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50章 她这人比较喜欢斩草除根

  有了顾青禹的求情,南隐擎最终也没有再坚持,而是同意了。

  “……”此时此刻,殷九卿的内心是懵逼的。

  这个贱人,这个时候他多什么嘴!

  一场闹剧,以古婧瑶入国寺抄经而落下了帷幕。

  虽然这个结果也算是让南容和古婧瑶自作自受,可是,却让殷九卿这心里十分的不顺畅。

  她这人比较喜欢斩草除根。

  ……

  “顾相为何要做伪证?”刚一出了殷九卿的府邸,南容便没有忍住的问了一句。

  他和殷九卿的关系有那么好么?

  看着南容那张带着愠怒的脸,男人风轻云淡的看着他,好看的眉头微微一皱。

  “大巫咸府雕梁画栋,奇花异草,不愧是燕京第一皇商家的公子。”

  “……你!”南容只觉得有一口气狠狠的憋在胸口,却没有发泄的途径。

  他这话的意思是,他从一进大巫咸府邸就只注意着看里面的雕梁画栋和奇花异草了?

  这些东西吸引的他连古婧瑶被辱都没有看到!

  他倒是不知道,权倾朝野的权相会这么的没见识。

  顾青禹刻意帮助殷九卿这个事实,让南容感觉到全所未有的压力。

  如今,事情已成定局,多说无益。

  冷哼一声,他甚至连最基本的风度都没有维持,直接上马车走了。

  顾青禹站在原地,看着那逐渐远去的马车,那双眼睛深邃的如同漆黑暗夜。

  南容,当日将军府满门被涉谋反,你到底是怎么做到亲自捉拿的呢?又为什么不为其伸冤?

  兮兮,可是他未婚妻子。

  当他匆匆赶回来的时候,得到的消息却是,白兮兮接受不了父母在自己跟前被斩而自尽了,尸骨已经焚化安葬。

  抬起头,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如果他不出京,或是,能够再快点回来,是不是就能劝她活下去。

  殷九卿出来的时候便见顾青禹双眸紧闭,唇瓣轻轻抿着,此时的他,被一种叫做悲伤的东西完完全全的笼罩了起来。

  可是此刻,殷九卿却没有心情去管他的心情如何。

  她只知道,此时此刻,她特别的愤怒。

  因为顾青禹一句话,害的她没法斩草除根,害的一肚子坏主意都付诸东流。

  大步走了上来,她想也不想,抬脚便朝着顾青禹的臀部踢了过去。

  “……”眉头一皱,顾青禹几乎是条件反射般的捏住了她那只踢过来的脚,脸色异常的难看。

  看着殷九卿,他清冷的吐出两个字,“自重。”

  “贱人!”看着他那张美的过分的脸,殷九卿忽然吐出两个字。

  顾青禹眼眸轻轻一眯,一瞬间变得异常暗沉,显然是动了怒却没力气发泄的模样。

  他重重的放下她的脚,转身便朝着前面走去。

  下一刻,一道带着冷厉之气的鞭子朝着他打了过来,即便不回头,他也能够感受到那鞭子的凌厉。

  截住鞭子的那一刻,他忽然就想到了一件事,于是,他狠狠的拽了一下。

  殷九卿一个不慎,整个人就被他连人带鞭子的给拽了过来。

  还不等她站稳脚跟,男人的手便朝着她的领口伸了过来。

  殷九卿当时便震惊了,这是要脱她衣服的节奏啊!

第50章 她这人比较喜欢斩草除根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