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6章 这人特么的是殷九卿

  “爱卿你起来吧,估计当时天色暗,是太子看错了!”

  即便心中再怎么不甘,可是面前的局面告诉他,只能打碎牙齿和血吞。

  毕竟,来日方长。

  他点了点头,“可能是本宫看错了,倒是差点误会了大巫咸,还请大巫咸见谅。”

  闻言,她十分大度的摆了摆手,“殿下客气了,我不会与你计较的,毕竟,谁都有看错眼的时候,就好像早上,我也看到了丞相屁股上有一滩血,走近一看,原来发现不是,倒是还闹了丞相的笑话,希望丞相不要见怪才是。”

  她的一席话,让两个男人都变了脸色。

  分明是她有错在先,她却还倒打一耙,看起来仿佛是他这个太子记恨前仇,便和早上被她‘无心之失’丢了颜面的丞相联合企图陷害她,而他最终还十分大度的原谅了小人之心的他们。

  不只如此,还打消了皇上最后一点的怀疑。

  南容眼眸轻轻一眯,说不气,那是假的。

  如果今日换做任何一个人,他可能不会这么生气,或许还会有点欣赏,偏偏这人,特么的是殷九卿。

  是那个一直缠着自己的恶心断袖!

  顾青禹这才仔细的将她看了一眼,入眼,却是她唇角怎么也掩不去的得意。

  好一招以退为进,轻轻松松便将自己的嫌疑撇的一干二净,还顺便……

  似乎是想到什么,男人醉人的眸子闪过一抹细微的复杂,最终归于平静。

  如今的殷九卿,和她有点相像。

  想到她,顾青禹眼底轻轻的溢出丝丝湿润。

  那个人,终究还是没了。

  没人知道这一年来他到底是怎么过来的,他是第一次知道,没有人争抢的食物是那么的乏味,没有人打扰的夜晚,是那么的悠长、寂寞,就连……

  他仰起头,深深的叹息一声,将全部的情绪收了起来。

  如若当初,他没有因为她大婚在即不敢面对而请旨出京,是不是,至少可以保住她?

  ……

  早朝很快便结束了。

  殷九卿率先走出朝堂,然后站在门口不动了。

  直到,南容和顾青禹从里面走了出来。

  转身,她脸上带着一抹绚丽无害的笑,朝着俩人看了过去,“这眼看就午时了,不如,我请二位用餐吧。”

  一路走出来的臣子看着她一脸讨好的模样,脸上不禁露出了讥讽的笑容。

  真是没气节,没骨气,前一刻在朝堂上和人家争锋相对,下一刻却如此讨好。

  说来也是,毕竟一人是东宫太子,未来的天下之主,一人是权倾朝野的丞相,百官之首,换做是谁也不敢轻易得罪,还不得好好的讨好着,更何况他还只是一个风评极差的大巫咸,而且在朝中没有任何根基。

  “殷大人,怎么只请殿下和丞相呢?为什么不请我等啊?”

  经过方才的一遭,谁都知道她得罪了南容和顾青禹,这个时候打压她,讽刺她,不就是变相的讨好二人。

  闻言,她一双妖异的眸子轻轻的在说话的大臣身上扫过,而后,鼻子里轻轻的溢出一声冷哼。

第16章 这人特么的是殷九卿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