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4章 这顾相什么时候得罪她了

  回到府邸,殷九卿一夜好眠。

  天才微亮,整个人就被珊瑚和胭脂从床上拽了起来。

  “公子,快要早朝了。”

  闻言,床上的人这才睁开了一双惺忪的睡眼,她挑眉看了了一眼床前的珊瑚,这才慢悠悠的坐了起来。

  看着她煞白的脸色,珊瑚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公子,你没事吧?”

  “死不了。”简单的回了三个字,她已经利落的穿好了衣服。

  看着这个样子的她,珊瑚紧紧的咬住了唇瓣,不禁有些心疼。

  如果不是殷家重男轻女,夫人便不会隐瞒身份将她当做男儿来养,如此,振兴殷家这么大的担子就不会落在她的身上。

  明明是女儿身却只能扮作男人,明明应该待在闺阁之中,却偏偏在皇城里搅弄风云。

  明明曾经健康硬朗的身体,在殿下的那一番毒打下而变得极其虚弱,能捡回一条命已是万幸了。

  在眼泪即将夺眶而出的时候她快速的转身走了出去,“公子,我去给你准备洗脸水。”

  正在洗脸的殷九卿一顿,低头看了看盆中的水,茫然的眨了眨眼睛,那这是什么水?

  ……

  洗漱完毕,殷九卿终于坐上了马车。

  珊瑚眼眶依旧通红,却一直倔强的看向窗外,仿佛是不让殷九卿发现。

  见此,胭脂推了她一下,这才看向殷九卿,“公子,据说现在正在大肆搜捕刺杀太子的凶手。”

  “嗯。”她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那他估计是找不到了。”

  “昨夜,是公子?”胭脂试探的问了一句。

  殷九卿微微挑眉,“这么让他死了岂不是太便宜他了。”

  胭脂没有再说话,只是呆呆的看着她,公子,是还放不下殿下么?

  ……

  不一会儿的功夫,马车便在宫门口停了下来。

  珊瑚掀开车帘,“公子,到了。”

  她眨了眨眼睛,拿出随身携带的铜镜仔细照了起来。

  珊瑚和胭脂也不说话,就这样静静的看着她,好半晌,见她依然没有要停止的意思,胭脂尴尬的咳了一声,开口打破了这沉默。

  “咳!公子,注意你的男儿形象。”

  闻言,她也不说话,又端详了半晌,这才自我陶醉的点点头,收起铜镜从马车上跳了下去。

  珊瑚胭脂:“……”

  殷九卿刚准备往里走,一道紫色的身影却忽然闯入了她的视野。

  他似乎也是刚下马车,此刻正踱步往宫里走去,云烟似的墨发仿佛是世间最名贵的丝绸,柔柔地拂过一缕垂在胸前,遮住了他的面庞,让人看不清他此刻的神情。

  殷九卿视线落在他的身上,眸子轻轻一眯。

  昨晚如果不是她机智,现在恐怕已经被南容的人抓到了,这男人看起来倒是人模狗样的,想不到居然还是这么的卑鄙。

  顾青禹从下马车开始便感觉到一个视线停在他的身上,原本以为对方只是随便一看,谁知道,他丝毫没有要移开目光的意思,反而,越发的……

  他终于停住脚步,扭头朝着她看了过来。

  当看到同样一身紫色官服,笑容妖冶邪气的殷九卿时,眼底闪过某些细微的情绪。

  没有多余的言语,他直接抬脚往里面走去。

  看得出,他并不想与她说话,甚至是多看一眼也不愿意。

  殷九卿看着他的背影,一双眸子轻轻的眯了起来,她这人吧,别的优点没有,就是特别的记仇。

  此时正是早朝十分,上朝的大臣络绎不绝,尽管有攀谈的,可是这里毕竟是宫门,声音却压得很小。

  正在这个时候,一道声音却突兀的响了起来,“顾相,你的屁股上有一滩血!”

  随着殷九卿一句话落下,所有的攀谈声戛然而止,一道道视线瞬间争先恐后的落到了顾青禹的臀部。

  而男人则身子一僵,墨色的瞳孔风云变幻。

  有人终于把目光从他臀部上移开,疑惑的朝着殷九卿看了过来,“殷大人,哪呢?”

  面对众人疑惑的视线,她风轻云淡的开口,“哦,看错了,昨夜没睡好,眼睛有些花。”

  吐出一句,不顾众人懵逼的模样,也不顾顾青禹阴郁的脸,她抬脚,轻快的朝着宫里走着去。

  在经过顾青禹身边的时候,一声低笑清晰的传入他的耳膜。

  男人不言不语,就这样定定的看着她离去的背影,刚才他身上的味道,似乎有些熟悉。

  而后,男人似乎是想到什么,唇瓣微不可见的勾了一下,黝黑的瞳孔深处杀气迸现。

  不知死活。

  看着她那嘚瑟到不行的背影,站在门口亲眼目睹了一切的珊瑚和胭脂懵逼的对视了一眼。

  公子,这是怎么了?

  这顾相什么时候得罪她了?

第14章 这顾相什么时候得罪她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