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9章 取殷九卿项上人头

  店小二擦了一下额头的冷汗,“那位公子说,他对刘大人说的话也可以送给您和那位刚离开的公子。”

  南容本就难看的脸色在瞬间暗沉了起来,垂在身侧的拳头也紧紧地捏了起来。

  殷!九!卿!

  “公子,这钱……”

  “给。”重重的吐出一个字,他长腿一迈率先走了出去。

  当朝储君,吃霸王餐,不论原因是什么样的,影响都十分的不好。

  夜昭叹息一声,默默的跟上了他的脚步,他从小便跟在殿下身边,还从来没有见他被如此过。

  南容从小便生于皇家,高贵的血液铸就了无上的尊荣,天之骄子,万千宠爱,如何被人这样对待过。

  或许是因为从小得天独厚的身份,让他受不得一丁点的挑衅,更何况,殷九卿对他的所作所为已经不能称之为挑衅了。

  回到东宫,他第一件事便是让夜昭去找了江湖第一杀手组织的暗阁,不论多少金,取殷九卿项上人头。

  ……

  第二日,早早的,殷九卿便起床了。

  这似乎是她起的最早的一天,而且,还是自己主动起来的,府里的下人都有些诧异。

  殷九卿仰头看着天空翻卷变幻的阴云,而后,重重的叹息了一声。

  一年前的今天,镇国将军府满门被屠。

  也就在这一天,她从高门贵女摔下深渊,被南容下令充为军妓,受尽欺辱死在军营。

  而后,在殷九卿身上重生。

  “谁也不用跟着。”低低的吐出一句,她直接朝着门外走去,只拿了一把伞。

  重雲和重阳很听话的没有跟上去。

  这一年来公子的改变有目共睹,她的话,一般不喜欢说第二遍。

  来到门口,她翻身上马,一夹马腹,枣红色的骏马便如同离弦的箭矢一般窜了出去。

  她携着清秋的烟雨去了寒山,不是为了赶赴谋场约定,只是单纯的想去。

  镇国将军白詹谋逆,作为乱臣贼子定然不配有坟墓,甚至,就连衣冠冢也不曾有。

  她唯一能去的,便是寒山,那个堆积他们尸体最后的地方。

  ……

  东宫·

  “殿下,殷九卿朝着寒山的方向去了,是不是让人准备?”夜昭走了进来,微微额首,禀报道。

  南容好看的眉头微微一簇,唇瓣轻轻吐出两个字,带着显而易见的疑惑:“寒山?他去那做什么?”

  夜昭抬眸看了他一眼,知道他只是在自言自语,便没有搭话,只是安静的等着他的吩咐。

  片刻之后,他吩咐道:“行动吧,寒山是个适合堆积尸骨的地方。”

  “是。”应了一声,夜昭转身走了出去。

  ……

  此时尚早,山中带着阵阵湿意。

  或许是因为这里常被贵族用来堆砌尸体,而变得格外的森冷。

  她一个人静静的站在林子里,一站,便是一个时辰。

  她垂在身侧的拳头紧紧地捏了起来,她很想在这里给他们立一个衣冠冢,可是,她不能。

  皇上敏感且多疑,她随便一个举动都会招来杀身之祸。

  毕竟,在世人眼中,将军府可是犯了谋逆大罪的!

第19章 取殷九卿项上人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