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2章 公子身材不错,几乎快赶上我了

  珊瑚不疑有他,手起刀落,就留下淡淡的血腥味。

  为首的那名黑衣人瞳孔轻轻一缩,震惊的朝着殷九卿看了过去。

  他大费周章的将他们擒住,本以为,他不会那么轻易将他们杀死的,谁曾想……

  在黑衣人愣神的时候她却忽然转身,一双冷佞的眸子朝着他势不可挡的看了过去,随后,红唇嚣张的扬了起来。

  “看你那怂样,算了,你走吧,免得你误会本官是那种残暴无情的人。”

  黑衣人默默的低头看了一眼死在自己脚边的同伴,垂在身侧的手狠狠的捏了起来。

  这个奸臣,他是绝对不会放过他的!

  “公子,真的要放么?”胭脂不死心的问了一句。

  “放了。”

  见她坚持,他们也就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打开了铁笼。

  黑衣人警惕的看了一眼殷九卿,然后飞快的朝着屋外跑去。

  珊瑚低低的叹息一声,“公子,你这是放虎归山,如今天下英豪辈出,而你这大奸臣的名声已经传的很是响亮了,我们就是每日去酒楼赞美你也没办法洗白,今日放了这人,日后必定会很麻烦。”

  “哼!”

  她轻哼了一声,随手拿过衣服穿上,红唇一勾,“放虎归山的前提是他得是虎。”

  吐出一句,她握着手中软鞭便走了出去。

  现在,他该去找他的主人了吧!

  重阳这才重重的松了一口气,和重雲快速的跟了上去。

  殷九卿一路不紧不慢的跟着那黑衣人,对方显然也察觉到了她的跟随,一直在京都里兜兜转转,就是不回去。

  这么一转,夜越发的深了,殷九卿也越发的不耐了。

  在他又准备绕路的时候她瞬时便炸了:“你自己了断还是我帮你了断!”

  黑衣人脚步一顿,扭头看着她,“殷贼,怎么不继续跟了。”

  她手指在鞭子的柄把上轻轻一摁,那软鞭便猛地蹿出了鞘,甩在了地上,激起尘土无数。

  她看着黑衣人,眼底清晰的映出一抹恼火,然后,咬牙切齿的声音响了起来,“你才是淫贼,你们全家都是淫贼!”

  随着她的话落下,漆黑的暗夜被一抹白光划破,一声尖锐的碰撞交击声轰的一声响彻天际。

  隔着一段距离,黑衣人感受到一股奔腾而来的强烈气势,而他,显然不是这殷贼的对手。

  权衡之下,他快速的跳上身后的高墙,还未进行下一步动作,后背忽然被重重的抽了一下。

  几乎,皮开肉绽伤及筋骨。

  “唔!”低低的哼了一声,他忍着疼痛想要继续逃跑,却被那人一脚踢中,身子不受控制的朝着前面倾去。

  ‘噼里啪啦’随着一声清脆的声音响起,木质的门窗被砸破了一个洞,而黑衣人也滚了进去。

  正在沐浴的南容脸色微沉。

  他面无表情的看着地上挣扎的黑衣人,眉头皱的更紧。

  他的府邸在东宫,这是宫外自己买的房子,皇陵守孝回来第一次住便被这么叨扰,心中很是不耐。

  黑衣人挣扎的向他伸出手,“救,救救我……”

  南容收回视线,缓缓从浴桶里站了起来,一手拿过挂在一侧的衣服,还未来得及穿上,一道凌厉的软鞭忽然袭来。

  只听见‘哗啦’一声,浴桶破碎,水瞬间浸湿了房间,和黑衣人的血混在一起,就仿佛是一汪血海。

  南容狭长的眸子朝着门口看了过去。

  只见一袭白衣的‘少年’握着软鞭,一步一步的朝着里面走来,她脸上依旧蒙着一块面巾,露在外面的一双眼睛甚是无害。

  “求求你,救我……”

  见到她进来,黑衣人不断的朝着南容爬去。

  殷九卿站在门口,目光在南容一丝不挂的身上闪过,眼睛轻轻一眯,“公子身材不错,几乎快赶上我了。”

  空气中,两道目光于帷幔交汇,火花四溅……

  南容默不作声的将衣服随意的往身上一套,随后看向了殷九卿,“出去。”

  他的一双眼睛在暗夜里泛着沉冷肃杀的光,那张俊秀的脸仿佛笼罩着一层冰霜,原本就温淡的眸子在此刻竟然犀利如剑,寒冽若冰。

  狭长眸子微眯,天生带着一种叫人臣服的威仪。

  “好的,这就走。”殷九卿果断的应了一声,因为她已经听到了人来的声音。

  虽然只和她有过一面之缘,可是对于她此刻的干脆南容还是本能的做起了防备。

  她默不作声的朝着外面走去,到门口的时候脚步却微微一顿,下一刻,她甚至没有回头去看一眼,手中的软鞭忽然如一条吐着蛇信的巨蟒朝着地上的黑衣人席卷而去。

  黑衣人惊愕的瞪大眼睛,她微微用力。

  “唔!”黑衣人瞳孔痛苦的缩了一下,嘴里吐出粘稠的鲜血,她竟就这样将人的脖子给拧断了。

  “好大的胆子!”南容沉沉的吐出一句,那声音里已经蕴含了一股子杀气。

第12章 公子身材不错,几乎快赶上我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