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章 这个贱人怎么老喜欢捏她的脖子

  京都的天气最是善变的,方才还是月朗风清,这会儿便乌云密布,转眼之间便下起了绵绵小雨。

  而俩人却仿佛没有知觉一般,就这样对视着。

  一人寒凉透骨,杀气外泄。

  一人玩世不恭,满脸嚣张。

  就在这一瞬间,顾青禹快如闪电的出手,猛地捏住了她的脖子。

  “……”殷九卿眉头紧皱,这个贱人怎么老喜欢捏她的脖子。

  一阵呼吸困难,她抬起手想要去捏他的脖子,奈何,身高差距太大,手臂长短差距太大,她根本就够不到。

  看着她脸色铁青呼吸不畅的模样,男人非但没有半分的留情,反而越发用力。

  殷九卿简直就跟砧板上的鱼肉一般,只能任人宰割。

  见他真的是下定决心准备捏死她,殷九卿当下便怒了。

  果然是个披着猪皮的狼,没有多想,她一只手快速的朝着男人某个敏感的部位探了过去。

  本来只是想让他转移他的注意力,好放开自己的脖子,谁知道,一个用力过猛,直接摁了上去。

  在这一刹那,空气忽然就凝固了起来,一阵诡异的寂静在俩人之间静默穿梭。

  站在身后不远处的卫初和卫黎当是便震惊了,不可思议的看着殷九卿手所触的地方,眼睛瞪得老大。

  这殷九卿,当真腻了太子殿下而看上自家主子了?

  此刻,殷九卿也没有好到哪里去。

  感受着手下的温度和某些变化,她脸上的表情有些僵硬,这个禽兽,她现在可是个男的,他居然也能……

  她很想放开,可是,情况却不允许,因为,她的脖子还在他的手里。

  他想要杀死他,除非,他想断子绝孙。

  这一安静,持续了好长时间,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般长久。

  殷九卿还在思考怎么摆脱这尴尬的境地,耳边却忽然响起了男人的声音,“放手!”

  下一刻,手腕上传来一阵疼痛,她也将手缩了回来。

  在男人转身离开的时候,两个字清晰的闯进殷九卿的耳朵:“流氓!”

  闻言,殷九卿当时便怒了,想也不想朝着他的背影便吼道:“卧槽,说我流氓,你还禽兽呢,动不动就摸我纤细优美白皙脖子的变态!”

  闻言,顾青禹胸口一窒,明显被气得不轻。

  如今的殷九卿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仿佛一夜之间就变得飞扬跋扈,而且,还极其的自恋,就是在骂人的时候也不忘将自己夸上一通。

  听探子说,他居然还让自己的侍卫伪装成官家下人到茶楼酒馆去夸自己!

  对于他的这些行为,他表示完全不理解。

  ……

  殷九卿回去的时候重阳还跪在自己的寝殿外,其余的三人也在。

  其实,她也明白,他这么做是为了自己,毕竟,杀了离沧,这事儿非同小可。

  可是他却不知道离沧掌握着她的身家性命,一个不慎,便会死无葬身之地。

  她今晚本想行刺离沧,谁曾想却被顾青禹撞见,以后,都没有办法在进行行刺了,因为,只要离沧有事,她便会成为头号嫌疑人。

第四十章 这个贱人怎么老喜欢捏她的脖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