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66章 她居然连战士那点军饷都要克扣掉

  到底是从什么开始,她退去了往日的懦弱,变得如此……果决。

  殷九卿嘴角含笑,只是眼底却不见丝毫的笑意。

  通往复仇的这条路上本就一路荆棘,她能做的便是抛下所有的慈悲心肠。

  离沧本就是出家之人,心存良善,对于罗玄和南姒还是有所耳闻,对于那样一个无辜的女子,他还是有诸多不忍。

  于是,他起身,朝着南隐擎淡雅的行了一礼,“贫僧认为,既然是公主自己挑选夫婿,还是让她自己决定为好。”

  离沧必定是享有盛名的僧人,对于崇尚佛法的燕京朝来说,他的话,南隐擎自然有几分考量。

  殷九卿却脸色一沉,不悦的看向离沧。

  “圣僧从未体会过红尘的男欢女爱,又怎知罗玄不是公主的良配,况且,女子都是娇羞的,怎么好意思于大庭广众之下挑选夫婿,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这是一直以来都不变的方式。”

  殷九卿的话,让离沧不由自主的又想到那晚她说的话。

  他想反驳,只是一向能言善道的他,在这一刻,居然犹豫了。

  就在他犹豫的这一刹那,皇上已经做出了最后的决定。

  南姒指婚于罗玄。

  对于这个结果,离沧有诸多的遗憾。

  低下头,他悠悠的叹息了一声,不知道是叹息南姒的遭遇,还是叹息自己没能度化眼前执迷不悟的殷九卿。

  封赏完了罗家父子,现在便轮到了飞鹰军。

  飞鹰军统领张奇亮一直紧张的坐在末座,将军特意给了恩惠,今夜的封赏,让他前来替飞鹰军领下。

  南隐擎眼睛在大殿里巡视了一圈,“飞鹰军在这次的战役中个个骁勇善战,朕决定每个人……”

  “皇上,臣有话要说。”

  “殷九卿,你又想做什么?”罗决已经彻底的按捺不住了。

  他自问跟殷九卿没有什么大仇大怨,可为何她从上次开始就一直在针对他?

  看着暴躁的罗决,她笑的云淡风轻,“将军,稍安勿躁啊。”

  罗决:“……”

  南容静静地品着杯中之物,他忽然觉得,这是他所参加过最后意思的一个宴会了。

  这是他第一次见罗决如此吃瘪,怎能不快。

  倒是顾青禹,一直冷冷清清的没有什么表情。

  “皇上,据说飞鹰军十分体恤百姓,而今年收成不大好。”说到这,她十分惋惜的叹息了一声,“臣已经将殷家无间店铺拿出来救助受灾的百姓了,如若国库这个时候犒赏飞鹰军,他们一定会十分不安的,如若他们不安,以后还怎么打仗。”

  “殷九卿你……”罗决不可思议的看向了她,这是他听到过最好笑的笑话。

  战士为什么会参军,不就是为了那微薄的军饷么?

  如今,她居然连战士那点军饷都要克扣掉。

  偏偏,这些没有上过战场的文官还深以为然的点头,表示赞同。

  罗决感觉自己的胸腔有点疼,一口气狠狠的憋在里面,没有办法吐出来。

  听着殷九卿的话,南隐擎眉头轻皱了一下,“飞鹰军的心意朕都明白了,只是,该给的还是要给。”

第66章 她居然连战士那点军饷都要克扣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