子,是殷家的小姐,留一个男人在身边还是不太好,就算是阉了的也不行。

  殷九卿却仿佛没有听到他的话,只是吩咐了一句:“把重阳要的男人放了,其余三人,杀无赦!”

  听着她嘴里那个‘重阳要的男人’站在一侧的重阳虎躯一震,有一种难以描述的恶心感。

第11章 都快误以为她就是男人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