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24章 这心里怎么就这么不是滋味儿

  顾青禹会武功,而且造诣颇高的事情让殷九卿备受打击。

  原本以为可以和以前一样欺负他,现在看来,他不欺负她就阿弥陀佛了。

  可让她疑惑的人,那男人既然会武功,为何以前在她欺负他的时候却从来不用?

  对此,她只想说,这逼装的真不错,连她都给骗了。

  不过,也因为这,让她确定了一件事,买凶杀她的人并不是顾青禹。

  因为凭他的武功,如若真的想要杀她,在寒山这个荒无人烟的地方,他早就动手了。

  既然不是顾青禹,那么……

  便只有一人嫌疑最大了。

  她捏着手中的软鞭,眸底深处闪过某些难以言喻的阴郁。

  南容!

  ……

  殷九卿回去的时候刚好遇到准备出门的四人。

  见到她,四人这才齐齐的松了一口气,“公子,你去哪里了?这么晚不回来,我们还以为你……”

  “没事,就是出去随便逛了逛。”

  “啊!”珊瑚忽然惊呼了一声,不可置信的指着她肩膀渗出的血迹,“公子,你怎么受伤了?”

  这突如其来的一声惊呼吓得她身子一颤,然后,又有鲜血冒了出来。

  她无力的摆了摆手,“有人行刺我。”

  吐出一句,她面露憔悴的往里面走去,这个时候,重阳却道:“公子如今受伤,家主那里怎么……”

  重阳话音未落,重雲便狠狠的撞了他一下,示意他闭嘴。

  可是,明显已经晚了。

  殷九卿脚步一顿,疑惑的看了过来,“出什么事了?”

  四人面面相觑,终究还是开口说道:“公子,午时的时候家主派人来找你回去,据说,家主很生气。”

  殷九卿:“……”

  她有些头痛的抚了抚额。

  殷家是燕京朝赫赫有名的皇商,富甲天下,产业遍布四洲,也正因为这样,引来无数人的觊觎。

  俗话说,民不与官斗,而殷家的财富,引来的,往往都是官。

  所以,作为殷家唯一的一个“男人”殷九卿自然就担负起了保卫殷家的重任。

  殷家的想法很简单,只要他成了官,得到了皇上的重用,那么,那些觊觎殷家的人便可以稍有收敛。

  可事实却是,因为殷九卿,殷家也白白的遭受了不少连累。

  这些年来,别说她没有帮到殷家一点,反而让殷家一直为了她那些破事不断的出钱出力。

  看来,这下那殷家的家主,也就是殷九卿的奶奶,是再也忍不住了。

  扫了一眼自己的伤,她十分沉重的叹息了一声,“走吧。”

  既然成了殷九卿,那么,有些东西,自然就是她该受的,该承担的。

  只是,这心里怎么就这么不是滋味儿!

  “可是公子,你身上还有伤,你如今回去免不了又是一顿家法伺候。”

  重阳的话犹如一道闷雷砸在了殷九卿的心上。

  她觉得,她的伤口越发的疼了。

  扭头,她凉飕飕的看了他一眼,“到时候你替我受就是了,就是我之前做的那些混账事都是你撺掇的。”

  重阳:“……”

第24章 这心里怎么就这么不是滋味儿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