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五章 殷九卿,他又想作什么幺蛾子

  小小的报复了一把顾青禹,殷九卿的心情格外的好,直到,南容走进了殿里。

  他一身黑袍,脸上带着冷硬的弧度,身姿挺拔,就这样往前走来。

  有大臣想要上前结交,却被宦官尖锐的声音打断了:“皇上驾到。”

  南隐擎来到王座上坐下,听着响彻大殿的“吾皇万岁”随后微微抬手,“众卿平身。”

  “太子,据说你昨夜遇刺,凶手可找到了?”

  南容上前一步,微微额首,“回父皇,还在查找中。”

  南隐擎面色微沉,似乎是对凶手在逃的事情十分的不满,“这件事,交由大理寺彻查,你好好休息吧。”

  “是。”南容低沉的吐出一个音节。

  他懂他的意思,表面上好像是在关心他,实则,是在说他能力不济。

  “众卿可有本要奏?”

  “臣有一个疑问,想请大巫咸解惑。”寂静的朝堂上,顾青禹寡淡的声音幽幽的响了起来。

  表面上无害而又平静,可是殷九卿心中却闪过一抹不好的预感。

  果然……

  “臣觉得大巫咸身上的味道很熟悉,就好像……”说着,他眸子徐徐的朝着她看了过来。

  殷九卿分明看到他瞳孔里一闪而过的危险。

  “殷大人和昨夜刺杀太子之后躲到我府上的人长得很像,不知道可否带上这块面巾好一窥究竟?”

  殷九卿心里“咯噔”一下,当他这话一出她便有些知晓了,这个男人的嗅觉到底是有多敏锐。

  他居然仅凭气味儿便猜到她就是昨夜的人。

  “爱卿?”见她没有反应,南隐擎低低的开口。

  “皇上,臣觉得,丞相大人的逻辑有问题,如若臣真的……”

  “大巫咸在害怕什么?亦或是……”他一双诡谲森冷的眸子朝着她幽幽的看了过来,里面是洞悉一切的了然,“想隐瞒什么?”

  顾青禹面无表情的开口,却只是这样简短又干脆的问了一句。

  大庭广众之下,皇上又多疑,她再藏着掖着,倒是显得她仿佛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一样。

  唇角轻勾了一下,她道:“既然丞相这么想看我蒙上面巾时候的帅气,那就看吧。”

  听着她一席及其自傲的话,顾青禹脸上的笑容扩大了几分,却没有丝毫意思的情绪。

  狠狠心,她接过面巾快速的蒙在了脸上。

  当她蒙上面巾的时候,南容眉头瞬间便紧锁了起来,一双眼睛死死地停留在她的身上。

  殷九卿,居然是他!

  她竟然就是两次挑衅他的人,这怎么可能!

  他实在没有办法将殷九卿和那个嚣张狂傲的少年联系在一起。

  他,怎么敢?

  可是事实告诉他,两次挑衅他的人,就是殷九卿无疑。

  自己找了一夜的人就站在眼前,这个仇,怎能不报?

  “大巫咸似乎和昨夜刺杀本宫的人长得及其相似。”

  南容话音一落,大殿上立即响起了一阵不小的抽气声,看向她的眼神全然变了样子,就连南隐擎也脸色微沉。

  “太子!”

  南容微微上前一步,禀报道:“回父皇,大巫咸和昨夜行刺儿臣之人长得……一模一样。”

  殷九卿静静的站在一侧,狠狠的磨了磨牙齿,朝着顾青禹投去阴森的一瞥,然后,满面无辜的看向了南容,一脸惊讶,“太子殿下你说的是真的么?这世上还有和我长得一样的人?”

  瞧着她恰到好处的无辜和惊讶,南容心中狠狠一噎,幽冷的眸子就这样停在了她的脸上。

  殷九卿,他又想作什么幺蛾子?

  “大巫咸真是贵人多忘事。”南容看着她,低沉缓慢的吐出一句,可是那话语里却已然蕴含了一层风暴。

  南容话音落下,便再也没有听到回音,众人不禁朝着她看了过去。

  只见她一脸的受伤,唇瓣轻轻抖动了一下,一声微不可闻的叹息从唇瓣里轻轻溢出,似乎蕴含了千般无奈,万般失落。

  “咚”的一声,她重重的跪在了地上,语气峥嵘:“皇上,臣本来以为,只要一心一意的辅佐皇上便好,可是……”她苦笑了一下,将那满腔抱负却不得已施展的模样演绎的淋漓尽致。

  “也罢,臣终究不适合这朝堂,今日便辞去大巫咸一职,归隐山林,还望皇上恩准。”

  看着她的举动,南容瞳孔轻轻的缩了一下,显然没有料到她居然会来这样一招。

  这样的作风,这样的演技,显然不是记忆中的样子。

  如果她辩解,不论她的理由再怎么精妙绝伦,以父皇那多疑的性子来看,一定会对她小惩大诫,偏偏,她一个字不解释,一举一动间却硬生生的将自己变成了那个被陷害的人。

  而他堂堂的太子殿下则成了陷害忠良的无耻之徒?!

第十五章 殷九卿,他又想作什么幺蛾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