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38章 刺杀离沧,他怎么敢

  殷九卿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透了。

  此时,重阳正一脸菜色的跪在门口,两旁,是表情严肃极力撇清关系的三人,站的十分正经。

  殷九卿坐在床上,后颈还传来阵阵酸痛的感觉。

  嫣红的唇瓣轻轻勾起一抹弧度,充满嗜血的味道。

  掀开被子,她直接起身走了出去。

  听到声音,重阳越发的紧张了,他似乎已经料到被公子责罚的那一幕。

  然而,殷九卿却仿佛没有看到他一般,直接往外面一路走去。

  门口的四人一愣,眼前的这个情况,是他们没有想到了。

  “难道说……公子真的生气了?”珊瑚问道。

  重阳没有说话,只是看着殷九卿身影消失的那个方向。

  比起她这个样子,他其实更希望她大发雷霆或者是责罚他。

  这样的殷九卿是他们从未见过的,全身上下透着一股来自灵魂深处的冰冷寒凉,生人勿进。

  殷九卿直接骑马去了离沧的住处。

  乐离斋,是南隐擎赐予离沧居住的府邸。

  她没有从大门进入,而是直接从后院翻墙跳了进去。

  然而,她没有想到是,她才刚刚落到地上,一个声音便响了起来,“你来了?”

  “……”殷九卿眉头轻皱了一下,抬头看了过去。

  月色下,离沧一身素衣显得越发的神圣,他就这样站在不远处,淡淡的看着她。

  殷九卿低笑了一声,“你既知道我会来,那一定知道我为何而来。”

  离沧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她。

  殷九卿已经将软鞭变成了短剑,眼底是一片毁天灭地的决绝。

  她没有再多说一个字,提起短剑便刺了上去。

  眼看利剑就要刺入他的要害,一只手却忽然握住了她的手腕,然后,猛地用力,她一个吃痛,手中的剑掉在了地上,发出一声沉闷的声响。

  “殷九卿!”

  耳边响起了一道熟悉的,不可置信的声音。

  此时此刻,殷九卿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为什么,每次在她想要杀人的时候总有人出现来搅局。

  之前是重阳,她的侍卫,现在是顾青禹,她的敌人。

  离沧颇负盛名,又刚到京都,刚好他有事情想要问这才在深夜里来,却不想到,会撞见殷九卿持剑行凶的一幕。

  他知道如今的她和之前大不一样,却没有想到她居然会放肆到这种地步。

  刺杀离沧,他怎么敢?

  殷九卿在心底深深的叹息了一声,这才抬眸看向顾青禹,他一双眸子深邃黝黑,让人看不清里面的情绪。

  好半晌之后,她唇角浮夸的扯出一抹微笑,“顾相也是来和离沧切磋剑法的么?”

  闻言,顾青禹唇角讥讽的勾了一下,“切磋?若本相再晚来一步,离沧怕是已经成为你剑下的亡魂了。”

  “哪能呢?我一直都很崇拜他们出家之人,听说离沧不仅学识渊博,而且武艺非凡,所以,这才想来切磋一下。”

  顾青禹冷笑了一声,离沧不会武功的事情天下皆知。

  他盯着殷九卿,一字一句却是对身后的卫初卫黎说:“马上传信到宫里,殷九卿企图谋杀离沧。”

第38章 刺杀离沧,他怎么敢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