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22章 你买凶企图杀老子的时候怎么不自重

  只觉得嗓子很堵,眼睛很痛,也很酸,好像有什么东西就要掉下来。

  片刻之后,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转身,重新朝着木屋走去。

  当她回去的时候男人已经换上了干净的衣服,静静的坐在院子里,似乎是在等她。

  原本的她杀心已决,可是如今,一向心狠手辣的她居然怎么也没有办法举起手中的屠刀砍向这个清尘不染的出家之人。

  即便不愿承认,可是,这一刻,她真的心软了。

  “看在你这么帅的份上,我就不杀你了,我这人还是很惜才的,尤其是对长得好看的人,格外的爱惜。”

  她来到桌边坐下,静静的凝望着他,语气平缓中带着一点贱气四射的玩虐。

  其,不过是一场掩饰。

  “随意。”他淡淡的吐出两个字,双眸直视殷九卿,没有丝毫的躲闪,十分的坦荡。

  眼底,更没有丝毫面对死亡的惧怕,也没有劫后余生的庆幸,整个人从里到外都透着一抹寂寥,仿佛,只是一具没有灵魂,空有驱壳的人偶。

  “记住,你今日没有见过我。”严肃的吐出一句,她忽然起身,朝着院外走去。

  而他,则静静的看着桌上的的茶具,仿佛没有注意到她离开一样,寡淡的让人无力。

  ……

  东宫。

  “殿下,任务完成了,殷九卿已死。”

  南容安静的坐在院子的一棵秋海棠下,一手执着一颗白子,他仿若没有听到夜梧的禀报,悠悠的落下一子,只见原本已是死局的棋局立即柳暗花明起来。

  “尸体呢?”许久之后,他才低低的开口。

  夜梧微微抬眸看了他一眼,“跌入深渊,尸骨无存。”

  “砰”的一声巨响响起,黑白的棋子散落了一地,他阴鹜的眼神朝着夜梧看了过来,只是简单的吐出一个字,“找。”

  “是。”夜梧应了一声,转身走了出去。

  他就知道,这江湖人士办事一向都不怎么靠谱。

  以殿下的谨慎程度,见不到尸体是绝对不会罢休的。

  ……

  殷九卿一路往山下走去,却不想,在途中遇到了一个人。

  看方向,他似乎刚从寒山上下来,因为这条小道,只能通往那堆砌尸骨的寒山。

  他显然没有料到会在这里看到她,眼底闪过一抹细微的意外,却没有深究,也没有要与她说话的意思,他抬脚便往山下走去。

  殷九卿站在原地,看着他挺拔的身影,那双眸子慢慢的溢出一片冷光。

  下一刻,她却忽然抽出腰间的鞭子朝着他甩了过去。

  他眉头一皱,反手握住她甩来的鞭子。

  “自重!”隔着一小段距离,他眸色不悦的看着她,低低的吐出两个字。

  “呵!”冷笑一声,殷九卿猛地将鞭子收了起来,“你买凶企图杀老子的时候怎么不自重!”

  面对她的指控,男人唇角轻勾了一下,带着无尽的嘲讽。

  “天下间,想要你命的人如同过江之鲫。”

  他音色清润,犹如玉珠滚盘,可是,话里的内容实在太过于讽刺,让殷九卿眼底浮现出一丝不悦。

第22章 你买凶企图杀老子的时候怎么不自重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